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賞櫻是日本傳統習俗,氣象協會每年都會發佈預測開花日期的「櫻前線」,柔美花瓣紛落在日光樹影間,對於那樣的畫面,總有股莫名憧憬蔓延,異國文化的魔力自是難以抗拒。基因有著日本血統的郭侑紀(Youki),渾身上下正散發著大和女性的櫻花氣質,且讓我們與她那雙會說話的無辜明眸談場戀愛,因為她的緣故,君子們的春天提早到來。

Text by 郭璈 Style by 王綺琇 Photographs by 林茂盛  Special thanks to 國泰商旅台北慕軒Madison Taipei

必須先說,此次訪問過程,與侑紀的對話完全不需要經過任何翻譯,嚴格講起來,眼前這位「從日本來的女孩」,可是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昔日藝名加藤侑紀的她,其實是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統,但看著她姣好深邃的容貌輪廓,說她是混血兒倒也不會是過分誇張的讚美。

童星出身的她,12歲就開始演戲,算一算,那還是國小六年級的黃金童年,正值貪玩的年紀,小小侑紀就開始往劇組跑,在日本發展多年,對她來說,演戲這件事,已經完完全全融入在生活中的日常,「雖然一開始的初衷,只是想學學新東西,或是當作不念書的藉口(笑)。」幾年前在電影《愛你一萬年》中飾演的櫻田橘子,是她首次進軍台灣演藝圈的起點,也是多數觀眾認識她的開端。

近期在台灣獨立音樂大腕角頭音樂的首部大螢幕作品(改編自同名音樂劇與紀錄片)《很久沒有敬我了妳》中,侑紀飾演一位從小在國外長大的音樂家封或芸,因為父親遺物留下的半張樂譜與NPO(國家愛樂管弦樂團)年度旗艦計畫的任務,因緣際會來到了台東卑南族南王部落,意外展開自我認同的尋根之旅。一改以往樂觀開朗的角色性格,這次侑紀在片中所飾演的指揮家,就像個冰山美人,多變的戲路與大量的內心戲鏡頭令人驚艷。為了詮釋片中大量的樂團指揮鏡頭,侑紀也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去習修專業的指揮課程,也拜訪多位音樂老師,「每位老師的指揮風格都不一樣,有人很規矩、有人很隨性,我試著每個都揣摩,融合出一種最適合自己的樣子。」

稍微推敲一下也不難發現,電影中的封或芸與現實生活中的侑紀有著十分相似的生活經驗,同樣在異鄉出生、成長,侑紀的心中對於台灣,多少抱持著複雜的近鄉情怯,「當年我回到台灣,說是回家,卻也像是來到一個新的國家,和這次飾演的封或芸很像,從小在國外長大,我很自然而然讓自己的生活經驗帶進這個角色,來到台灣以後,我喜歡什麼?我困惑什麼?我都會表現在角色身上。」

IMG_0688

美女的極端個性
如同電影裡一直不斷探討當今社會的族群文化認同,從小在日本長大的侑紀,對於這樣的議題自是無可厚非的親身經歷,父親是中日混血、母親是台灣人,侑紀可說是重疊了三個國家的文化洗禮,不過她說,這樣的身分,大概也只有在國小時期比較受到注目而已,「大概是從媽媽那邊遺傳到的天真開朗吧!我很喜歡自己有著這樣重疊的身分。」身高175的高挑身材的她,在日本也經歷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模特兒歲月,在鏡頭面前展現高度專業的肢體與眼神,那雙彷彿能夠勾人魂魄的濃眉大眼,透露讓人心跳加速的美麗,敬業的她也十分配合,時而歡笑時而撫媚,為我們構築一幅幅怦然心動的迷人風景。「其實大概5、6年沒拍平面了,好像比在攝影機前演戲還緊張。」

來到台灣發展後,侑紀很快地就累積了兩部獨挑大樑的國片作品,從《愛你一萬年》的櫻田橘子,到《很久沒有敬我了妳》的封或芸,兩者角色個性差異十分明確,對於這樣的精彩的演出與詮釋,侑紀覺得,現實中自己也同時擁有兩種極端的性格,就像存在著某種「開關」,可以很快速的切換情緒,「認識我的朋友都一定要習慣一件事,就是我可能會聊天聊到一半突然安靜下來,並不是心情不好或生氣什麼的,純粹是情緒起伏很大。」但她也解釋,自己非常不容易生氣,除了面對工作時會比較嚴肅外,個性溫柔的她,甚至不曾在人面前發脾氣。似乎,是個完美女友的性格,不是嗎?提到喜歡的男生特質,侑紀欣賞達人、職人型的男生──對某件事物、專長非常專精有主見,「我會很欣賞這樣的男孩子,會覺得他很有魅力,當然能將專長變成工作更好,即便這件事我可能一點都不懂。」她笑說,如果要和心儀的男孩子約會,她喜歡不經意的意外勝過繁文縟節,「不用太刻意的安排,也不要偷偷大費周章的準備,因為我一定會發現(笑),我喜歡自然一點,自然到像是意外那樣最好。」

IMG_0785

充實豐富的人生
個性樂觀正向的她,閒暇之餘最喜歡爽快的大吃大喝,面對現階段忙碌的工作與挑戰,他覺得非常充實,「我不太喜歡『忙』這個漢字,一個心加一個亡,感覺很負面,好像失去什麼。雖然最近可能通告太多,常常夢到……我接到電話通知,罵我怎麼沒去工作現場,然後我就在夢裡翻行事曆,好緊張,會被嚇醒。」

居住在台灣已有兩年多的時間,這些日子,她除了演員本業,也兼職教日文、接翻譯,自小習修畫畫的她,對光療指甲彩繪也非常感興趣,花了四個月即學成出師,展現高度天分。但多才多藝的她透露,平常如果沒事,她大多待在家,也不喜歡出門運動,不過,她的恆心毅力倒是異於常人,很多事情只要有了開頭她就不會放棄。10多年前,第一次接到有台詞的戲份,是一個武打動作的演出,「當時我連姿勢都不會擺,特別找時間去特技武術班學武術基礎。」不喜歡運動,但卻為了戲劇而接觸武術,也就當作健身練下去,「也許有一天飾演女打仔的時候就會用到了,我都是這樣跟我自己說。」
最近侑紀正式拿到台灣護照,也以全新的姓氏(從母姓)跟大家見面,關於新年後的新目標,她告訴我們,致力要演出更多「台灣人」身分的角色,「之前都飾演從國外回來的女生,但其實我自己是台灣人,也希望能更接近觀眾朋友一些,不要有太多距離感。」

IMG_0456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2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