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以17歲的稚齡在溫布頓網球錦標賽大放異彩,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已在我們眼前由青春亮麗的少女,長成了在球壇與鏡頭前皆令人更加驚豔的女將,這次Esquire有難得的機會與莎拉波娃坐下來聊聊,從她對最愛事物的投入,到她幾乎等同於個人trademark,擊球時的吼叫聲都沒錯過。
Text by Cal Fussman Photographs by Pavel Havlicek Translation by Charles Liao

 

莎拉波娃背後有相當多有趣的故事:像是她是怎麼在7歲時就離開俄國前往位於佛羅里達州的尼克.波利泰尼網球訓練營(Nick Bollettieri Camp),只為了一圓她的夢想?她是如何在沒有手機和e-mail的年代,超過兩年不見她的母親還能撐過來的?她的父親是如何當卑賤的洗碗工來養家的?

她又是如何由這樣的經驗獲得力量,於2004年時才17歲時便贏得了溫布頓錦標賽冠軍。而從此以後,更贏得了34次單項冠軍及5次大滿貫──除了大小威廉絲姊妹外,比任何現任女子網球選手都還要多──即便她一直為肩傷所苦,如果其他人的話可能早已退休了。

愛上她的故事是一回事。但除了那個故事,她打球時惡名昭彰的吼聲和她不屈不撓的意志,我真的對莎拉波娃了解不多。

我認為,了解故事後的這位女性是否可愛的方式,就是問她喜愛什麼。

ESQsharapova999A.jpg

I Love…

ESQ:妳成長時是講俄文的。你喜愛英文哪裡呢?
瑪麗亞.莎拉波娃(以下簡稱MS):我總是愛聽人們說「老兄」還有「好棒」這些字。

ESQ:音樂呢?
MS:我愛聽U2。他們的歌曲帶我回到我生命中的不同時刻。〈Where the Streets Have No Name〉總是帶我回到我還是小女孩時開著車在佛羅里達到處公路旅行,去參加巡迴賽的時刻。它甚至到現在做長途旅行時都還是很搭,特別是當你在荒涼的地方時。你的人生感覺好像很令人興奮,然後你四處看看就了解這裡沒什麼特別的。

ESQ:妳時常都在旅行。你對於待在家裡最喜愛哪一點?
MS:在我自己的床上醒來。我所享受最棒的樂事是你容易忘記的東西,是人生中真正的喜樂──那些不起眼,居家的事物。能夠走到我自己的廚房,用份量剛剛好的牛奶把奶泡做成我喜歡的樣子,自己沖一杯咖啡。

ESQ:妳比較愛哪種狀況:收到禮物或是送禮?
MS:我超愛從別人那收到禮物。我愛整個買禮物的過程。我愛耶誕節慶的整個體驗。在一年之中,我會注意別人說他們想要什麼,或是他們找不到什麼,而我通常會做一份筆記。我會把它存在我的手機或是筆電中。到了11月時,我就會拿出這張清單。我喜歡包禮物,寫卡片。我對那些不喜歡假日的人是個耶誕噩夢。

ESQ:買禮物很難嗎?
MS:我總是很珍惜人們送我的東西,但我很挑剔。我知道我喜歡什麼,所以要送我禮物不容易。我可能會喜歡收到的東西,但喜歡的卻是和你給我的那個完全不一樣的顏色。所以如果你送了我不對的顏色,你大概會看到我的失望,因為我不擅長隱藏情緒。但很多與我親近的人都知道我喜歡什麼。而我又是女生──所以你送一雙漂亮的鞋子能出什麼錯?

ESQ:花呢?
MS:太陽花讓我感到快樂。

ESQ:妳為什麼喜愛你的網球拍?
MS:我總是認為人和他的球拍有著非愛即恨的關係。在你的身體與擊球點間有個物體的運動項目並不多。如果你出了錯,你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你的球拍──因為那就是犯錯的東西。但實際上,你才是控制球拍的人。

ESQ:妳的母親有什麼讓你喜愛的地方?
MS:她對生命的誠實態度;她的遠見。她也許會想要參與這些看來美好的事物,但她總是在一旁,除了當我母親從不會渴望干涉其他的東西。
ESQ:妳父親呢?
MS:他逗我笑的方式。當我們兩個都知道我打得很爛時,他會拿起電話並直接地說:「那是怎麼了?」那是個好的開場白。他比任何人都要更了解我,而且他說話的方式讓我想笑而不是覺得氣餒。

ESQ:妳喜歡吼叫嗎?
MS:不是我喜歡吼叫,這只是我從很年輕時就開始做的事,而我從不回頭。它就是如此了。

ESQsharapova999B.jpg

ESQ:妳對於在17歲時就贏得溫布頓錦標賽有什麼當時不懂的喜愛之處嗎?
MS:我當時愛它的理由和現在相同:驚喜的元素。那真是相當出乎預期且令人滿足,在短暫一刻間充滿了許多感覺,你無法完全理解它。在那個時期那麼年輕便贏得大滿貫是相當少見的。現在21或22歲的人便被當作很年輕了,所以這讓我了解到那是多麼重要的成就。

ESQ:妳對於贏得某些巡迴賽的喜愛會多過其他的賽事嗎?
MS:我沒生過小孩,但那個問題對我聽起來像是:「誰是你最愛的小孩?」

ESQ:妳對與小威廉絲(Serena Williams)對打有什麼喜愛之處嗎?
MS:我愛和最棒的人對打,而小威廉絲已經是第一名好幾年了。我知道我要打敗她還得更加精進。藉由提升自我水準與標準,在不知不覺中,我們也會提升她人的水準,因為他們會想以打敗我們為目標去努力。

ESQ:妳為什麼喜歡「勇氣」這個字?
MS:勇氣有許多定義。對我來說,它是關於相當有限的回憶──當你不會思考太多時。我認為你擁有較多勇氣,是在於你無法回頭去檢視那到底是個好的或壞的經驗。那樣的話,你就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那樣的疑問會強迫你不斷地前進。

ESQ:你有任何使你心情好起來的寵物嗎?
MS:是的,我有隻狗。他的名字是Dolce。我喜歡他肥肥的,而他也知道這點。這個嘛,不,他不肥。我們就說他是隻尺寸比較大的博美狗好了。他吃人類的食物,喜歡菲力牛排,如果我給他支胡蘿蔔,他會把它叼著到處跑………噢,天哪,你讓我的生活聽起來好糟糕。「她喜歡喝奶泡份量恰到好處的咖啡,還有和她肥胖的小狗坐在一起。」聽起來真像個怪胎。

ESQ:不不不,瑪麗亞。恰好相反。我們聽得越多,就覺得妳越迷人。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5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