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覺得彥博是個high咖。不管是在臉書上充滿活力與豐富表情的照片、讓人莞爾的貼文,或是看到他在活動現場滿場飛的時候,總會覺得彥博身上是不是有一顆永遠不會沒電的高功率電池,讓他沒時沒刻都在全世界發光發熱?訪談時,他一開口就迫不及待地告訴我,他又做了一件high事:「你知道嗎?我剛剛才帶著一整個學校的學生高喊『台灣難波萬』!」原來才剛看完電競實況轉播「台灣難波萬」影片的他,在訪談前的「RUN FOR HEART」校園巡迴演講上一時興起,忍不住就帶著台下的學生聽眾們大聲吶喊!「阿就是想要體驗一下那種爽感呀!我不知道這樣喊下去會不會被封殺呀?可是一定要喊一下的呀!」彥博一邊說著他的口頭禪「是~」,一邊模仿著他帶著一千多個學生高聲吶喊的情狀,不禁覺得彥博真的是一個做什麼都很high的台灣之光。

不過,說起跑步,仍然是彥博的最愛,「對我來說,跑步就是一種『從心開始,從心出發』的事情,跑遍全世界可以說是我最大的夢想。」問他為什麼如此執著於跑步,彥博的回答很具哲理,「跑步,是一個整理思緒的情境。」突然轉變那麼大,害人有些不太習慣。

「我甚至還有跑到一半,自顧自地笑出來過。」彥博說他最喜歡一個人在半夜兩點跑步的感覺,在大自然裡跑步,你會感覺到空氣流動的感覺,可以清楚感覺到大自然是有生命的,然後會覺得自己被這一些感覺所包覆著,「你會知道空氣漫布在你的四周圍,到處都是樹的味道;當你穿越過去時,會感覺到它拂過你肌膚的感覺,那是我最享受的一刻。」

問起印象最深刻的賽事,他毫不猶豫地就回答了「巴西」,「那個白色沙丘的潟湖上面上上下下繞,你站在那個頂端看下去的時候,我不會講耶!就是那種『哇靠』的感覺。」從沙丘上跑下去時,所以會看到有小動物從你旁邊跑出來,你才會發現,原來這邊還有生物耶!到了晚上,你會看到黃昏夕陽在沙丘上落下,在進入黑夜的同時你會看到星星漸漸亮起來,「那個感覺,好美。」至於加拿大,則是另外一種情境,「對我來說,那是場是既痛苦又享受的比賽。」想想,能夠五天都看到極光在頭頂上,然後時時刻刻穿梭在極光下,一樣是沉浸在氣流下的感覺,「你會看到極光在你眼前流動,停下來的時候透過極光就可以看到後面一層層的顏色與星辰,你會想把東西放下來,就坐在那邊看著流動的光芒,那是我每次在跑步,感覺到最平靜時刻。」

笑說彥博是跑步哲學家,他的經紀人在旁無奈的搖頭,「跟彥博在一起的工作夥伴,都會被他養胖。」為什麼?彥博常常會有想吃邪惡食物的念頭,所以都會帶些炸雞、薯條之類的食物回來,但他不是自己吃,而是拿起來用力聞兩下,吸兩口食物的氣味後,「麻煩你們幫我處理掉。」一聽到經紀人的爆料,彥博一邊辯稱那是「訓練意志力」的方法,卻也忍不住竊笑。

問他是否記得第一次跑出去的衝動?彥博用力點點頭。那是2008年,當時大三的他,純粹就是想要給自己一個畢業前的禮物,於是就跑去參加全長650公里的磁北極橫越賽──這場一般人不敢輕易嘗試的比賽,他竟然就這樣去了,他這股衝動不但創下該比賽最年輕的完賽者紀錄,更讓他從此愛上了大自然。彥博說,在那個環境中第一次感到自己有生以來真切聽到了大自然的聲音,「第一天晚上,躺在睡袋、睡在帳篷裡,我完全就是興奮地睡不著。」可以想見,一個從來沒有經歷過的空間,躺在一望無際的冰原上,唯一陪伴自己的只有自己的體溫,「你真的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上的體溫慢慢蒸發的感覺,那是一種你會覺得自己好渺小,但在這個位置上又好偉大的感覺。」

今年,彥博決定繼續挑戰他未竟的夢想──四大極地馬拉松巡迴賽,這是集合中國戈壁沙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埃及撒哈拉沙漠及南極等四大險惡地區為舞台、進行七天六夜、各250公里的超級馬拉松賽事。這場賽事必須在前三場完成兩場,才能拿到第四場南極賽事的門票,堪稱是史上最強,問他有沒有信心?彥博笑著搖頭,「無論是風雪或烈陽,都傳遞了大自然的訊息,令我敬畏,也帶領我探索生命的本源,感受最原始的悸動,都源自於探索世界的衝動,我也期待創造不同的未來。」持續實踐他透過跑步尋找生命的意義、追求生命挑戰夢想,彥博說他不敢說達成了這個夢想,「但我相信,我是在這條夢想之道上持續前進。」

 

同場加映:
﹝夢想進行式﹞
音樂調和人生 莊東杰
帶出台灣的美 季裕棠
台灣第一支全裝美式足球隊 台北獵人隊
攜古宴今 張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