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連續多年於英國倫敦舉辦的Apple Music Festival,確定要在今年終止了。從 2007 年開始舉辦的 Apple Music Festival,最早是以「 iTunes Festival」名稱起家,直到 2015 年才更名為 Apple Music Festival,藉此呼應Apple推行的 Apple Music 串流音樂服務。從今年起,Apple將逐漸將重心放在串流音樂服務,未來將轉向與其他實體音樂活動合作。

自從iTunes 音樂平台上線後,Apple開始以大型音樂會的形式來推廣其產品和服務,同時也為 iTunes 平台上的音樂人創造更多表演的機會。從2007年起,Apple首次舉辦 iTunes Festival,憑藉在數位音樂市場強大的號召力,iTunes 吸引了眾多知名歌手和音樂人參加。而在此同時,iTunes搭配iPod,成為音樂串流的霸主,不過,有些人不這麼看,尤其是「老一輩的」音樂人。

時間回到2011年11月,羅大佑直接攻擊Apple,認為賈伯斯是「音樂的最大敵人」:他覺得現在的歌曲已經愈來愈缺乏創造力,主因來自於科技在音樂上過度演繹,並直接點名賈伯斯是如此發展的罪魁禍首,「他是人類有史以來在科技上最專制的人!」羅大佑說,當初有人告訴他一只iPod可以儲存1,000首歌時,「我嚇了一跳,一個人需要1,000首歌幹嗎?」

羅大佑認為,現在所有音樂作品都可以下載到iPhone裡,根本沒有人再聽交響樂了,「音樂廳的演奏家根本賣不出票,電腦複製對音樂人創作是巨大的打擊。」以前音樂人可以花幾年時間製作一張專輯,甚至只是一首歌曲,但是在高科技大量運用的年代,很少人能真正靜下心來寫一首歌,「音樂應該是人和樂器的合作,而不應該是人和電腦,這樣遲早會變成電腦和電腦合作。」

這句話好熟悉。當MP3成為顯學,有人就在預期,音樂創作「完了」;但有人認為,毀了音樂創作的不是 MP3 ,而是賈伯斯和他的 iTunes。

不知是羅大佑拾人牙慧或是英雄所見略同,邦喬飛在同一年的3月接受Sunday Times Magazine 訪問,直指iPod與iTunes是毀了唱片業的元凶。他認為「今天的小朋友失去了戴上耳機、閉上眼睛、開大音量,倘佯在專輯裡的樂趣;以及在不知道專輯內容之下,只靠著專輯外皮照片的想像做購買抉擇之美。」

「那真是個神奇、神奇的年代……我討厭讓自已聽起來像個老人,但記住我說的話,一個世代以後人們會說:『發生了什麼事?』-賈伯斯個人必須為毀了音樂產業負責。」的確,在網路音樂世代,上網刷卡買無形的檔案,似乎不比唱片盒拿在手上來的滿足。或許帶有設計感的封面、具巧思的包裝,以及精美的專輯文案等附加商品所帶來的價值,往往比歌曲本身更讓人回味無窮,或許邦喬飛才因此直言,iTunes提供消費者單曲下載及試聽服務,不僅讓唱片銷量下滑,也正逐漸摧毀「專輯」的概念,「Apple應該負起全責。」

2011年6月,賈伯斯在發表會上,親自引薦進軍雲端運算的iCloud。如果羅大佑與邦喬飛所言為真,那將音樂帶入iCloud的賈伯斯,該不是更「萬死莫贖」?不論毀了音樂創作的,到底是MP3、iTunes、iCloud,還是其他更關鍵的問題?而是Apple所創造的i帝國,成了剝削音樂創作者的幫兇。

姑且不論著作人與唱片工業之間的紛擾,著作權人與號稱著作權仲介團體的唱片工業一直是一個難解的問題,是非各位可自行判斷;可是Apple雖然一直以想像力與創造力受人青睞,但卻仍是資本社會體系中的一環,與它合作的對象,也是資本體系中被視為有權力的一方。

而iPod的風行,其實也讓人對音質的要求大幅降低,這也是最受音樂創作者詬病的一環。雖說透過iTunes或iCloud可以讓音樂授權「合法化」,這對唱片工業來說的確是正面的發展,也可以杜絕過去如「成大mp3」事件所造成的爭議;但同樣的,因為mp3的風行,讓音樂檔案水準因破壞性壓縮而大幅下降,卻透過iCloud的就地合法模式,讓這些音源成為品質參差不齊的「授權品」,或許使用iPod的果粉可能一點都不在乎,可是對音樂創作者來說,這比拿未授權音源還讓人痛心疾首。

這也讓「聽音樂」分為兩個完全極端的陣營,一邊是「聽得到聲音就好」,追求音效刺激的iPod mp3族群,另一邊則是追求「原音」效果的高傳真族群;雖然這兩個陣營仍然壁壘分明,但「音效族」相較於「原音族」絕對是持續擴大中,無怪乎讓邦喬飛或羅大佑以降之音樂人如此扼腕,因為,追求音樂極致效果的動力,已經不見了。

 

﹝同場加映﹞

【iPhone 10年】看看之前被做壞的Apple Phone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