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拿下金鐘影帝後,這個世界開始將周渝民歸類在演技派,其實這些年,他早已藉由各種不同性格的角色,讓大家看見他的蛻變與成長,逐漸褪去的偶像包袱,因為透過演戲而獲得滿足。面對未來的後影帝時期,他自覺感恩,卻也坦然,對他而言,能夠「躲在角色背後示人」是他著迷演戲的最大誘因,想不到,一種近乎自閉的迷離浪漫,竟也成為他不斷突破自己的原動力。

Text by 郭璈 Style by 胡康偉 Photographs by 屠樹禮

Dior字樣Logo表層鍍鈀衣領吊飾_$18,000、點狀圖騰襯衫_$33,000、領帶_價格電洽、條紋與鈴蘭花手工刺繡西裝外套_$195,000、條紋羊毛西裝褲_ $26,000、鞋子_$51,000、Dior Chiffre Rouge A03自動上鍊腕錶_$133,000 by Dior Homme。

Dior字樣Logo表層鍍鈀衣領吊飾_$18,000、點狀圖騰襯衫_$33,000、領帶_價格電洽、條紋與鈴蘭花手工刺繡西裝外套_$195,000、條紋羊毛西裝褲_ $26,000、鞋子_$51,000、Dior Chiffre Rouge A03自動上鍊腕錶_$133,000 by Dior Homme。

為了捕捉仔仔憂鬱而溫柔的獨特氣質,此次攝影團隊遠赴法國巴黎,成就Esquire睽違已久的異國封面,以往出國工作總是把自己宅在飯店裡的仔仔,也不免留連於巴黎的美好與浪漫,他透露,年少時的他,其實不太懂得去享受這種片刻悠閒,「曾經有好幾年的時間,我都是緊繃自己在工作,有時下戲回家休息,明明也不是拍什麼武打片,但就是全身痠痛,都是全身過於緊繃使然。」

近來當人們提起周渝民,腦海的畫面早已不再是昔日F4中那位花美男偶像,而是能夠活靈活表現演出各種個性職業角色的專業演員。他的成長不僅觀眾有目共睹,連不少影評與戲壇前輩都誇他是新生代中最耀眼的明日之星。此次受Dior Homme邀約,前往法國巴黎觀賞2015年春夏男裝秀,也五度登上我們Esquire封面人物,走過五期的淬煉,每每都能看見仔仔的成長,眼神更是一次比一次要來得沉穩。

空氣瀰漫著緩慢節奏的巴黎,恰巧與個性慢熱的仔仔一拍即合,以往總會恐懼人群的他,還特別去了幾處比較冷門的景點,街頭巷尾隨處可見的雕塑藝術也令熱愛繪畫與攝影的他十分著迷,「說是走馬看花也罷,我自己拍了很多風景照片,望著巴黎,不知為何會讓我想起老家宜蘭,如畫般的風景,我可以好幾個小時不做任何事,一直一直看著。」

是的,如畫的風景。我們就這樣透過鏡頭,看著安靜的他,換上Dior Homme最新的秋冬裝束,漫步在有點陰鬱的天空底下,靜靜成為巴黎的一隅風景。

 

領帶_價格電洽、襯衫_$22,000、三件式西裝圓點刺繡西裝外套_$135,000、圓點刺繡西裝褲_$67,000、圓點刺繡背心_$77,000 by Dior Homme。

領帶_價格電洽、襯衫_$22,000、三件式西裝圓點刺繡西裝外套_$135,000、圓點刺繡西裝褲_$67,000、圓點刺繡背心_$77,000 by Dior Homme。

 

小心待在角色裡頭

本質散發著一股迷人憂鬱的仔仔,近年廣受眾多導演青睞,經常往返於兩岸三地拍戲,最近與香港名導杜琪峰拍攝電影《單身男女2》,飾演「暖男」,與古天樂的花心男形成對比,「雖然和第一集裡的吳彥祖有些相似,都是那種對於所在意的事物與心愛女孩會非常珍惜的深情角色,但在生活背景和個性上其實是營造另外一種溫暖。」

猶記4年前,他與杜琪峰就合作過電影《蝴蝶飛》,他回憶當時,杜導好像把他當成小孩子,「此次二度合作,彼此就比較像演員與導演的關係,演不好就是重來,無需多言,我其實比較喜歡這樣,也像是被當成專業演員來對待。」回想起拍攝《單身男女2》的第一場戲,是與楊千嬅在遊艇上對戲,「那天不知怎麼,自覺不是很進入狀況,一場戲拍了十幾遍,後來杜導過來跟我說,他這場戲的節奏要快、不能拖,我才漸漸抓到導演想要的氛圍。」仔仔描述著那個抽象的氣氛,很典型的香港風格,迥異於台灣、中國戲劇慢慢醞釀的習慣,彷彿追求一種很精準的位置,演員得在頃刻間跟上節奏與完成情緒。

很少有演員會在訪問時闡述自己在演出現場的失準,但眼前的仔仔,卻很是誠實、鉅細靡遺地和我敘述整個過程,他覺得,自己非專業出身的演員,從偶像劇到大螢幕,一路走來,就是不斷從錯誤嘗試中獲得經驗,他謙遜地說,關於表演這門包羅萬象的大學問,自己仍還在學習,包含口音、聲調與情緒,也是花了很久才漸漸取得平衡,「我很珍惜這個揣摩的過程,直到今日我依然是用這麼戰戰兢兢的方式去面對戲劇,拍攝每部戲時,我其實是讓自己非常小心翼翼地處理角色情緒,藉由一個緊繃的狀態,才能確保自己能夠一直待在這個角色裡。」

心狀圖騰襯衫_$33,000、領帶_價格電洽、口袋內裡鋪棉西裝外套_$82,000、腰帶_價格電洽、Dior Logo鍍鈀胸針_$18,000 by Dior Homme。

心狀圖騰襯衫_$33,000、領帶_價格電洽、口袋內裡鋪棉西裝外套_$82,000、腰帶_價格電洽、Dior Logo鍍鈀胸針_$18,000 by Dior Homme。

躲在角色背後

開始意識到自己應該要正視身為演員這件事,仔仔透露,其實是源自一種罪惡感。從小到大,父親的家庭教育總是以做人處事為優先,功成名就都是其次,不管職業是什麼,都不能愧對於人,「但演藝圈不見得是這樣,尤其對經紀公司來說,藝人的企圖心很重要,F4時期,我有很多事情做,是真的很多事情──演戲、演唱會、拍寫真、主持節目、走遍世界各國等等,每天行程都很滿,但如果你問我,有什麼目標?我真的不知道。」仔仔覺得,進入演藝圈算是誤打誤撞,也自覺沒有身為藝人該有的積極進取,「我看著那麼多年輕人喜歡我、追著我們跑,但我其實是個負面悲觀的人,捫心自問,自己是何德何能被大家所崇拜?」他坦承,那時面對媒體訪問時,也不太敞開心胸,許多問題都是稍作敷衍了事,「反正F4的周渝民在想什麼?我覺得不會有人真正想知道。」

當年第一部戲《流星花園》的導演蔡岳勳一直是仔仔的良師益友,後來的故事我們也都知道,爾後幾年,雙方合作出不少令人驚豔的好戲,無論是《戰神》裡狂放卻糾結的陳零、還是《痞子英雄》裡的背負著複雜背景的痞子陳在天,都讓人看見仔仔鑽研演技後的複雜與蛻變,「我後來發現,喜歡演戲,是因為,我可以躲在不同的角色背後示人,這會讓天性負面自閉的我感到心安。我可以化身成為各種不同職業、不同個性的人,好像擁有了千變萬化的人生歷程,有時甚至不願讓某個角色抽離。即便我是個悲觀的人,卻也能夠飾演陽光正面的角色來帶給大家希望。」

他表示,也是在《戰神》時期,開始意識到對於演戲的一些想法與概念,「剛好那齣戲也非傳統偶像劇,內含許多人性與黑暗,為了演好這部戲,開拍前,每個演員都自動自發地準備功課,像大S為了詮釋好具有心理創傷的角色,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去醫院請教許多心理醫師等相關專業知識,我看大家對戲這麼拚命,也逐漸意識到,要把一個角色演好,是真的要花很多心思與精神的。」憶起第一部戲飾演花澤類時,身邊的人都告訴他,只消靜靜站在鏡頭前就好,不用說話,就是花澤類!但天性有些自卑的仔仔,其實很渴望獲得大家認同,「我不想僅止於此,我漸漸希望,有天站在鏡頭前,能夠讓大家覺得『嗯!不錯唷!仔仔有用心,演得很好。』這樣子。」

襯衫_$22,000、條紋西裝外套_$130,000、條紋西裝長褲_$27,000、綠色夾克_$82,000 by Dior Homme。

襯衫_$22,000、條紋西裝外套_$130,000、條紋西裝長褲_$27,000、綠色夾克_$82,000 by Dior Homme。

時尚 適合自己的和諧

相較於螢幕前總是比較以低調安靜的形象,訪談過程中的仔仔倒是非常健談,甚至帶有一點冷調式的幽默,雖是偶像出身,但他從未將自己視為偶像,「我私底下是個不保養、不刮鬍子的人,出門的話衣服就是隨手拿幾件、穿著拖鞋就出門了,因為我在外頭其實也不太迴避,有些民眾看到我都會露出驚嚇的表情,可能沒想到我會那麼宅吧!」他笑說,剛出道時,似乎是有點故意要和偶像身份作區隔,那陣子他討厭流行,也有點厭煩別人教指導他怎麼穿才像個藝人,甚至排斥經紀公司幫他敲一些雜誌時裝的拍攝通告。

「曾經我的人生目標是……希望有天我走在路上,是個沒有人會在意的平凡人,所以他們可能覺得我很邋遢,但他們不知道,我以為這樣隨興的自己很帥氣!(笑)我也是到這幾年才慢慢學著要讓自己看起來比較有精神,但還是以簡單舒服為主。」畢竟他也覺得,穿衣服,適合自己才是首要條件,這幾年,仔仔常穿上Dior Homme的西裝出席各大正式隆重的場合,「我很喜歡Dior的西裝,精簡的外型與細節不僅和我的個性較符合,尤其我有習慣性駝背,穿上他們家的西裝時會自然而然被服貼合身的剪裁輪廓所影響,而讓身形保持挺拔。」

不爭於世的隱士性格

自覺私底下個性有點怠惰的仔仔,因為真的發自內心熱愛演戲這件事,所以在拍戲時,總是給予自己很大的壓力,這是他進入角色的方式,收放自如式的演法似乎與他無關,反其道而行的苦悶哲學,倒是意外讓仔仔走出自己的一套演戲模式,「我從未料想過今天能成為一位演員,我漸漸發現到我很喜歡在表演時遇到問題,然後想破頭也要突破、解決的那種場合。」去年憑藉《回家》裡的台籍日本軍醫蘇台英一角獲得金鐘影帝,深邃眼神裡的濃郁情感看似不經意卻又隱藏著大時代的動盪與不安。

尼龍鋪棉外套_$155,000、西裝褲_$30,000 by Dior Homme。

尼龍鋪棉外套_$155,000、西裝褲_$30,000 by Dior Homme。

對於影帝,仔仔倒是非常坦然,「能得到這個獎,我覺得自己是幸運的,這個獎座實質意義對我來說其實並不大、也不沉重,但一直以來,我其實是很在意別人看我的眼光,尤其當外在包裝比內心突破更搶眼時,大家可能很難意識到你的轉變。」對仔仔而言,這個獎似乎也是為了別人的眼光而拿的,「對於一些可能不是長期在關注我的觀眾朋友或旁觀者,這個獎項就像是一個盾牌,保護著我,至少讓大家意識到,周渝民其實是很專注在演戲這件事情上的。」他謙虛地說,很榮幸能受到評審肯定,雖然演技沒有絕對的標準依據,自己當然也不會因為一個獎項而讓演技大幅成長,「但我相信,所謂的改變與成長是一條緩慢而漫長的道路,我想我正走在這上頭。」

從偶像到專業演員,不免發現,仔仔同時擁有稚氣男孩與成熟男人兩種特質,憂鬱的神情中依稀藏不住孩子氣,脫去演員身分的他雖然有些自我封閉,但依舊天真爛漫,不但會和自己養的柴犬聊天,也會幻想練習超能力(隔空取物之類的)養成,「我到現在還是覺得,身為一名公眾人物,需要常常拋頭露面是很害羞的一件事,在我的私人時間與空間裡,我是愜意而安心的,有時甚至會藉由自言自語來開發我所飾演角色的可能性。」談起心目中的理想生活,仔仔希望,是能在鄉下找塊地,蓋間不錯的房子,過著隱居般的生活足矣。但他也了解,追求夢想的過程總是有捨有得,雖然隱私這件事總是會讓他有些焦慮,但能夠成為演員演戲,且讓家人過著還不錯的生活,他也覺得知足,「演戲從來就不是演自己,但我慶幸能體驗這樣的人生。」

【完整內容請見2014年10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