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志賢戲稱自己是會打架的模範生,但對武術不變的熱情,讓他從遊戲公司總經理轉投入專業格鬥賽評論,人生很多際遇說不準,若有一個堅持的事物能當定錨,撥雲見日就是方向,說真的,練武的男人不就是這樣才MAN嗎?

會打架的模範生

跟蔡志賢約在榕城散打搏擊武館,剛下飛機的他從中國轉播格鬥賽事回來,還穿著西裝,拉著行李箱就來找我們,一路上風塵僕僕,但依然神采奕奕。這是他學弟的道館,教出許多學生,台灣目前最年輕的泰拳王也是這裡出身。他開玩笑說,自己其實是會打架的模範生,小時候住台北橋頭流氓窩附近,常常打。至於怎麼和武術結下不解之緣,他說,小時候就喜歡,國中看了李小龍的錄影帶想學兩招,卻沒有什麼用,自己跑去書店翻書,翻一堆什麼古拳法啦,古武術,看半天看不懂。到了大學開始兼家教,有點經濟能力了,才和學長一起去協和拳館拜師國內的搏擊龍頭張恩煌。

說來也有趣,教練原本不是要栽培他,是想栽培高高壯壯的學長,誰知道最後人跑了沒練,剩他一個。教練問:「你能不能打?」他也只能說:「行阿!」練了一個月就被抓去比賽了,這是最初的體驗,之後甄選台北市代表隊入選,成為最菜的代表隊員,正式一腳踏入武術的世界。

p3-1

追一個武術夢

「原先,真的是不知道要幹嘛。」蔡志賢說,念台大時打打拳、畫畫圖和兼家教,當兵畫過海報,還被調去禁閉室管犯人,退伍後當過媒體公關、老師、雜誌編輯還被朋友找去做過電玩,接觸的工作類型包山包海。不過20幾年前做電玩不像現在,有名的跨國遊戲還有電競隊,大公司多少會被關注,他說當時是被當作不太入流的工作,是到後來才慢慢改變。不過經營電玩產業並不輕鬆,雖然從產品經理一路做到總經理,每天應酬讓身體變差,才又有重新練武的念頭。

蔡志賢為了此事,還特地在一家健身房4樓租空間,央求教練開一個分館,沒想到最後變成自己經營。想起這些經歷,他又笑起來,當到總經理開小拳館很窩囊啊,一個月都不知道能賺多少,可能營業額沒有20萬,怕被朋友笑,都不敢讓旁邊的人知道,發海報傳單還自己半夜牽著狗去發,一度還不想幹了。後來上一些節目,講很多關於格鬥的主題,跟很多人示範,看到的朋友都會說想去,他只說:「你來了再說。」因為練這個太辛苦了,在台灣不能算是熱門的休閒運動。至於到中國成為《崑崙決》、《武林風》等大型綜合格鬥賽事解說員,又是另外一個機緣。

武道裡酩酊

《崑崙決》、《武林風》是兩個中國相當大型的格鬥賽事,節目當時在找主播跟賽評,問到他的師父張恩煌,透過推薦,給了對方一張含簡報的光碟,看完對方就決定找他了,當上賽評也改變了他後來的經歷。不是沒有遇到難關,剛開始講評時,觀眾不太領情,一些說法用法不同,聽不懂還會被罵,最初還沮喪了一陣,還跟公司說,頂不住就算了,不要用我沒關係。因為有專業,講評到位,說明時跟觀眾分享一些英文的專業格鬥術語,逐漸的被接受,慢慢溝通,漸入佳境。蔡志賢說,現在自己自製的《老蔡演義》影片,專門講解格鬥知識,越做越順,還有很多有名的格鬥選手在看,很讓他意外,有時候真是受寵若驚。

蔡志賢的真性情在此一覽無遺,說開拳館很辛苦,很累,卻還是全心投入。現在在中國地區當格鬥賽評,常常一個禮拜飛好幾場,卻還撥出時間製作介紹格鬥的說明影片,若不是對格鬥有深厚感情,很難這樣持續下去。不過講到現在格鬥環境,也有些感嘆,他說,能打的武者反而賺的錢少,自己的權益很難保障。當然像過去什麼行俠仗義是不可能的,太不切實際,但不能忘記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要有擔當,也要保持血性。其實一場訪談下來,與其說血性,看到的更是格鬥家不變的意志展現,已經不再比賽的蔡志賢,至今對自己的要求依然很嚴格,飲食控制糖分、水分,每天都有固定的訓練,感覺眼前的不僅是一位賽評,是一位隨時準備好的現役選手。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3期7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