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創始人,38歲│台北,2015年9月2日訪問。

Text by Albert Lee Image:courtesy of 興華酒藏

距離中田英壽宣布引退的2006年已過了九個年頭,這些年來他的聲音不多,但其實還算活躍於時尚圈,而就在九月台灣這兩場活動前不久,我特地搜尋了一下Google,發現出現最多的是幹鞋哥王偉忠。中田英壽的時代結束了嗎?我不認為,這麼一個天才型的人物,他的一生註定不只於此,肯定會在其他領域發光發熱。

而這一切的答案,也許就在這九年裡他做了什麼。前三年他到世界各地遊歷,在旅途中常被人問及關於日本的事,才突然發現對於這個生長的地方所知有限,於是之後四年他回到日本,走遍大城小鎮,去學習日本最在地的文化。而這麼一個隨性的人,最後鍾情於日本手工藝──一個需要全心專注的領域。

其實隨性只是中田英壽外顯的特質:當年全世界都認為他退得太早,但他說引退就引退,沒得商量;問他覺得自己最偉大的成就是什麼,他說都沒什麼;問他最喜歡的職業是什麼,他說他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算是什麼特定職業;問他接下來的下一步是什麼,他回答不知道、再看看!

也太隨性了!

然而做為一個足球員,而且還是曾經攀上世界頂峰的足球員,你能說他沒有一股常人無法企及的專注力嗎?日本手工藝所需的專注力吸引了他,不論是造鞋、木工、農耕、玻璃、刺繡……,只要是他感興趣的,便會與師傅虛心請教。他覺得要發揚日本文化,得要讓世界看得到日本工藝有多精彩,而這精彩源自於做什麼都全心投入的專注。

於是他選擇的第一個起點,就是日本最傳統的清酒。他告訴我,幾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日本料理,但知道日本清酒的就相對少了,而瞭解日本清酒到底能厲害到什麼程度的人,更是如鳳毛麟角。他覺得日本有很多酒造能做出好的清酒,但會賣的人卻很少,於是他決定成為將日本清酒推向世界頂端的第一人,讓世界知道日本清酒到底能有多厲害。

在時尚圈打過滾的中田英壽知道,世界頂級精品名牌的立基點,在於他們對所有細節與品質的堅持,而這樣的要求也讓他們擁有更高的知名度(與售價),於是把這樣的概念運用在自己的清酒產品上。他親自走訪日本200多間酒造後,覺得與位在日本山形縣的高木酒造在理念上最為契合,高木酒造最著名的「十四代」系列清酒是被喻為日本第一清酒的夢幻酒。他們至今仍由家族世代相傳,且釀酒過程幾乎不讓外人參與。中田英壽說他「跪求」了很多次,才打動高木酒造支持他的理念,不僅同意幫中田英壽特製頂級清酒「N」純米大吟釀,更破例讓他參與全部釀造過程。

要做就做最好的!他選用有「酒米之王」稱號的山田錦做為麴米及素有「幻之米」之稱的愛山米做為掛米來釀造,並只選用在氣候、土壤條件都完美的兵庫縣種植出來的特A級米。且「既然要提高國際知名度,就要讓外國人一眼就能記住。」於是請到知名設計師佐藤大,替「N」純米大吟釀設計瓶身。

他甚至在試飲時,要求我們用高腳的紅酒杯來飲用,因為「N」純米大吟釀擁有不遜於法國頂級酒莊的實力,用紅酒杯更能感受它獨特的香氣及韻味。當然它的售價也媲美法國頂級酒莊──一瓶36,800元,所販售通路皆需中田英壽同意,他只要產品出現在最頂級的地方。由於是要向世界推廣日本文化,所以只在日本以外的地區販售,而極其龜毛要求最好的原料,讓它的產量非常稀少,一年只得600~1000瓶,台灣這次只分到了50瓶,當真是物以稀為貴。

這樣的概念在精品市場早已行之有年,然而用在清酒上真的行得通嗎?要知道清酒保存並不如葡萄酒放愈久愈好,若置於一般酒窖約1個月內得喝完,若要擺放個3、5年得保存在低於零下5度的環境,想要成為藏品幾乎不太可能。中田英壽說,就如同在足球場上想成為第一,他也希望日本的清酒能站上世界第一的舞台。以這樣的方式推廣日本文化或許辛苦,但他覺得和踢足球那時比起來,一點也不辛苦;或許有不認同的聲音,但他覺得不重要,因為他是在做自己認為對的事,讓世人能真正見識到日本文化的精髓。

這樣的中田英壽,我們相信他人生的下半場,絕對會比上半場更加精彩。

 

 

中田英壽

曾為日本職業足球員,有日本國寶之稱,代表日本國家隊出席1996年和2000年奧運會,以及1998年、2002年及2006年世界盃,於1997年奪得日本聯賽最佳球員,且在1997、1998年連續兩年得到亞洲足球先生殊榮,更是唯一一名入選FIFA 100名單的日本球員。2006年7月3日,隨著日本在2006年世界盃在分組賽出局後,年僅29歲的中田英壽在其官方網站上宣布引退,正式結束球員生涯,尋求更精彩的人生下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