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充滿天分及具有強烈的企圖心之外,更擁有姣好的外貌與一頭金髮──這種女孩我們過去在網球場上看過了不少,但倒是從沒見過像她這樣的。

Text by Guy Martin Photographs by Pamela Hanson Translation by Charles Liao

 

在蒙地卡羅的星光下:咖啡廳中充滿嘈雜愉悅的喧鬧聲,而俱樂部的看門人及保鑣們準備好迎接晚上暴衝而來的人群時,把指節和脖子壓得喀拉作響,成群的男孩們開著Aventador與Mulsanne從地下停車場出來,將車頂放下,開始進行他們的夜間狩獵。在兩旁種著棕梠樹的葛莉絲王妃大道底端,卡洛琳.瓦芝妮雅琪(Caroline Wozniacki)──世界頂尖的女子網球選手之一,資產超過2,000萬美元,還有11年職業生涯間透過贊助獲得比那還多數百萬美金的身價──如黑臀羚羊般輕巧有力地將她高5呎10吋的身軀挪入一間餐館的宴席中。她看起來好像能夠跳到餐廳18呎高的天花板,在牆上做幾個翻滾的跑酷動作,然後再飛回她的座位一樣。相反地,她點了一壺茶然後開始解釋為什麼她最近放棄了打鬥。

在拳擊場中嗎?

「我愛拳擊,」她用毫無口音的英文說道,這是她會的八種語言其中之一。「我愛有氧訓練,愛它對核心肌群及手臂的效果。但事情是這樣的:我的打鬥對手是一位職業拳擊手,而我們用的是同一位教練。所以我在猛力攻擊他,當我好像穿越了他的防守要打到他的臉時,我想他就直覺地揮出一拳突破了我的防禦,直接打在我地鼻子上。我很快地就被打倒了。我們的教練在大喊,『站起來揍他!』我還在地板上打滾想著,好吧,我想我不要玩了。」

Produced by Sika for Easy Production; styling by Mary Fellowes for the Wall Group; hair by Tim Crespin for Angeli Cornelius; makeup by William Bartel for ArtList. Jumpsuit, Veronica Beard; bra, Calvin Klein

說到她在哪都能生存的程度,她在摩納哥居住並訓練了9年,而我打賭她應該是在這個金碧輝煌的臨海公國中少數曾在拳擊場上被技術性擊倒的女子之一。她的確看起來像是在Bouchon中唯一的一位拳擊手,這是一家廣受摩納哥女士喜愛的餐館,她們來這邊午餐是為了調酒和讓人氣色看起來較好的採光。她也相當與眾不同,我是說不像她在這兒許多鄰居,她並不是繼承、嫁入、或是剛好走運能坐在這桌的座位上。她如金色火焰般的長髮綁成了一個鬆鬆的馬尾,一件簡單的紅色長袖Adidas上衣包覆了她寬闊的肩膀,她的臉上也沒有任何妝,她這個人不帶一絲虛假。

我想,這是波蘭人的特質。25年前出生在丹麥一個逃離共產主義波蘭的移民家庭中,她是位在9歲時就擊敗她的父母與手足的網球神童。雖然她宣稱感覺「比起波蘭人更像丹麥人」,主要是因為丹麥是她長大的地方,她的兄弟與高中朋友們也還住在那,她給人一種感覺──如華沙的鋼鐵般──暗示著她會去做任何她認為是好主意的事情,只要是她認為她該這樣做的時候。

那些主意的其中之一便是她決定參加了2014年的紐約市馬拉松。那時,就和現在一樣,她已是網球世界的小天后。她在球場上的個性:專注、溫暖、無論勝敗待人都很親切。在2005年時年僅15歲便成為職業選手後,她在2010年終於登上了第一名,並在慘跌到前20車尾以前保持了這個頭銜長達67週。她承認在2014年,恰好正當她應該專注在重新奪回冠軍寶座時,為了嚴苛的26英里賽跑進行的訓練似乎看來有點,嗯⋯⋯「我不會否認自己有點瘋狂。」她笑著談到那時她受到的媒體關注。「我告訴我在溫布頓的團隊說我要去跑,而我不確定他們是否相信我。所以我打給了我的經紀人然後說:「我們可以找一個能讓我為它而跑的慈善組織嗎?」當那被新聞報導出來時,我就無法退出了。但我會告訴你跑馬拉松是最棒的感覺。雖然我的網球獎盃擺在我父母的房子內的牆上,馬拉松的獎盃則是我為自己的牆壁保留的。」

Caroline Wozniacki_3大約同樣時間,她在高爾夫球員羅伊.麥克羅伊(Rory McIlroy)為男性英勇的歷史留下永久傷害──在電話上取消他們的婚禮時,展現了她的堅毅氣質。(瓦芝妮雅琪的勁敵兼好友小威廉絲還幫她計畫了單身派對。)瓦芝妮雅琪可愛又不動聲色地評論道,能夠再次穿上高跟鞋也不錯──麥克羅伊比他的前任未婚妻矮──便開始在伊斯坦堡的聯賽中大勝,隨即在美國公開賽中打到了決賽。瓦芝妮雅琪自此之後再也沒提過這場婚約,而在餐廳內柔和的燈光及溫暖的談笑間,我還是稍微碰觸了感情史的界線:「現在妳到處旅行和比賽時該不會還有點空間交個男朋友吧?」

「沒有,」她搖著頭說道。「我是說,在某個時刻我是很想要找到一個人──也許是另一位運動員,也許不是──然後共組家庭,但我想現在那想得太遠了。我才25歲。現在還有太多事要做了。」而那樣的回答,就算她不用多說,瓦芝妮雅琪已安靜地阻止我問更多關於男人的問題了。

再說,我們來這是要談網球的。在2015已表現差強人意,瓦芝妮雅琪在1月澳洲公開賽時又爆冷在第一局敗陣,而她在那之後的5次上場,最好的表現是3月時在墨西哥蒙特雷的比賽。她今夏的表現將會受到超凡的關注,特別是因為4月時她右腳踝韌帶的撕裂傷讓她錯過了春季的一些巡迴賽事。腳踝問題倒不算是生涯殺手,比較像是另一個需要被細心照料的麻煩,這是職業運動員在被時間之牆衝撞時偶爾會遭遇到的里程碑之一。

我想,這是波蘭人的特質。25年前出生在丹麥一個逃離共產主義波蘭的移民家庭中,她是位在9歲時就擊敗她的父母與手足的網球神童。雖然她宣稱感覺「比起波蘭人更像丹麥人」,主要是因為丹麥是她長大的地方,她的兄弟與高中朋友們也還住在那,她給人一種感覺──如華沙的鋼鐵般──暗示著她會去做任何她認為是好主意的事情,只要是她認為她該這樣做的時候。

那些主意的其中之一便是她決定參加了2014年的紐約市馬拉松。那時,就和現在一樣,她已是網球世界的小天后。她在球場上的個性:專注、溫暖、無論勝敗待人都很親切。在2005年時年僅15歲便成為職業選手後,她在2010年終於登上了第一名,並在慘跌到前20車尾以前保持了這個頭銜長達67週。她承認在2014年,恰好正當她應該專注在重新奪回冠軍寶座時,為了嚴苛的26英里賽跑進行的訓練似乎看來有點,嗯⋯⋯「我不會否認自己有點瘋狂。」她笑著談到那時她受到的媒體關注。「我告訴我在溫布頓的團隊說我要去跑,而我不確定他們是否相信我。所以我打給了我的經紀人然後說:「我們可以找一個能讓我為它而跑的慈善組織嗎?」當那被新聞報導出來時,我就無法退出了。但我會告訴你跑馬拉松是最棒的感覺。雖然我的網球獎盃擺在我父母的房子內的牆上,馬拉松的獎盃則是我為自己的牆壁保留的。」

大約同樣時間,她在高爾夫球員羅伊.麥克羅伊(Rory McIlroy)為男性英勇的歷史留下永久傷害──在電話上取消他們的婚禮時,展現了她的堅毅氣質。(瓦芝妮雅琪的勁敵兼好友小威廉絲還幫她計畫了單身派對。)瓦芝妮雅琪可愛又不動聲色地評論道,能夠再次穿上高跟鞋也不錯──麥克羅伊比他的前任未婚妻矮──便開始在伊斯坦堡的聯賽中大勝,隨即在美國公開賽中打到了決賽。瓦芝妮雅琪自此之後再也沒提過這場婚約,而在餐廳內柔和的燈光及溫暖的談笑間,我還是稍微碰觸了感情史的界線:「現在妳到處旅行和比賽時該不會還有點空間交個男朋友吧?」

「沒有,」她搖著頭說道。「我是說,在某個時刻我是很想要找到一個人──也許是另一位運動員,也許不是──然後共組家庭,但我想現在那想得太遠了。我才25歲。現在還有太多事要做了。」而那樣的回答,就算她不用多說,瓦芝妮雅琪已安靜地阻止我問更多關於男人的問題了。

再說,我們來這是要談網球的。在2015已表現差強人意,瓦芝妮雅琪在1月澳洲公開賽時又爆冷在第一局敗陣,而她在那之後的5次上場,最好的表現是3月時在墨西哥蒙特雷的比賽。她今夏的表現將會受到超凡的關注,特別是因為4月時她右腳踝韌帶的撕裂傷讓她錯過了春季的一些巡迴賽事。腳踝問題倒不算是生涯殺手,比較像是另一個需要被細心照料的麻煩,這是職業運動員在被時間之牆衝撞時偶爾會遭遇到的里程碑之一。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6年7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