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杜拜,你可能首先會聯想到那裡的七星級帆船酒店,或是在街上到處跑的高價跑車,但你可能不知道,在這塊從沙漠中建立城市,卻充滿著與眾不同的創意能量及文化激盪。今年,杜拜設計節策展人Cyril Zammit 來台邀請台灣設計師赴杜拜參展,我們也聽聽他怎麼看待台灣創作與中東風格的相互激盪⋯⋯

 
Text by 張世文 Image:courtesy of 台灣設計師連線

近年,杜拜政府致力於打造杜拜設計園區(Dubai Design District),將設計與城市觀光產業鏈銜接,其中第四年的杜拜設計節則走高端設計路線,主打「中東、南亞唯一的設計收藏展」, 整合罕見的中東設計師作品,並逐年增加美洲、歐洲、亞洲邀展作品,展現杜拜想要成為東西設計樞紐的強大野心。邁入第四屆的杜拜設計節,過去亞洲僅邀請了日、韓設計師參展,這一次策展人Cyril Zammit特地來台邀請台灣設計師合作,將台灣結合設計與工藝的精品帶到中東。

Cyril Zammit並不是第一次來台,他也注意到台灣的設計實力,尤其是文化與精品的結合,更是他喜歡的作品,「我發現台灣有很多年輕設計師,他們不但有想法,更很願意到國外吸取經驗,也對自己的作品相當嚴格,確保每個細節都符合自己要求才肯展現,這是完成度很高的設計能量。」他說他喜歡台灣懂得把傳統技藝包裝,用新風貌把它帶進21世紀,「換句話說,你手裡那個茶壺,和外婆那個時代的茶壺,雖然是同一種元素,但有了完全不同的思考和風貌,這是很棒的!」

從第二屆杜拜設計節起,Cyril Zammit就想邀請台灣設計師赴杜拜參展,但限於經費未能成行,「全世界的人聽到杜拜,就覺得那是一個很貴的地方,於是就會以『我們沒去過中東,這一趟花費不便宜』為由婉拒,這其實讓我有些尷尬,沒事幹嘛在讓人望之生畏的地方辦展?」不過,他仍然努力地邀請世界不同各國的設計師到杜拜參展,藉此交融東西文化,進而碰撞出不同的火花;今年,包括台灣等來自東西不同文化的國家,都有藝廊與設計師參展,像貝魯特的LED燈、可拼湊式駱駝皮座墊,或是從首爾來的碳纖材質家具、墨西哥的塑料木頭桌等,種種文化與材質交互撞擊,也讓這一場訴諸「高端」與「創新」的設計節慶,提供了與歐美設計展完全不同的多元選擇。

「在杜拜,你每天都在寫下新的歷史。」Cyril Zammit興奮地說,正因為這片沙漠廣大無邊際,任誰都可以在這裡擺脫舊的思維與限制,創造新的可能,「這也是台灣與杜拜的共通之處。」他說,杜拜所在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台灣的面積相近,加上積極的工作動力與豐富的創造力,讓兩個國家都充滿活力,「甚至連高樓大廈都拼命地向天空的極限發展。」在他眼中,台灣是一個積極創新,但卻又努力保持當地傳統文化的國家,他看到台灣的年輕設計師由傳統技藝出發,成功地把技藝使用在當代創作的作法令他驚訝,「這是扎根於文化,並重塑傳統物件進入當代社會的示範,對於極度追求新鮮感的杜拜會是強烈的刺激。」Cyril Zammit說,這是他在台灣看到最有活力的一面,「我期望它能造成的文化衝擊。」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4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