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聶永真近期推出生涯第二本作品集《#tag沒有代表作》,收錄從2009年截至目前為止最能代表自己的眾多作品,對他來說,這不只是5年來的軌跡紀錄,更象徵著身為設計師的一個理想狀態。

Text by 郭璈 Photograph by 蔡明宗 Image:courtesy of 自轉星球出版社

「永真急制Workshop」工作室隱身在安和路林蔭道路旁的民宅中,幾年來始終如一,維持一貫的低調、簡單,室內幾台電腦、桌椅,周圍隨性堆滿紙箱、書報雜誌與唱片,「這裡也是有整齊過啦!」聶永真笑著說。但說實話,我想每個踏進這裡的人,應該沒有人會嫌棄這裡的凌亂,畢竟多少令人驚豔的設計作品全都是誕生於這處幾坪大的居家空間,眼前這位看似娃娃臉面容的大男孩,在兩年前,以年僅35歲之姿成為台灣首位進入「瑞士國際平面設計聯盟」(AGI)的設計師。他是聶永真,說他是當代最重要的一位設計師也不為過。

出生六年級中段班,永真自小喜愛華語流行音樂,身受當年台灣滾石雜誌影響,「設計具有明顯年代性,有時依據設計樣貌就可以很明確地分野出每個年代的風格。」2011年幫林宥嘉設計專輯《感官世界》封面是他設計師生涯重要分水嶺,不光是第一位獲得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獎與拿下德國iF傳達設計獎這兩件事,「作這案子時,並未知道隔年金曲獎會增添『最佳專輯包裝』,只純粹覺得作了張很滿意的專輯,因為國語流行唱片一直有較多限制,而那次我用了比較非主流的意象,最後成品我也很滿意,但我從未預料會帶來這麼大的迴響。」他直言,10年前做出來的一些東西是會被唱片公司駁回的,不過每個設計師一定都會更喜歡越接近現在時間點的作品,「《感官世界》後,我與客戶的考量拉扯間,我發現自己的主導性會加強很多,也就是說,2009年至今所集結成的這本作品集,不光只是這5年的紀錄保存,更象徵我身為一位設計師最理想的狀態。這本作品集,你很清楚客群是針對我們這一行設計相關產業的朋友,我就比較不擔心會作得太深、太主觀,也會避免過度的炫技。」

ZY8A0283人生最重要的事

即便頂著各界賦與的龐大光環,眼前這位享譽國際的設計師,說話卻沒有一絲絲的造作與傲氣,展現輕輕的斯文氣質,個性低調樸直的他,自嘲私下生活相當無聊,「我沒什麼娛樂,對某些人來說或許稱得上乏味,可能是腦袋浪漫的念頭都用在工作上了。」但他也指出,與其把設計當成工作,到不如將它視為「人生當前最重要的事」。

一直以來,永真都希望憑藉自己的能力去服務社會大眾,前陣子無償為台灣太陽花學運設計廣告版面登上紐約時報,別具指標性,「那次就真的打從心底想幫忙,那則廣告對我來說就是服務社會的行為,我很擔心別人將我扣上消費學運的帽子,所以我並沒有將它納入在我的作品集裡。」永真說,這個業界有很多出色的設計師,但好作品不等同有機會去回饋社會,對此,他深感榮幸與感恩,也衷心感謝有人給他這樣的機會,讓更多人關注事件。

談到回饋社會,永真眼中閃爍著光芒,有著一張baby face的他實在不像是步入37歲的樣貌,對於未來,他也沒有太多欲求,「我只希望未來的自己,心仍然從容,但作品依舊能保持想要的水準,錢嘛夠用就好,工作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快樂,只要心裡能舒服,工作做到老都沒有關係。」

【完整內容請見2014年10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