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記得你第一次進入你「職場」的記憶嗎?現在的你,如果有機會看到過去剛入職場的自己,你會想要跟他說什麼?

格蘭利威與插畫家Duncan合作,推出「格蘭利威創者臻藏Duncan時光機提袋組」以及「初衷時光機」互動體驗裝置,上面充滿了Duncan風格的形象繪畫與互動裝置藝術,激發人們隱藏心中已久的童心,找回自我人生的初衷。

問起Duncan這次創作的思維,他說這是完全抽離既有包袱的全新概念,「而且完全沒有打草稿。」創者臻藏提袋上的一筆一畫,從橢圓形人像框向外堆疊,用老舊的時鐘、螺絲等元素交織出他心中的「初衷時光機」;而人像的部份,有上班族、渡假風的Duncan,代表他在成為專業插畫家前,歷經不同時期的自己;最後一個身著紅色衣服、滿臉鬍子的Duncan人像,還抱著一隻吉娃娃,是他想像中的老年Duncan,而懷中的吉娃娃是他心中的牽絆:「這隻名為妹妹的狗原本是我工作伙伴Kyoko所飼養,但妹妹在今年離世了,我想像中的這張人像,代表老年的我與妹妹再次重逢的美好樣貌。」

以「時光機」為核心,Duncan笑說這是他很喜歡的題材,「我以前就很喜歡時光旅行的電影,這次剛好可以在作品裡面具象化。」時光機是一種紀錄自己過去、現在與未來形象的意象,也是這一次讓Duncan開始回憶自己創作初衷的動力,「這是一個回憶過去、想像未來的小動力」。問他為什麼這麼喜歡畫圖,他說這是他小時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小時候,有一次母親把他畫的一張圖畫貼在冰箱上,讓他感覺好像有「被表揚」的感覺,「就好像學校把畫畫佳作貼在布告欄上的感覺,那是一種激勵。」這種成就感讓他每天都想畫,「給媽媽看,然後看她今天會不會也把它貼在冰箱上。」這也成為Duncan持續創作的動力。

做過上班族的Duncan,他說他成為圖文作家的契機在於「衝動」,不過「頭洗下去」之前,他竟然猶豫了,「我是一個三分鐘熱度的人,正常來說我應該就會往前衝了,但那一刻我竟然開始擔心…」問他怎麼打破這個猶豫的,他說他告訴自己;「如果你連自己最喜歡的都堅持不住,那你還可以做甚麼?」這樣的心情也延伸到了「敬勇氣」、「敬熱情」、「敬堅持」三款杯墊的創作靈感,「邁向插畫這條路,先是要有『勇氣」,接著不斷地懷抱『熱情』,才能『堅持』到底,其實不只是插畫創作,各行各業都是如此,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