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人認識她應該是透過《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別說你不是唷),藍燕扮演的鐵玉香是那部大談人性黑暗面的電影/小說中最純真善良的存在。但你可能不知道她其實根本就是該片的最大股東之一,演戲之餘也兼投資,成立大型傳媒公司,活脫脫就是位同時跨足戲劇圈與商場的女強人。上海姑娘的霸氣與嫵媚同時在她身上表露無疑,你不會輕易知道她在想什麼,端看著世間臭男人被她迷惑得團團轉。

Produced & Text by 郭璈 Style by Pattie Chu Photographs by Cheng-Yao Tsai  化妝&髮型 by Angela Chiang Special thanks to Sáv Residence Taipei台北逸.居


藍燕其實不像燕,她像蝴蝶,纖瘦的她走起路來輕盈,優雅地拍動雙翼穿梭於花叢,她笑得很甜,但你知道那有點不輕易讓人看穿的神祕在裡頭。她與蝴蝶也特別有緣,生平第一次跑龍套的電影叫《紫蝴蝶》、首挑大樑擔任女主角則是在俄羅斯電影《蝴蝶之吻》──這中文片名還是她自己取給片商的,那時她才16歲,就已具有與俄羅斯影帝Sergey Bezrukov對戲的氣場與本領,因為角色設定,她全片幾乎是素顏上場,在當時被譽為是文藝型的實力派新秀。

她給自己取了個英文名Crazybarby──瘋狂的芭比娃娃──這個名字更像她,是人們不可預測的天生尤物。理財有道的她,電影戲劇是演員本分更是商場事業,投資史上首部3D情慾片,最後乾脆自己下來演,從文青演員瞬間化身成眾多男人心目中的性感象徵,那些無謂又守舊的世俗教條她完全不放在眼裡,敢愛亦敢恨。

還以為這是哪個魔幻寫實電影裡予取予求隨心所欲的千金大小姐設定?沒有!藍燕本人毫無排場與架子,待人十分親切溫和,隻身來台,身邊僅有一名經紀人助理;但說是助理也實在不像,兩人平起平坐聊天鬥嘴的模樣實在太可愛。跟我們一夥人在一隅角落吃起簡單的便當,隨興而不拘小節,落落大方的樣子在鏡頭前後始終如一,只差沒在你面前換起衣服來。若說性感是一種不要輕易讓人看穿的自然,只能說藍燕真是箇中好手,眼前的她在娛樂業與商界皆有一番作為,要是只把她視為是情慾派演員,那你可就真的太膚淺了。

ESQ:你是實力派演員,第一部擔任女主角的電影《蝴蝶之吻》,首擔女一重任就與俄羅斯影帝合作,令人驚艷,那時妳還未成年,是怎麼做到的?
Crazybarby:我拍《蝴蝶之吻》的時候,俄語都還不會說上個兩句,台詞都是硬背的,我自己用英文列了一個表格去記俄文,也沒什麼本事,就覺得第一次參與大製作,要好好演。

ESQ:俄文很難耶!跟中文有得比。
Crazybarby:我首先學會的詞彙是「我想要吃這個」和「是的」,為了要吃飯。那時候劇組放飯都是開台餐車到劇組旁邊,每個人自己過去點自己的餐。我就去點:我想要吃這個!是的!

ESQ:你會不會覺得有感於外界比較常著重在你的外貌,而較少看見你的專業?
Crazybarby:不會耶!可能因為頭幾部戲都走實力派的關係,但我其實滿喜歡當個花瓶的(笑)……我說真的,你看很多人看戲,戲其實本身不怎麼樣,但還是很多人愛看,為什麼?就演員顏質高嘛!

ESQ:妳知道現實中有多少演員把花瓶當作包袱嗎?
Crazybarby:馮小剛導演前陣子才說,他覺得演員應該少跨界,如果你是演員就做演員、如果是歌手就把歌唱好、如果是綜藝咖就做綜藝咖,各司其職;但馮導最後也講,如果你是個花瓶,那就把花瓶路線給走好就好啦!無妨。我以前就是什麼都想碰一下,喜歡時尚,就做了自己的潮牌;喜歡唱歌,就找好朋友「筷子兄弟」(就是〈小蘋果〉的原唱者)來教我,那時他們還認真想找我推女子團體呢!還和幾位女明星開了幾次會,後來發現實在行不通,彼此都忙於拍戲,做人還是專注點好。現在覺得專心做花瓶,美美的樣子不也挺好,永遠都需要這樣的角色存在不是嗎?我這個人喜歡直爽點,你找我演戲,要我硬底子我就給你硬底子,要我當個花瓶我就當個花瓶,乾脆點不很好?

ESQ:那妳要如何在每一個不同的狀態與身分中都讓自己保持美美的?
Crazybarby:不要有太多應酬,因為工作已經很忙了,我覺得適當的休息很重要,給自己喘口氣,重點不是美美的瞬間,而是休息養精蓄銳的時刻。

ESQ:妳的休閒大概都是在做什麼?
Crazybarby:最近都在追劇,迷上的影集是《童話小鎮》(Once Upon a Time),好好看。我喜歡看戲、看電影,尤其是3D電影,我自己愛看,所以我當初就去接了《3D肉蒲團》,就這麼簡單,如果未來這部片有辦法做到4D或VR,我想我還是會接。

ESQ:接演時,妳知道這部片尺度這麼大嗎?
Crazybarby:我知道呀!一開始就知道了,最初這個案子還擱了幾年,我一開始就是股東之一,後來覺得很有趣,就自己下去演。

ESQ:雖然這樣問好像有點多餘,但,表現性感對你來說是容易的事情嗎?例如說像今天這樣的拍攝?
Crazybarby:我自己覺得我的性感有點冷靜,可能就跟我的姓氏「藍」一樣,比較冰冷、比較理性的,給人一種保持距離的感覺。西方女子感覺就很奔放;但相對來說東方女人則天生就有種神祕感,正因為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所以性感的定義不該只有一種樣貌。

ESQ:妳會刻意要營造這樣冷冷的氣質嗎?
Crazybarby:也沒有刻意耶!就是比較慢熱的人吧!對待朋友的朋友、或是初次見面的異性,我會希望對方能夠更主動一點。有朋友建議我素顏比較好,看起來比較清純,如果髮型上個大波浪或抹紅唇的話,看起來就……看起來就是個「不太好把」的女生(笑)。

ESQ:談談妳自己的愛情觀好嗎?
Crazybarby:聊不聊得來很重要,看得順眼,再來就是比較「方便」的人。

ESQ:比較「方便」是……?
Crazybarby:就是不要距離太遠!因為演藝工作本來就比較忙,遠距離的戀愛還是令我感到恐懼。老實說,我一直覺得婚姻不是件特別牢靠的事!你不覺得現代人的誘惑很多嗎?

ESQ:妳這樣突然反問我我也不太確定……。
Crazybarby:能夠在一起,就是因為有熱情,一旦這熱情褪去了,其實就好好考慮讓彼此能夠有個喘息或後退的空間吧!

ESQ:那麼情人間的熱度應該怎麼維持?
Crazybarby:保持對彼此的好奇,例如說我如果對你很好奇,就會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麼樣的?我覺得談戀愛就是帶對方去過一些對方沒經歷過的事,但等我發現大概是怎麼回事了之後,喔……就差不多可以抽身了唷!

ESQ:聽起來妳的愛情觀蠻灑脫的!
Crazybarby:應該說,我一直覺得女人長久以來都太壓抑了!古裝片不是常演,女子外遇還要被浸豬籠呢!你看我在《3D肉蒲團》裡的角色,老公先出軌的,老婆就給老公寫休書!多痛快!你不覺得鐵玉香這個角色挺摩登的嗎?滿奇葩的!我相信好奇心害死貓,喝水固然好,但偶爾還是會想喝可樂,人活著最難的就是對抗誘惑了。

ESQ:妳是水還是可樂?
Crazybarby:我是雞尾酒,一杯放在那兒讓你不知道是什麼,但會很想要喝看看(笑)。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5期9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