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的Lara(梁心頤),在前些日子推出了公益單曲〈滴答〉,這是她自己當老闆後首度音樂創作回歸,昔日的音樂甜心似乎也越發性感成熟,想當時,二八年華即出道成為創作歌手,細數其音樂作品,裡頭總看得見她對民謠與搖滾的熱忱,再對照她現實生活中的個性,的確執著中有種倔強的可愛,畢竟對她而言,改變,從來就不是時間性的問題,想脫去她的糖衣,只有等她自己點頭才行。

 

Text by 郭璈 Style by 王綺琇 Photographs by 林茂盛  Special thanks to 宏盛水悅

lara4

專業歌手的生活與辛酸究竟是什麼模樣?當年Lara還未成年便深知熟稔,這樣的青春,看似比多數人要來得早熟,但她始終保持甜美的笑容堅強面對。她笑說,自己在家是老么,從小受盡呵護,卻也沒想到16歲就出道,直到兩年多前和姊姊一起成立多媒體公司,才算是深刻體認到成長後的責任。可仔細想想,現階段的她也才不過二字頭年紀,卻已然擔起經營公司的重責大任。身兼創作歌手與經營者、奔波於電台主持、更自動自發辦起網路讀書會的活動,在三月後,也將開始為《小時代》音樂劇的巡演做準備,雖總有分身乏術的焦慮,但她也坦承,這樣的生活的確比較適合自己。長期致力於公益活動的她,前陣子發行單曲〈滴答〉,所得全數捐出,為關注弱勢兒童三餐問題盡一份心力。新曲MV由親姊姊執導掌鏡,Lara自己也親身監製規劃,MV裡的她,抹上濃妝後複雜的情感宣洩,乍看之下似乎與以往判若兩人。

她說,〈滴答〉還算是大家比較熟悉的曲風,「但我新專輯想做些不一樣的,例如電子類的風格,這些日子我一直不斷在研究與實驗。」昔日的純淨女聲如今要大玩電子樂?這似乎有點難想像,「以前的我很排斥電子音樂,覺得那很不真實,可是我現在發現,其實電子樂也就是個媒介,而且是很屬於這個世代的sound,所以我也開始試圖去找尋,到底屬於我梁心頤自己的電音是什麼樣子?」當然,這位搖滾少女也表示,自己還是非常熱愛搖滾和民謠,「我想對我來說,那就像是一場停留在七○年代的美夢,這陣子我都盡量讓我自己試著活在當下,而不要那麼緬懷過去。」

我突然回想起幾年前她的那張《自由靈魂》,專輯概念的紮實程度可說是華語唱片市場少有,跳脫了流行市場本質,拒絕數位後製的過多修飾,強調最純粹的音樂本質,昔日的鄰家女孩竟唱著草根濃厚的成熟樂曲,令人驚豔,這位個頭嬌小的女生,美麗的軀殼裡竟住著老靈魂。自認求知慾高,算是標準的好奇寶寶,總喜歡把每件事的來龍去脈與邏輯了解透徹,以前面對工作──尤其是音樂之外的事,總是會有成千上萬的疑問與不解,現在自己跨足越來越多幕後製作,終於真正體會到,為什麼人家常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我開始更珍惜很多東西,也逐漸明白,一個project的幕後要靠多少人的傾力協助才能完成。她笑說,女孩是被照顧的;而女人,是可以去照顧他人,承擔責任蛻變後的她,也試著開始用不同的角度去檢視自己身為創作歌手的本質。

原以為,創作歌手總是會將心力投入在音樂創作上,對於鏡頭前的情緒拿捏總未免生疏,但我不得不承認,這樣的顧慮的確是太小看Lara了。當天連攝影師都未料想到,笑容甜美的她,竟也能透露出嫵媚的眼神與肢體動作,就像是調皮的精靈般,前一秒還是鄰家女孩般的可掬笑容、下一秒的性感表情又不禁令人心跳加速,你以為這只不過是從女孩變成女人的必經轉變?可有著典型金牛座個性的Lara,對某些事情總有著一定程度的固執,「對於改變,只會在當我自己內心想改變的時候,我才會去實踐,而且會變得很快;可是如果是別人想要推我一把,我可能還會堅決地拒絕。」

lara3

保持天真的成熟
當人開始成熟,看事情的角度也會越來越廣,訪談過程中不難發現,Lara依舊保持著她的天真,以及那股身為創作歌手的自覺與執著,但或許是獨立單飛後的心境與創業後的成長,現在的Lara,開始懂得保持marketing的思考模式來看待自己的演藝生涯,而不單單只是「當個創作歌手」就能夠滿足。更何況,自己現在也是多媒體公司的老闆,現在的Lara,聊起造型宣傳、MV劇本言之有物,她認為,視覺跟音樂綁在一起是無可厚非的趨勢,「尤其在資訊爆炸的年代,你的東西一定要在每個條件都很對的情況下,才會被大家所注意、認同。雖然這和我以前的創作理念截然不同,我以前真的滿單純,我以為,只要好好做好我的本分,總會有想要認識我的人,但現在我開始會比較用比較客觀的角度去檢視自己。」

「因為我國中、高中都在天母的美國學校,我入行時,朋友們其實都已畢業出國,我在一瞬間沒有任何朋友,有時候藝人又會給人一種距離感,現在回想起來,那陣子我還蠻悶的,直到這一兩年我才發現,其實不用太去顧慮別人會怎麼看我,也才很認真去認識很多人,不僅止於客套表面工夫,是很認真的在交朋友,這是我自己累積的support systems,我很滿意有這樣的成長。」她笑說,演藝圈總是過於浮誇,總得回歸到平凡的真實,與親友愛人相處的瞬間,就是自己拉回現實生活的最好方案,「為此,我希望自己可以多一點耐心,以及多一點溝通的誠意去解釋和包容所有人。」頓時間,我彷彿了解到,演藝圈對Lara來說,就像個虛幻的遊樂園,排行榜第幾名?點閱率要多高?這樣的空虛競賽其實她也並不是那麼在意,比起那些稍縱即逝的光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更是她想握緊珍惜的美好畫面。

lara2

分享音樂的初衷
因為父親的緣故,Lara的童年幾乎是在The Beatles的樂聲中成長,關於童年的記憶有很大的篇幅,小Lara是坐在老爸的車上,聽著收音機裡的卡帶傳來屬於那個遙遠年代的美好,幼小心靈也逐漸被搖滾樂所滿足與啟蒙,談起最愛的音樂,Lara的語調藏不住喜悅,那是她生活的一部分,稍稍窺探她心底深處,不難發現,眼前這位天真甜美的女孩,腦袋裡關於音樂古靈精怪的想法還真不少(而且懂很多),她喜歡Jewel Kilcher的創作與多元唱腔、也迷戀Elliott Smith慘情憂鬱的失真耽美,前者是從學生時期就鍾愛的創作女聲;後者的lo-fi風格則讓Lara體悟到,藝術這種東西,並非在追求滿分與完美,就算有些微瑕疵,只要能夠觸及人心、感動靈魂之事物,才稱得上是藝術。

天馬行空的思想搖擺在主流市場與獨立音樂間,其實Lara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不管今天是用何種方式詮釋自我,骨子裡依舊是那位熱愛音樂的女孩,與其說她改變立場,倒不如說,現在的Lara變得更開朗與開放,「以前出道時,多多少少都還是會有點創作歌手的倔強,就是要做自己想要的東西,沒有人懂也沒關係,但其實我內心深處,還是會希望有人懂我、可以透過音樂認識我,所以我開始主動找尋更多的媒介,來強化這個觀念。有一陣子我發現,我好像是為了創作歌手的身分在創作,現在的我,如果要發專輯,其實會回到最開始分享的初衷與誠懇,那會是我經過累積後所研究出許多新的東西想要分享給大家,我才會去發這張專輯。新專輯製作了很久,希望能在春天──最好是在五月──我生日的時候,能有一些新的單曲再推出來。」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3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