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廣告CF、音樂MV、紀錄片,到劇情長片,之一的《停車》,之二的《第四張畫》,之三的《失魂》,直到最近之四的《一路順風》,過往關注社會議題的他,為何這次卻會被在電影中擔綱演出,同樣具有導演身份的戴立忍說:「他的自我比以往更大」?他如何拍出這一部自己喜歡的「黑色喜劇公路電影」,又同時讓你有種被捅了一刀卻感到爽快的感受呢?進電影院一看究竟之前,先聽聽看他怎麼說。

Text by Joseph Chien Images :courtesy of 原子映像

第一次聽到「鍾孟宏」這個名字,是因為迷戀陳綺貞的緣故,因為她的MV。後來聽說鍾導又去拍了紀錄片,還得到台北電影節的獎。之後又去拍了劇情長片,還是自編、自攝、自導,還聽說他有個當攝影師時候的化名:「中島長雄」。到了2010年,《第二張畫》讓他拿到了金馬獎最佳導演獎,愈加好奇這樣多才、多領域發展的導演,是個什麼樣的人。錯過了他的上一部作品《失魂》,這次多項入圍金馬獎的《一路順風》,覺得怎麼也不能錯過,先看過試映之後,心頭不禁感覺到有種肋骨之間被暗捅了一刀,卻不感到疼痛、呼吸困難,眼角還有了一兩滴感動的熱淚偷偷跑出來。直到訪問了鍾導之後,才隱約地體會到,那就叫做「包容」。

真實的荒謬 嚴肅的好笑
「當時會想到這個劇本,其實是根據一個真實的,小小的地方新聞。」鍾導說到:「就是有一個計程車司機,載著客人到處跑點,整整開了25個小時的車,結果後來客人跑掉了,他一毛錢都沒有拿到。這個事件乍聽之後很扯,但是它就是真的發生在世間上了。」然而,真實事件背後的真相,其實不重要,鍾導倒認為重要的是,他自己想要講的是什麼。

p1550633

然而他想要講的,就是「包容」。「來自不同故鄉的人,在這個地方生活共處,怎麼去包容對方,彼此之間即使沒有完全的瞭解,但是還是能夠有個諒解,這是我們非常想要傳達的一件事情。」鍾導感慨地說,現代社會的台灣人,似乎已經逐漸流失了「包容」的能力。「我們常常講,台灣人的精神是什麼。台灣一直是非常有人情味的地方,但是隨著社會改變的過程,已經喪失愈來愈多了。經常是因為政治的原因,彼此要在裡面爭取利益的時候,那種互相的叫囂、對立,那個是非常不好的事情,尤其是在選舉的時候。這方面的改變,是會讓我對台灣人感到害怕的。」所以他撰寫這個劇本的起心動念,就是希望能夠找回過往的這種風情

關懷依舊在 台灣人情好
所以,才要到人情味比較濃厚的中南部去拍攝嗎?「其實,南部的風情是我這幾年來,一直在拍、在紀錄的。我們常常會被問到,台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老實說,台灣是個被糟蹋得很慘、很嚴重的地方。台灣保留了那些很破敗的風景,呈現了很特殊的台式景觀,從某種角度看來,是非常美的。」自幼在台灣最南端屏東縣長大的鍾導,自是對於過往的自然純樸,有著非常深刻的印象。「但是在媒體的包庇之下,藏了很多不好的東西:污染、破壞,還有現代化、工業化、資本化所造成的一些問題,不管在哪裡都有。從《第四張畫》,到這一部,我都持續在把一些所謂很破敗的風景,呈現為很特別的人文景觀,這是我一直想要拍出來的。」

p1270180c

「台灣的美,在哪裡?山,可以BOT;海,可以BOT,那麼到底真正的美,在哪裡?」所以他希望在還來得及的時候,人心可不可以再回復到那種很有人情味,很有熱情的一種狀態。「當然相較於全世界,我們不是最糟的。我們沒有戰爭,沒有ISIS,沒有恐怖份子,但是自處於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裡面,它有我們感到憂心的地方。」

獨鍾許冠文 語言吃悶虧
談論到為何特意找到許冠文來擔綱演出,鍾導表示在寫劇本的當下,其實早已選定了他。「這次找許冠文,是因為他永遠在荒謬裡面,可以呈現一種很自然、很悠閒,用很特別的情緒去面對矛盾的東西。」而在這些矛盾當中所激發的幽默,是鍾導非常喜歡,也相當符合片中需求的。「他的肢體動作,不是為了要逗你笑,而是很自然地就產生出來了。這對一個演員來講,是很難的,因為你的『演戲』已經內化到『生活』了。」

dsc04746

「他其實私底下,心裡面想的東西是很嚴肅的,不是每天只想搞笑的人。好玩的是,他天生做出來一些事情,是會讓你覺得很好笑,完全不是刻意做的。他說我的電影是認真的喜劇,而不是只要讓人覺得好笑的喜劇。」不過,許冠文對於普通話的障礙,卻是鍾導始料未及的。「第一場戲演完,我沒想到語言的隔閡,對於演技上的影響,落差會是這麼大,真的是把他整慘了,也把我嚇壞了。」但是他不愧是專業的資深演員,他會很努力地克服,光是這點就讓鍾導十分地佩服。「他晚上自己把台詞謄出來,慢慢背,還是很辛苦,但是真的好非常非常多了。等你拍的時候,那些東西已經在他的身體裡面了。」

固定好班底 平靜好拍戲
令人好奇的是,鍾導在幾部劇情長片中,都有著「固定班底」,連納豆都自嘲是鍾導的「吉祥物」,好似吳宇森的「鴿子」一般。「我很喜歡找固定的演員,來拍我的電影,《停車》時候的他,到現在已經改變很大了。但是我覺得他有一種,我常講的,善良吧。我很喜歡我的演員,裡面有一種讓我摸不透的東西,大家都說他是專門搞笑的,但是他裡面有一塊我們都不太知道的純真。」鍾導說道。

「拍電影最難的,是要把一個完全不一樣特質的人,把他放在電影裡面,去演出你要的樣子。那個是最開心,也是最痛苦的,因為有時候就是沒有。看演員,我不看他多會演,而是看他是不是我要的樣子。」鍾導認為這部電影裡,反差最大的其實是大寶(戴立忍)。「斯文、談吐有節的人,反而是被我抹黑的皮條客。看到他演出我心目中的角色,真的很有成就感。」

dsc07564

「我的生活,其實常是一成不變的,所以我拍戲會找固定的演員、固定的美術、固定的配樂,在非常熟悉的地方工作,而他們都是我最喜歡的人。」聊及首次合作的吳中天,鍾導讚賞他是個讓人很「意外」的演員。「他是在整個拍攝過程中,最讓我感覺到安心的人。他的眼神、他的表情,不會透露太多東西,卻還是有些許的變化,很是到味。」至於未來是否還有想要合作的新進演員,鍾導提起了一個名字:「張少懷」。「看他演戲,雖然臉上表情不多,但是你會感覺到他在想些什麼,感覺不是隨隨便便在演戲的人。」看著鍾導講話時的容貌,一樣是表情不多、情緒不多、聲音起伏不多,這也難怪他會如此地選擇工作夥伴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對土地的關懷、對人們的包容、對善念的堅持,將會是鍾導未來在作品中,持續傳達給觀眾們的理念。

鍾孟宏
dsc04427%ef%bc%88%e5%8e%9f%e5%ad%90%e6%98%a0%e5%83%8f_%e6%8f%90%e4%be%9b%ef%bc%89
台灣屏東縣佳冬鄉出身,廣告導演起家,擔任攝影師時會化名「中島長雄」。1991年赴芝加哥藝術學院研究所習修電影製作,返台後投身廣告業,2003年拍攝陳綺貞《躺在你的衣櫃》音樂錄影帶入圍第14屆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獎;2006年第一部紀錄片《醫生》獲得台北電影獎紀錄片首獎;2010年第二部劇情長片《第四張畫》獲得金馬獎最佳導演獎;2013年第三部作品《失魂》拿下台北電影節最佳導演;最新作品《一路順風》是本屆金馬獎入圍紀錄最多的電影,共8項提名。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6年第136期11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