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y Stacey Woods Image:courtesy of Getty Images Translation by Charles Liao

該不會每個人都比我做更多愛吧?

基本上要每個人做愛的次數都比你多是不太可能的。數據科學家Seth Stephens-Davidowitz使用海量資料,像是Google搜尋等,來判別人們是否在性行為研究中說謊。他發現了「人們將他們做愛的次數誇張化了許多」。而我對那些會做性愛調查的人還未進行的研究,告訴我們好像每個人都比你做更多愛的原因,是和某種叫做「多數無知」的東西有關。

簡單來說,它就是當一大群人私底下否定某種行為,但卻公開遵循它,因為他們認為其餘所有人都肯定這種行為。我認為這能幫助我們了解為什麼好像每個人都比你做更多愛的理由:社群媒體讓我們隨時都可以看到每個人做的每件事,所以我們相信我們也做這些事情。舉例來說,人們看起來似乎比你做更多愛,但他們也看起來比你吃更多司康餅,那可能也不是真的。因為你用了「更多」這個比較級詞彙,我認為你至少有做了一些愛,如果你沒有做的比其他人多的話,至少和他們一樣。

你為何不更常把這種事po上Instagram呢?

我該如何在做愛時不一直想事情?我總是太擔心她在想什麼而讓自己無法享受。

但如果你要在做愛不想要分心,專家建議人們要專注在你實際接受到的身體感覺上。現在,我了解不去思考「思考」這一件事可能很具挑戰性,所以某人幫我問的那些專家傳授了我們全套的每日冥想練習。我不確定你對這有多少了解,我自己是從來沒做過,但我覺得在你梳洗乾淨,調整好燈光、室溫、氣氛,檢查過你的e-mail,把你的事情都整理就緒,確認好所有條件都適合放鬆後,再來嘗試看看也無妨。

但一定得解決這個問題。猶他州立大學的心理學教授Donald S. Strassberg說,當你問自己一些問題像是「我會達到並維持我的勃起嗎?我會維持得夠久,讓她能夠覺得被滿足嗎?我和之前與她在一起的人比起來如何?」的時候──你知道的,那些你在服務業中養成的基本習慣──它們可能會變成「某種自我實現的預言」,而那些都不是你希望發生的情況。目前我們都建議快速並無罪惡感地利用你最可靠的性幻想。「當你在幻想時,」Strassberg說道,「是給你的另一半一個贈禮──一個更性致勃勃的伴侶。」也許那算是個好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