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月即將上映的電影《金牌特務》(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中,奧斯卡影帝柯林.佛斯(Colin Firth),初次在螢幕上展露拳腳功夫,這聽來似乎和他廣為人知的英國紳士形象大相逕庭。然而大多數人恐怕第一次看過預告後,就會認為沒有人比他更適合這樣的角色了。

Text by 廖子良 Photographs by Greg Williams Information by 20th Century Fox

 

在電影《金牌特務》中,柯林.佛斯飾演的機密獨立情報組織裡的資深特務,他為了培訓新人而在倫敦四處尋找,因而遇到了終日無所事事卻相當具有潛力的新人伊格西(由泰隆.艾格頓Taron Egerton飾演)。和一般特務類型不同的是,本片中佛斯所效命的「金士曼」情報組織中的特務,除了身手矯健、招招致命外,外觀與舉止方面更勝於頂尖的白領菁英。

要說最接近那形象的角色,大概非電影《007》系列的主角詹姆士.龐德莫屬了。儘管曾與其中一位導演見過面,佛斯承認自己似乎從未被考慮過,如今接演了這部片後,更有可能為他開創新的挑戰領域。

哈利.哈特──佛斯扮演的頂尖特務──看似位溫和正直的男人,身穿薩佛街(Savile Row)的高級訂製西服,但同時也是個冷血殺手。這和佛斯長期在戲裡戲外的形象至少符合了一半。

事實上,導演馬修.范恩(Matthew Vaughn)找上他來演出這個角色,也是因為觀眾不太可能將他聯想成一位身手了得的特務。「他只是看上我詮釋紳士的那一面,在我之前作品裡的形象,」佛斯說道:「他說他想要讓這個角色看起來,對方壓根不會相信他是個冷血殺手。」

聽起來似乎大家低估佛斯的能力了,不過這正是導演希望達到的效果。讓那些以特定形象著名的演員,不管是劇情片或是愛情喜劇,在他們所不熟悉的片型中演出與他們的形象有著衝突的角色,通常能帶給觀眾驚喜。就像是如果今天傳出馮.迪索(Vin Diesel )要演出下一部《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的達西先生,我想很多人也會湊熱鬧地想進電影院一探究竟。

但為了要讓那些懷疑的人瞠目結舌,范恩要求佛斯認真接受訓練,因為「找特技替身誰都會,那就不稀奇了。」

他在開拍前的一年左右首次與導演會面。當時他便感覺這並不是個尋常的計畫:一般來說導演敲定了演員,讀一下劇本,劇組幾個月後便開始進行拍攝。然而范恩給他的感覺是:我在做一件大事。這是個長時間的計畫,感覺上頗有規模。其實范恩當時還沒完成劇本,但在比一般常理更早的時間就通知演員,是想在繼續寫作之前,先確定他的卡司。「我猜想如此他才能在後面的劇情裡,先在腦中為我量身訂做角色。我沒有劇本可讀,我本身也不是漫畫迷。我現在是了,因為他給了我漫畫書,強迫我看。」另外范恩預先警告他接下來會有的訓練,問他是否已準備好了,因為那將花上一段時間。「他說『你會全身傷痛,最後一定會恨我的,』他說的都是真的!(笑)」

生長於英國漢普郡(Hampshire)的佛斯,歷經了漫長且輝煌的演藝生涯:最為觀眾所知的包括英國BBC版本的《傲慢與偏見》、《BJ單身日記》(Bridge Jones’ Diary)、《愛是你,愛是我》(Love Actually),而後他在《摯愛無盡》(A Single Man)中扮演為痛失愛侶所苦的男同志讓他首次獲得奧斯卡獎注意,而後在《王者之聲》(The King’s Speech)中飾演患有口吃問題的喬治六世更讓他一舉拿下最佳男主角獎項……他當初確實是想接一個從未嘗試過的角色,結果證明他很喜歡它。是的,他帶著微笑說道,的確有很多時候,在疲累的一天工作結束後,處理著身上的刀傷與瘀傷,他一遍遍問自己為什麼非得接這間諜片的動作角色不可,但最後的成果是很值得的。

佛斯經過了數月密集的訓練,讓自己的體能狀況到達顛峰,好迎接這動作角色的挑戰。除了他自己原本的教練,還包括有特技指導布萊德.艾倫(Bradley Allen)親自挑選的團隊,都是范恩找來協助本片拍攝的助手。

「訓練約持續半年,一天3小時,」他解釋道。「一天3小時,每天都得跟這群厲害的團隊一起訓練。我從出生就完全不是個當運動員的料。這等於是讓一個50幾歲的男人從頭開始練起──應該不能說是從頭練起,因為我一直有請教練,做一些一般中年男子為了維持健康體態會做的運動。」

A1GW1513_f2

中間佛斯在與馬修商量後,還抽空跑去拍了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魔幻月光》(Magic in the Moonlight),當中他是一位不相信超自然能力的魔術師,卻愛上了艾瑪.史東(Emma Stone)扮演的通靈者。聽起來又退回原點?然而當他在法國拍片時,每天早上仍要與教練訓練一個半小時,然後才去片場。拍攝時間作息是不正常的,所以當他專注在工作時,常常忘了吃東西,直到感覺到餓得發暈,才趕緊去買個法國麵包充飢。當我從法國回來時,反而變得太瘦了,「我發現人們會懷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問說『他生病了嗎?』但基本上這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工作消耗太多熱量,只需要多補充一點回來就好。他們會跟我說「吃胖點」,給我各種高蛋白粉末之類的東西。我說「我不需要這些東西,相信我,只要給我一個星期還有漢堡,我就會胖回來。」

幸運的是準備期間與他合作的都是一些業界頂尖,他的教練是英國跆拳道代表隊的教練,他們已經和他合作超過10年的時間了。還有成龍的訓練團隊也被找來協助本片拍攝,陣容看來是人才輩出,像是Rudolf Vrba是六次的泰拳世界冠軍,而Damien Walters是奧運體操金牌得主。有了這樣的協助讓佛斯更加注意到自己需要迅速迎頭趕上。

「絕望的前幾個月訓練,不只是感到很痛苦,而且還感到羞愧,要看著這些厲害的人為我放慢腳步。」

「他們一定在想,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他真的能夠達成目標嗎?他有沒有自我要求?他的意志夠堅定嗎?他力量夠嗎?他適合做這個嗎?最後,義無反顧的堅持終究成功了。」他說自己真的用了全心全力,是發自內心想要接受這個挑戰。

而不可避免地,過程中總是會受點傷。但劇組還請來了專家確保演員能夠在10分鐘內再次回到鏡頭前。他因為要摔人,翻筋斗之類的動作,傷到了肩膀。有趣的是在特技打鬥現場,瘀傷有點像是榮譽勳章,他記得有次他的左手臂上有個很大的瘀傷,而那些特技人員手持攝影機衝過來,大喊「太好了!」

「攝影機比護理人員先到,因為他們要證據,證明是我親自上陣的。他們說『你現在打得很好了,觀眾開始不相信是你親自上陣了。』他們說『找拍B-roll的人進來,』我通常不喜歡B-roll的人進來,但為了這個,我很歡迎,我說『一定要留下證據』。」

提到電影完成後,他是否有意願再進行類似的挑戰,他表示至今仍很懷念拍攝的過程。事實上,在拍攝一場於教堂發生,精心設計過的大亂鬥場面時,他便有了此想法。「我環繞四周心想『我要再拍動作片』。我很清楚地有這樣的念頭。學習的過程不簡單,但學習新事物並感覺自己能夠駕馭它,是令人嚮往的。」

再來是與這些團隊間的情感,佛斯認為在一開始團隊對他並不抱多高的期待,跟他一樣都對自己沒有信心,但這對他來說反而是個贏得認可的過程。他開始自發性地努力,準時出現,並準備在每天的3小時後花額外的時間練習,總是願意再來一次,直到達到導演要求為止。「我必須靠自我的熱情去彌補先天的不足。」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2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