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葡萄酒世界的分類,分為新世界和舊世界,舊世界就是生產葡萄酒歷史較古老的產區,像是法國,義大利,西班牙等⋯⋯等,新世界就是後來急起直追的新興生產葡萄國家,像是澳洲,美國,智利⋯⋯等等,而澳洲從產量到品質在過去20年幾乎是新世界的葡萄酒之王。

Text by Steven Lin Photograph by 黃少柔

以澳洲知名的奔富酒莊(Penfolds)為例,20年前奔富Bin389從一瓶300多元台幣上漲到3,000多元,頂級的Bin95 Grange從一瓶3,000元上漲到20,000多元,原來號稱新世界的質優,取得容易,價廉的完美優勢,由於價格上漲,除了酒莊必須透過釀造技術保持質優之外,其他的優勢都喪失殆盡。

市場大好的葡萄酒世界,阿根廷、智利、南非,紐西蘭等的新世界葡萄酒產國紛紛跳進這個市場競逐,一樣以舊世界好酒為標準的釀造法,更低廉的價格逐鹿中原。當初澳洲黃尾袋鼠這瓶低價葡萄酒2001年進軍美國市場,三年後成為全美國銷售冠軍,曾經躍上藍海策略這本書神話般的首例,如今也備感威脅。

加上舊世界的國度如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勵精圖治,夾帶著過去歷史的光環,釀出更多評論家欣賞的高分酒,調整釀造技術,產出更多即飲並符合國際潮流的葡萄酒口味,市場一下子難分高下。被夾在中間的澳洲酒,前有強虜,後有追兵。加上原來價格的優勢不再,勢必轉型走出一條自己的葡萄酒之路。

其實澳洲葡萄酒業已經相當成熟複雜和多元,不是大家以為的希哈(Shiraz),卡本內蘇維翁(Cabernet Sauvignon),或是梅洛(Merlot)而已。而氣候宜人,非常適合種植葡萄的西澳和南澳,好酒莊滿地都是,不是只有奔富一家而已。如果消費者不執著於名牌,要找到能與舊世界名莊比肩而價格仍然宜人的酒比比皆是,要買到和新世界新的競爭對手以價格取勝的優質平價好酒亦不勝枚舉。

這個世界的所有事物的成長曲線都是呈不規則的拋物線,站在高處的必然往下走,蹲得夠低的終將彈跳得更高,澳洲葡萄酒市場也必然在這個定律之中,好酒終究是不會寂寞的。期待轉型後的澳洲葡萄酒用更多元,更豐富,更有實力的葡萄酒風貌與愛好者見面,我在澳洲試了很精采的黑皮諾、薇歐尼耶、意絲琳、慕斯卡、小希哈,充分澳洲那塊土地的風土,如果這些美味又能豐富葡萄酒生活的好酒能被引進,我相信我會願意重新回到澳洲葡萄酒世界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