你怎麼看威士忌?對Beam Suntory旅遊零售事業部全球品牌大使Gordon Dundas來說,威士忌給他的感覺,跟他的「生活方式」很像⋯

Text by Gershwin Chang Image:courtesy of Beam Suntory

「如果要用人的角度表達威士忌的話, 我覺得威士忌是屬於、適合所有人的。」問起Gordon對威士忌的
想法,他笑說從來沒人問過他這個問題,「這值得好好想想。」沉思了一下,Gordon給了我一段「註解」:他覺得威士忌是屬於任何一個人的,「當然你可以說它是比較適合男性還是女性,但在我心中威士忌其實並沒有性別的差別。」

不管是加冰塊也好,或者是加水或直接喝也好,其實只是表達威士忌不同的面向而已,Gordon覺得,威士忌是個有趣的東西,如果用擬人化的說法,在面對不同的情況下,威士忌都可以拿出自己不同的面貌,「所以我認為,如果用威士忌來表達一個人的形象,它應該是能夠在各種不同環境底下都能夠自在而舒適的人──A man of the people,Friend ofeverybody。」威士忌是一個在任何環境或任何社會不同層次中都能夠輕鬆展現自己的人:今天他能跟最有權勢的人進行互動,也可以到街邊坐下來吃一碗街邊小吃,「跟任何人都可以相處地非常好的人,這就是威士忌最與眾不同的面向。」

曾做過競艇船員的Gordon,自認為是航海成就他現在的生活態度,也讓他對威士忌的觀點與過去有些不同。他說,競艇是整個團隊這樣的認知,是他第一次喝他現在推薦的威士忌品牌──Bowmore所帶給他的(那已經是25年前的事了):當時跟幾個競艇上的夥伴停靠在港邊,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聊天,「當啤酒喝光光之時,正愁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喝的時候,一個朋友拿著Bowmore跟我說:我這裡有一瓶,你要不要試試看?」Gordon對那次經驗印象深刻──那杯酒是裝在塑膠杯裡,在那很累、剛回到岸邊、滿臉滿嘴都充滿著海風海水的鹹味中,一口喝下去,有一種療癒般的溫暖,「我覺得,威士忌就是在這個時刻如見縫插針一般,進入到人的生活與生命的記憶當中。」Gordon笑說,這是個還能接受的答案吧!

在一起橫越海洋的競技,比起現在的工作來說,一個是水世界,一個則是空中飛人;雖然這兩件事所必須要做的事情有些差異,但如果從人與人間的連結來看,Gordon覺得兩者的意境是幾乎相同的。在航海的時候是10個人一起出去,但是大家都清楚自己在船上的任務是什麼──與其他夥伴分工合作,「而現在,我可能一下子會飛到越南去,然後找一個bar坐下來,到台北也是這樣,找一個bar坐下來,但都在跟別人談我面對威士忌所感受到的美好。」這兩者感覺當然有那麼點些許的不同,但競艇船員與品牌大使所給予他的吸引之處都是相同的,「基本上都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