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迷人的演員是全球《Esquire》的封面常客,麥可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在大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推出萬眾期盼的《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之際,麥可也現身說法與我們聊聊他在該系列電影宇宙二次扮演的仿生人角色,而且這次一次就要演兩個。

Text by 郭璈 Images & Information:courtesy of 20th Century Fox

5 年前雷利史考特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是個伴隨好壞評價參半的大作,一來做為電影《異形》(Alien)系列的「前傳」,到最後似乎還是徒留太多懸念與疑問;二來,拜託,拍出《神鬼戰士》(Gladiator)、《末路狂花》(Thelma & Louise)和《銀翼殺手》(Blade Runner)等巨作的受封爵士,所以別怪大多數影迷對這個「前傳」投以眾望。

但不管喜歡不喜歡《普羅米修斯》,只要看過這部電影的人,都絕對忘不了麥可法斯賓達在劇中所飾演的仿生人管家大衛,在充滿未知黑暗與恐懼的星球上,他完美詮釋了這位機器人理應不具溫度的冰冷,但又對人類情慾抱持高度好奇心,以及A.I.智能背後深不可測的洞察力與心機計算,大衛最後究竟對「造物主」工程師說了什麼?他的小動作究竟是任務或是純粹好玩?種種刻劃與細節都讓這個機器人角色成為全片最大亮點。

麥可法斯賓達在片中一次扮演兩位仿生機器人,金髮 的是上集就出現的大衛、黑髮則是新角色瓦特。

麥可法斯賓達在片中一次扮演兩位仿生機器人,金髮的是上集就出現的大衛、黑髮則是新角色瓦特。

在走紅以前,麥可法斯賓達已輾轉業界跑龍套多年,你能想到的電影類型他大概都演過了(包含死狀悽慘的虐殺片、以及穿著一條內褲殺敵千萬的斯巴達300壯士之一),讓他坐擁商業片一線地位的莫過於X戰警系列(X-Men)裡年輕版的萬磁王(Magneto)一角,想像一下要去成為年輕版的伊恩麥克連(Ian McKellen)是多麼具有壓力的事?但他做到了。論演技,他本就是名導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的靈感繆思,從《飢餓》(Hunger)中的絕食政治犯、到性愛成癮的男人》(Shame)的兼具悲傷與賀
爾蒙魅力的性成癮患者、以及《自由之心》(12 Years A Slave)邪惡的黑奴雇主,都不斷讓人看見他俊朗外貌底下的深不可測與可能性。

然而在成名後,這位同時擁有愛爾蘭戰士血統以及德國人嚴謹性格的演員依舊時常輾轉於大型製片與獨立電影間,內外皆能撐起商業電影男一實力的他特別偏好投入更多特立獨行的非主流電影,他演過太多外表冰冷內心炙熱的孤獨患者,他在《法蘭克》(Frank)他飾演戴著大頭套的怪咖樂團主唱,在片末才露出真面目,像極了真實世界裡的他,沒人能夠看透他的內心,螢幕之外的他生活十分低調,他曾說,他從不把演過的角色帶回家,我們見到他在電影裡的千變萬化是他留給世人的浪漫見解,正如他在《異形》系列所扮演的仿生人般,機器人靜靜地冷眼觀察著宇宙間的情慾百態,反之,人類看著眼前的仿生人的雙眼與內心,那其實就是一面窺探自我的照妖鏡。

與大導演雷利史考特二度合作,麥可法斯賓達認為這是再次測試演員自我極限的好時機。

與大導演雷利史考特二度合作,麥可法斯賓達認為這是再次測試演員自我極限的好時機。

雷利史考特本人形容,《異形》最初就是「一部B級片,但有著A級的卡司和AA級的怪物,然後製作團隊將恐怖片從根本升級進化到另一個層次。」這樣的電影,這位偉大的導演至今依舊對他的科幻處女作保持一種務實態度,他也保證觀眾在上集所出現的問號都會在新片中獲得解答,那麼二度飾演仿生人(而且這次一次要演兩位)的男主角麥可法斯賓達怎麼想呢?來看看他本人怎麼說。

ESQ:《異形:聖約》中你有兩個角色。除了上集《普羅米修斯》的大衛外,談談你的另一個角色好嗎?
Michael Fassbender(以下簡稱MF):
我同時飾演瓦特,他是聖約號上的仿生人,你可以把他看成不同型號的大衛,因為大衛非常像人類,在他的程式設計中本來就能讓他發展人類性格特質,但這樣人類嚇壞了,所以當他們製造後續的仿生人時就減少了人類特質。瓦特差不多算是那種「沒有情緒的機器人」。

ESQ:這表示你得和自己對戲?
MF:沒錯,有幾場戲只有大衛和瓦特。我們做了一些很酷的東西,我們把攝影機架在特殊的電腦起重機上拍攝,當我們拍大衛的時候,起重機把所有的動作記錄在電腦上。所以當我們拍瓦特的部分時,起重機會根據原本的電子軌道移動,跟拍攝大衛時一模一樣。然後他們把我飾演瓦特的部分重疊到大衛的場景中。那很酷。看到科技在這方面的發展真的很有趣。

ESQ:大衛是否還像在《普羅米修斯》中那樣,依舊受到老電影《阿拉伯的勞倫斯》(Lawrence of Arabia)男主角彼得奧圖(Peter O’Toole)所影響?
MF:對,我依舊把這個當成這個角色的中心思想。我並不想偏離大家在《普羅米修斯》中看到的東西太多,所以有些元素會依舊保持,譬如彼得奧圖的影響依舊存在。其中一個場景我們參考了《阿拉伯的勞倫
斯》,他唱了一首勞倫斯唱過的歌,歌曲在山谷中迴盪。還是有類似的東西。我覺得系列作或影集這樣處理很不錯。你可以做一些小細節來呼應之前的電影,維持一定程度的一致性,也讓觀眾可以回想之前的電影。當你要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時,把角色帶往不同的地方時,讓他們找到一些熟悉的點,他們會更樂於接受。

ESQ:同時飾演兩個不同的仿生人對於演員來說肯定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MF:讓角色有個明確「概念」會比較有幫助,那很有趣。當我受邀參加上集時並投入劇組時,我想確保這樣演出會很有趣,成為《異形》世界觀的一份子。和雷利史考特這樣的大導演合作,其實… …

形象照3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1期5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