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好久沒有穿著這麼正經的裝束,會不會不像我呀?」雖然這麼說,身材保養得宜的任賢齊,穿上挺拔的西裝仍是十分和襯

(想起去年我們和他拍封面時也是一身合身西裝look),就算年齡即將步入半百,眼前的他還是像個鄰家大哥,就和他當年出道時一樣──那雙永遠充滿活力的眼神與表情依舊。有些明星,似乎從來都沒有變過,我所謂的變,是那種停留在觀眾們心中的長駐。訪問前夕,一時興起找了任賢齊所有膾炙人口的歌曲回味,那幾乎是某一個時代哥們兒間的共同載體,存放著男人心中的愛恨情仇笑與淚、有武俠豪情、也有年少輕狂與瀟灑。

那些幾乎與所有男人畫上等號的經典歌曲,近期也將用別出心裁的方式呈現,最近任賢齊與蘇永康、黃家強、梁漢文共組團體「男人幫」,除了推出全新的共同創作,也老歌新編交換唱,「有次我在準備馬來西亞的演出時,想說,每年都去,乾脆來弄些新變化,剛好他們都是我公司的藝人,就找他們一起來玩,大家也都很熟,何不就一起上台?我們各自有代表作,你唱我的歌、我唱你的歌,那種化學效應很有意思,台下觀眾反應也很好。後來我們認真思考這件事,乾脆就用這個組合來作音樂,尤其彼此的經典曲目,不僅要改編得出色、還得有驚喜,否則就不要玩,對吧?」

這個有趣的crossover,彼此各司其職,擁有長期巡迴演唱的經驗與龐大班底的任賢齊主導宣傳操作;音樂技術層面則交給傳奇樂隊Beyond出身的黃家強;造型則由長期撰寫時尚專欄的蘇永康負責;至於演唱會的編排、與體能操練則交給梁漢文,「我的原則就是:四個兄弟,酬勞一樣、資源共享、連對外發言也都是1/4分配好。(笑)」

我突然想起,20多年前在大型遊戲節目裡幾乎是上刀山下油鍋的那位「小齊」,歲月更迭地那麼快,如今貴為行程滿檔的天王,任賢齊談吐仍是十分親和。作為一名全方位的演藝人員,他出唱片、玩音樂、當演員、拍電影,私底下熱中賽車與衝浪,這些年也執起導演筒,且身兼編劇,什麼都自己來,對他來說,整個世界就是一座遊樂園,什麼都能玩、且非得親身嘗試。從九○年代開始,這位風靡華人圈的亞洲天王,搭機往返各地早就是家常便飯,此次為我們商旅專題拍攝,換上一身旅行行頭,對於商旅搭機他自有一套哲學,「就是準備一個宛如便利商店的包包!放些生活用品。除了帶些隨身藥物預防感冒,我現在還習慣帶個C字枕跟熱敷眼罩,讓我隨時隨地能睡得好,也會放些小餅乾零食充飢。」

很多人可能一生都未曾看過海,但一首歌竟能跨越千山萬里,我就覺得,用一首歌的角度來拍部電影,一定很有意思。

去年,任賢齊自掏腰包完成紀錄片《媽祖迺台灣》,真實紀錄了全球現今三大宗教盛事之一的媽祖遶境活動,「紀錄片拍攝對我來說是極其珍貴的經驗,紀錄片每一個鏡頭都是無法複製的稍縱即逝,所以也算是訓練我的掌控能力與抗壓力。」其實約莫從10年前開始,任賢齊的導演夢早在內心悄悄孵化,尤其長期與杜琪峰、林超賢等大導演的合作因緣,也促成他從中學習的最佳範本,「大概4、5年前我去了一趟甘肅,我聽到孩童在唱〈外婆的澎湖灣〉,很驚訝!那兒很多人可能一生都未曾看過海,但一首歌竟能跨越千山萬里,可能剛好我對音樂又特別敏感,我就覺得,用一首歌的角度來拍部電影,一定很有意思。」

一次因緣際會,促成了任賢齊在澎湖完成了第一部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落跑吧愛情》,他表示,以一個新導演來說,如果能提供精準的劇本和感人的故事,那麼接下來的事會是比較順水推舟,「當我決定這個計劃之後,又花了兩年多的時間去寫劇本,我在一開始就把所有演員都給設想好了,像女主角是舒淇,撰寫劇本的過程中我也有詢問她的意見。」他表示,其實自己一直都處在一個多重身分的狀態:歌手兼演員;藝人兼老闆,也習慣在藝術創作跟商業計算間取得平衡,「我以前年輕時,以為演員就是要吸引所有目光焦點,後來我才明白,每個畫面都有它的平衡,當導演後就更能實踐這個體認,從自己身為演員的敏感度,再向外要求其他演員該有的位置與感情,最後再拍出那個感覺、那個鏡頭。」從紀錄片到劇情長片,這位大玩家的野心當然不會就此滿足,他透露,目前也計劃把〈傷心太平洋〉變成電影,「也許像MV一樣,要有黑幫色彩,男子漢的愛恨情仇,當然,一切還在構思中,要想想該怎麼玩。」

 

任賢齊

兩岸三地華人圈最耳熟能詳的一位大明星,當今少有的全方位藝人,同時身兼歌手、演員、車手以及老闆等身分,現在更執導演筒,在推出紀錄片《媽祖迺台灣》後,首部自編自導自演、與舒淇合作的劇情長片《落跑吧愛情》現正上映中;與蘇永康、黃家強、梁漢文四人共組的超級團體「男人幫」新專輯也在本月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