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甩肉主演了去年暑期賣座冠軍《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後,許多人總算有機會認識克里斯.普瑞特(Chris Pratt)這位帶著大男孩氣質的動作新星,甚至還登上了Esquire美國版的封面,堪稱是好萊塢當前最火紅的Golden Boy。而緊接著我們又會在這個月上映的《侏儸紀世界》(Jurassic World)看到他,在這次難得的機會中我們與他坐下來談談,加入這部20年來備受喜愛的電影系列中,對他來說是什麼樣的經驗。
Text by Charles Liao Images & Information:courtesy of Universal Pictures、Images.net

 

jw_10-white-cp_0485ESQ:可以和我們談談你的角色,歐文嗎?
克里斯.普瑞特(以下簡稱CP):歐文是退役的陸軍戰鬥員,他相當果決英勇。他的行動很迅速,那是他具備的能力之一。他是位硬漢。他在園區工作,要前往一個負責動物行為的特殊部門,在一個特殊設施中訓練迅猛龍並研究牠們的行為。他喜歡與這些動物們一起工作,但他對「侏儸紀世界」組織高層利用他的研究的方式不太高興。所以他發現自己處於一個很尷尬的情況,因為他其實就是在和資助他的研究的並給他錢的那個系統唱反調。

ESQ:可以談談歐文與克萊兒(布萊絲.達拉斯.霍華,Bryce Dallas Howard扮演的腳色)的關係嗎?
CP:克萊兒是一名負責決策的公司主管。她與歐文非常不同,但你能感覺到他們兩人間有些什麼,他們互相吸引且過去有段歷史。那有點像電影《綠寶石》(Romancing the Stone)裡角色的互動,他們一邊要求生,一邊還得被迫去探索對彼此的感覺。

ESQ:你在好幾年前曾開玩笑被選中演出《侏儸紀公園》,而現在真的變成這個系列的一部分有什麼感覺?
CP:還真是心想事成,我甚至還說了會有《侏儸紀公園4》。這就像那本叫《秘密》的書一樣,只要在一支影片上說出來它便真的發生了。那真的是很瘋狂。我在看第一部電影時才13歲,在當時那就震撼了我。那激發了我的想像力,因為它是刺激與科學的完美組合。展示恐龍們繼續存在的可能性感覺就像真的一樣。對我來說它讓恐龍在世界上走動這種超棒點子變得不是全無可能,而在那時期感覺非常真實。它運用了最先進的電影技術,結合了出色的配樂、驚人的視覺效果、優秀的角色,而整部電影在當時成為了一件大事。每個人都知道《侏儸紀公園》。我記得看到預告時我想著:「什麼!?」每過一陣子總會有部電影對觀眾造成這樣的效果。自從它推出後已過了22年,而它到現在卻還是跟得上時代。所以感覺上是時候再重新拍一次了。這次的故事探討的是在1990年代初第一部電影推出時不存在的主題,例如我們對於在周遭的科學創造奇蹟已變得缺乏熱忱。

dr2ESQ:對你來說成為這部電影的一部分有什麼意義?
CP:我能夠想像這大概感覺就像某人長大後終於有機會能加入他們家鄉的美式足球隊比賽一樣。有一部分我想「哇,我不敢相信這真的發生了……,」但大部分你是想著:「我不能浪費時間想著這有多棒,我還有一場比賽要打呢!」你得去做功課並確保你準備好了。當你到了拍攝現場時,你得準備就緒並讓你週圍的人認為你值得在那裡出現。
ESQ:窺看幕後的魔法是怎麼搞的會不會很危險?
CP:我認為那只不過是我們行為的現實罷了。觀眾付錢是要看鏡頭上的魔法的。所以,沒錯,當你在另一面工作時,你會永遠無法坐在座位上,像個旁觀者似的體驗這部電影。相反地,你也能夠成為這個過程的一部分,而那是我們願意做出的交換。我昨天才在和史蒂芬.史匹柏講話,才讓我知道他從來沒坐下來看過一部自己拍的電影。他成長時有自己最愛的電影,像是希區考克拍的片,而現在他為別人拍出最愛的電影。我們在討論那個時他說:「這就是我們做的事。我們永遠無法完全體驗我們自己的電影,而這是我們帶給觀眾的贈禮。」

ESQ:你如何為這個角色做準備?
CP:體格方面我當然有一套高強度的運動習慣。我做了很多的伏地挺身、跑步、舉重之類的。那佔了很大一部分。至於其他的準備,我們給歐文的背景故事是他以前是個特戰部隊成員,所以他有從軍的經驗。我和海軍成員談了很多,也和電影業中與危險動物工作的人聊過。我有機會在藍迪.米勒(Randy Miller)經營的牧場拜訪他,他與獅子、老虎,甚至是熊一起工作。我得以觀察他的一些技巧。舉例來說,我們決定迅猛龍可能在智力及解決問題的能力方面最接近灰熊。而拿貓作為例子時,牠的思考方式則比較單一路線。牠們比灰熊要危險得多,因為牠們是掠食者,並且是食物導向的,所以牠們是相當強勢的獵人,但解決問題則沒那麼強。我們接著記錄下一條路線來決定我的角色的背景故事會是什麼,他是什麼人,他們又是怎麼到這間主題樂園工作的?有什麼樣的樣的合格標準,會有學校嗎?在那之後,我們想到如果你在研究動物與牠們的行為,並且試著要操控牠們的情況下,你會做什麼?如果你雇用了世界上最棒的人,他們會進行什麼步驟?所以我們一起把這些問題想通,那真的很有趣。

ESQ:與導演柯林.崔佛洛(Colin Trevorrow)一同工作是什麼感覺?
CP:柯林很擅長合作,但他在製作電影時從未失去他自己的觀點,那真的很重要。如果你太過注重於合作,你可能會浪費很多時間,而對於這種電影,時間就是金錢,每一秒鐘都很重要。他相信自己的觀點,並且實施了一個徹底的計畫來執行它。那真的很令人印象深刻。柯林不是隨便從一群導演中挑出來的。他對故事有著有趣的想法,用他自己的點子開始拍攝,對它們也信心十足。像這種電影很花功夫,而我知道史蒂芬知道柯林有能力去完成它。

dr1ESQ:要製作這樣的一部電影會有相當多的期待與壓力,你個人有注意到那些情況嗎?
CP:我們投入拍攝時便相信著我們將製作出和所有人比起來最棒的電影,因為我們的賭注很大,不只是在規模方面,也是和它帶來的影響有關。這是對人們來說非常非常特別的一個系列。人們不希望它被亂搞,它有點神聖,所以你得非常小心。對環球影業來說尊重原始系列的粉絲們是很重要的。他們為這部片雇用了頂尖的高手,從美術部門、後製指導、視覺特效團隊、戲服、到化妝等,每個被雇用的人都是頂尖。當你看到電影時就會了解。那真的很棒,而那正是由最棒的團隊經過數量難以估計的工作後所完成的結果。

ESQ:在拍攝現場有特別讓你記憶深刻的時候嗎?
CP:我有個好朋友,他是位前任特種部隊隊員,他那時在夏威夷考艾島幫助我訓練。他在片中負責特技替身,結果竟然也在電影中得到了一個角色。有天我們只是看著對方說:「這真的是很棒……」像那樣的時刻有過幾回,讓我記憶深刻。

ESQ:他們重新為這部片建造了舊的訪客中心,看到原始電影中的場景是什麼感覺?
CP:我們第一次走進去時,它都被青苔覆蓋著,你可以看到原本影片中被迅猛龍撞掉下來的暴龍骨架在地上,看來就像經過20年了。那是個讓我記憶深刻的時刻。我們做了些類似史蒂芬風格的超棒視覺特效,像是當我跳出一輛在懸崖上的車子,然後它便摔爛了。我們當天才看到他們把車組起來,而那真的讓人回想起《法櫃奇兵》或是原本《侏儸紀公園》之類的電影;那是一種對原始技術的復古作法。也有一些是最先進的技術,還有懸疑又經典的說故事元素,但這也是如大家對今日電影的期待一般現代化。當未來人們再看到這個時,他們會把這個當作我們這個世代的代表作品。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6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