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丹尼爾.海尼(Daniel Henney),自美國模特兒圈發跡的他,卻是在參與韓國偶像劇《我叫金三順》時,才讓觀眾透過外表和演出真正注意到這位混血男子的獨特魅力,進而成為在亞洲娛樂圈家喻戶曉的名字。

Text by Charles Liao Images:courtesy of AXN

 

而在亞洲國家打開知名度後,他也陸續參與了《X戰警:金鋼狼》(X-Men Origins: Wolverine)、《重擊防線》(The Last Stand)、《大英雄天團》(Big Hero 6)等電影。在近年來美國少數族裔演員逐漸受到重視的情況下,跟在另一個「Daniel」(吳彥祖)的腳步後,丹尼爾也參與了電視網的連續劇演出。在AMC的《犯罪心理:跨國救援》(Criminal Minds: Beyond Borders)中,他扮演的是擁有犯罪側寫能力的特種部隊探員Matthew Simmons,他與其所屬的「國際應變小組」中擁有各種專長的同仁,一起調查海外美國人所捲入的各種犯罪案件。本劇第一季於5月底在美國完結後,7月便即將展開第二季的製作,而台灣也將在7月11日開播。在他短暫的空閒時間內,我們剛好有機會與在家鄉密西根州的丹尼爾進行電話訪問。

 

ESQ:參與《犯罪心理:跨國救援》最有趣且具挑戰性的部分是什麼?

丹尼爾.海尼(以下簡稱DH):我們可以為了每一集的內容到不同國家旅行,那對演員來說很有趣。因為我們基本上在每集開拍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會去哪,那給了我們些驚喜。我自己一生中就都在旅行,事實上我在台灣待了滿多時間的。很高興能看到美國電視網的節目願意冒這樣的險。我認為讓美國人看到這個世界更多的地方很重要,以這樣的方式教育並娛樂觀眾。最重要的部分是,有那麼多的國家,那很有挑戰性,我們得試著把事情做好,你知道電視節目有它的預算,有時候我們得照現有的資源將就,創意也會受到限制,我們總是在思考能發揮創意的方法,但總體來說這仍是個很棒的經驗。

 

ESQ:我有點好奇,這部戲的背景是關於美國政府在海外調查犯罪案件,你能告訴我們故事在那些國家發生嗎?

DH:在第一季時我們有13個國家。我們去了⋯⋯天哪,我曾在西班牙、墨西哥、法國巴黎,我們有一集在泰國,我們也去了東京,日本是我的最愛之一。海地,天哪我得想想,我們去了埃及,我們去了印度(笑)⋯⋯所以每天拍片時的文化都非常不一樣,像是從在沙漠裡和駱駝為伍,下一集就到東京的夜店了。看到人們在地點上花的心思能夠這麼跳脫與非傳統真的很酷。

 

ESQ:你對Matthew這個角色有什麼看法,你與這個角色間有什麼連結,你們兩者間有任何相似之處嗎?

DH:是的,的確有。每次你扮演角色時都得盡可能去找到你們間的相似處,這樣角色才會感覺自然。我想我們的相似之處是,我們都是很有決心的人,他很愛他的團隊。他很坦白真誠。他體育很好,而我也很喜歡運動。我成長的時候常運動,我想Matt也一樣。我想,在不同層次上,他喜愛為國服務。我爸是退役軍人,他在越戰時是海軍,他為國服務了一段時間。所以我和Matt在那方面有連結。他是個普通人,是個非常好的人。我想至少我是個好人吧(笑)。在大部分的節目中,像Matt這種角色一般來說是單身,還是個花花公子,在私人生活方面有問題,也許是與酒精或藥物相關或是他的過去。Matt他不像這樣,能夠扮演劇中善良又堅強的角色真的很好,我確定他未來還是會有一些問題,但能演個好人真的不錯。

 

ESQ:你覺得在未來Matt這個角色會變得較多面向而非只是一個好人嗎?

DH: 對啊, 他大概會變成一個吸血鬼(笑)。老實說這是我們的第一季,當你在美國製作電視網的節目時,你得跟隨一套公式,因為我們在第一季時總是想要拉新的觀眾入坑,那也是為什麼它感覺有點在重複自己的套路,角色方面有些不必要,因為一開始我們在每一集都想要讓新的人看到,「OK這部戲講的是這些,而我們有這些角色」。如果劇情在未來繼續進展我想還會發生許多事情。我和編劇談到過探討Matt家人的可能劇集,那會多有趣,我覺得他有家庭這件事情就很有趣。那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力量,但這也可能會是一個很大的弱點。我想當故事繼續下去時我們該試著去探討這部分。我們有了第二季,希望未來能看到這個角色加入更多個人色彩,那是一定的。

 

ESQ:你是如何從模特兒轉戰演藝圈的呢?

DH:老實說,人們認為這兩項工作間的差異很大,但對我來說,我從沒說過我不幹模特兒,或是說我只要做一件事而把其他機會擋在門外。對我來說,在我年輕時,當模特兒是很棒的踏板,是很棒的機會,我能夠到處旅行賺錢,認識人,讓還是年輕人的我學到很多關於自己的事,我認為很多年輕人無法像那樣子旅行,那是很棒的學習經驗。如果有好的客戶或工作的話,我偶爾還是會做一點模特兒的工作,但現在我的心還是放在演戲上。在創意方面它更令人滿足。我為了當模特兒已經在世界上到處旅行大約10年了,能夠安頓在洛杉磯,有個家,一隻狗(一隻叫「芒果」的13歲大黃金獵犬),有自己的生活真的很好。事實上我兩天以後還要去南韓,我時常在韓國工作,所以我已經夠忙了,現在能夠有演戲的工作很好,也比較踏實。

 

ESQ:你在韓國與美國都有相當長的工作經驗,你是如何達到兩個市場不同的需求呢?兩個工作文化之間你比較喜歡哪一種?

DH:我認為韓國的產業和亞洲其他部分應該很類似,我在香港及台灣待過很長的時間,我認識很多在那邊工作的人。韓國與美國在許多方面不一樣,例如在韓國是沒有工會的,所以如果我在那邊工作,有時候我們的工時很長,像是連續36小時。而在美國你有工會,所以工時是受到嚴格管制的,完全公事公辦。這兩種文化習慣上都有其優點和缺點。我喜歡在韓國工作,因為在韓國企劃比較小,也比較有家庭的感覺,你可以和每個人混很熟,而且韓國人都會一起出去喝酒Party,我們在每個企畫中每件事都是一起做的,這讓我們變得很親近,我在韓國有很多好朋友,我現在還和我拍第一部韓劇時認識的某些朋友很熟,我們還是時常談話。在美國,那樣的經驗很少見,因為在美國這就只是工作,而在拍完後,人們通常各自回家,不會那麼常混在一起。但關於《犯罪心理:跨國救援》很有趣的是我們很親近,我們的團隊都很熟,我們常混在一起,所以能夠遇到這一群演員真的很幸運,因為我們都很愛彼此。

 

CRIMINAL MINDS: BEYOND BORDERS - "Harvested" - This episode of "Criminal Minds: Beyond Borders" airs on CBS. (ABC Studios/Cliff Lipson) DANIEL HENNEY, CAMERON COWPERTHWAITE, ANNIE FUNKE

ESQ:身為演員什麼事情讓你最快樂?你為什麼會這麼喜歡演戲呢?

DH:那是個有趣的問題。我在密西根長大,那是個很美但很簡單的一州。底特律是因汽車製造業而出名,我爸在一間工廠工作了38年,他38年來每天做一樣的事,他會去工作,站在一張凳子旁,他會把某些東西放到機器上,他會轉過來把東西從機器上拿起來,再轉過來把東西放上去⋯⋯晚上回家時,他會說:「聽著,丹,不管你長大以後要做什麼,你一定要喜歡它,絕對不要每天都是做同樣的事情。」我總是聽他的話,所以我喜歡演戲的一點就是,儘管以工作保障的角度看來,你永遠不會真的知道下一部作品是什麼,你也許是演律師、警察、劇場表演、或是演音樂劇,有這麼多不同的事可以做真的很令人興奮,每一天都不一樣,還有在這部戲中遇到的人,因為我們每一集都到不同國家去,每一天又更不一樣。我想就算身為成人,有這些驚喜還是很有趣。

 

ESQ:你到現在最驕傲的作品是什麼?你有未來想要合作的導演或是演員嗎?

DH:我在2012年時拍過一部電影《紐約客@上海》(Shanghai Calling),那是一部在上海拍攝的獨立電影,是關於一位從紐約來的律師搬到了上海,他喜歡我行我素,並向當地人學習到了自己並不總是正確的。這是一部很可愛的電影,我很喜歡和我一起工作的人們,這部片在影展很成功,我們因為這部片贏得了一些獎項。那真的是很棒的經驗。而且身為演員,那是我第一次拍喜劇。我想那是我最驕傲的作品,也是如果有機會我想再嘗試一遍的工作經驗。

 

至於導演和演員,老實說我當然想和大牌合作。像是強尼.戴普(Johnny Depp)這樣的人,還有我一生都很希望能和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一起工作,但我晚了點,所以我大概無法和她合作了(笑)。提姆.波頓(Tim Burton)是我最喜歡的導演之一,也有很多我非常喜歡的韓國導演,我過去也有機會和他們之中一些人合作過。

 

The Lonely HeartESQ:你認為身為亞裔美國人,因為你的族裔背景,在選角過程會時常被定型嗎?

DH:我對那個問題的答案是,美國或好萊塢大部分的編劇是白人,他們寫的是自己懂的內容,他們寫出專門給白人演員的內容是因為那是他們懂的東西。當人們問我這該如何解決時,我認為我們應該鼓勵年輕的亞裔或亞裔美國籍編劇與演員,因為我們得為了彼此創作角色與故事,那是必要的。所以當然亞裔演員的角色相當短缺。如果我去台灣或是韓國,我不會為白人寫很多角色,因為在那邊沒那麼多白人演員。所以這是有道理的。我覺得趨勢在改變,我認為給亞裔演員的門比之前更打開了一點,現在有更多亞裔角色出現在電視上。而我們必須小心注意我們是如何在電視上與電影中被描繪的。我們身為演員及領導必須更有主見與自信,要保證我們中的各種樣貌都能讓大眾看到。因為很多時候我們扮演的都是較弱、只是跟班、有點俗氣,或是有點宅的角色。扮演特殊領域的男子而不是一般強壯的男性。而我認為我們也必須專注在扮演堅強的角色。亞裔男性和女性一樣都可以很有勇氣,我認為那很重要。我覺得我們在有機會時必須先把事情做好。很多時候我聽到我的同儕抱怨角色很少,然後我問他,「當你去試鏡的時候你的表現如何?」,然後他會說,「我應該能做得更好的,我太緊張了。」你得準備好才行。當然我們還是得繼續推進,但機會之門的確是更打開了一點。

 

ESQ:除了為《犯罪心理:跨國救援》的第二季做準備外,你在近期還有參與什麼其他的企劃嗎?

DH:我才剛拍完一部韓劇中的小角色,這部戲叫做《Dear My Friends》,這是一部很美的電視劇,我其實沒有很多時間,因為我們在7月1日就要回去工作。我真正想要做的是,我最近才剛取得一本書的版權,我想要製作,也許還演出這個關於韓裔美國家庭的故事。我希望能在明年開始拍攝,也許是明年夏天。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取得版權,和作者聯絡,很有趣但很花時間。我現在在韓國也有製作公司,我們也做了很多事情。但老實說我現在很專注要盡可能把第二季做好。我看過第一季了,雖然我很喜歡,但我也看到了一些在角色與自己方面可以改進的部分。

 

ESQ:你曾經迷失在角色中嗎?

DH:有時候,這得看這角色有多難演。我在2007年時拍過一部片叫做《爸爸》(My Father),那是部非常戲劇化的電影,也是個非常困難的角色,也許對當時的我來說太困難了。我還是個非常年輕的新進演員,因為我那時還沒準備好演出故事性那麼重的一部電影,我想我在情緒上必須真的到達那種境界不然我就無法演出,那影響了我很長一段時間。在電影中有很多情緒化的場景,我記得在之後好幾個月都在做印象很強烈的夢,我有時候也無法入眠。我認為當你將那麼多的重心放在一件事情很長一段時間,那會在未來仍對你造成影響。但那不常發生,我很懂得何時該放下。

 

ESQ:你認為海外觀眾會最喜歡這部戲的哪一部分?你認為他們會喜歡自己的國家在劇中被呈現的方式嗎?

DH:這很難說,我認為如果你的國家出現在劇中的話,那麼就是有案件發生,我們會去那裡解決案件。這要看情況,因為案件在每個地方都會發生,我認為這很有趣,在旅行這方面人們會喜歡它,在觀看的時候也能得到教育機會。但在另一方面,如果這是你的國家,我想有時候你還是會說「噢,那才不是泰國。」你當然能夠區分出來。我認為這部戲敘事手法很好,故事也很好,但最後我們要傳遞的訊息不是要你別去旅遊,我們也不是想去將這些國家妖魔化或陷它們入罪,我們只是想要讓你知道人們真的要旅行,還是得保持警醒,並做出聰明的決定。我們有很多集其實只是關於人們做了愚蠢的決定,而這與國家並沒有關聯。每個國家都有犯罪,每個國家也都有貧窮,事實就是如此。所以這裡面很多的故事只是要說,「嘿,深呼吸,在你真的要旅行前,先好好想清楚。」

DANIEL HENNEY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6年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