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Dupont這個帶有東方色彩的法國傳統品牌,從2006年現任總裁Alain Crevet接手以來,一直維持穩健的腳步,講求傳統工藝之餘,也把創新和跨界的行銷策略拿捏得恰到好處、不慍不火。或許有些人覺得都彭變得有些低調,這次總裁帶著一批頂級限量訂製系列產品到台灣,剛好有機會讓我們深入了解他的理念。

 

Text by 蔡明琮 Photographs by 林茂盛 Images:courtesy of S.T. Dupont

ESQ:S.T.Dupont的高級限量產品中有許多中國漆藝與東方雕塑,請問這些傳統技藝與S.T.Dupont有什麼歷史淵源?為什麼一個法國百年精品品牌會帶有如此迷人的東方色彩?
Alain Crevet(以下簡稱A):漆器在法國路易13、14的時候就從中國來到歐洲,當時各國都會向中國進貢,也從中國帶回絲綢、漆器和瓷器,這些在當時對西方人來說是少見而珍稀的物品,帶有神秘的色彩。直到1925年的萬國博覽會,集合世界各地的裝飾藝術,帶進東方文化,讓歐洲人大開眼界。當時有一名俄國工藝師在亞洲學習漆藝,並將這項技術引進S.T. Dupont,從此成為品牌的一部分。我們熟悉亞洲市場的喜好,光是亞洲就佔了都彭5成業績。

2-5ESQ:S.T.Dupont有什麼自豪的核心價值和獨特技術?
A:我們最重要的漆藝,雖然別的品牌也有中國漆,但是我們要強調的是我們的技術,採用Patina暈染效果,並且層層堆疊,共需六道上色手續,所以成品穩定、耐磨。還有我們不做塑膠材質,筆具、打火機都是金屬或貴金屬材質,所以不怕火燒或重摔(總裁在記者會上現場示範過)。我自己本來就是都彭的愛好者,也喜歡抽雪茄,還保存著七○年代的筆和打火機,現在看一點都不過時陳舊。

2-1ESQ:在S.T.Dupont的法國高級製作工坊內,需要哪些專門的師傅,這些技藝精湛的師傅們是什麼背景或資歷?
A:在法國很少有學校專門教工藝,但是政府有頒發活文化遺產企業(EPV)認證給S.T. Dupont、Hermes等企業,並補助我們招收學徒,可以培養、保存傳統工藝,所以我們有自己培養的漆藝、精工等專門師傅。有一位師傅原本從事卡賓槍這類金屬雕刻,也來我們這裡培訓。

ESQ:貴品牌在1981年就推出過腕錶系列,是否有計畫經營鐘錶市場?或是未來有什麼拓展產品線的規劃?
A:我們在九○年代也推出過一款圓形錶款,從那時候開始銷售持續下滑;直到2006年我來到S.T. Dupont重新整頓,我認為應該放棄不屬於法國傳統的產品,以開倒車的方式操作,回歸三大產品線:筆具、皮件、打火機,讓業績恢復成長。2012年我們也接受過法國總統訂製,生產了1000只堅固的潛水錶供政府使用,之後就沒繼續生產腕錶。我認為精品要小而美,不要像超市什麼都有,要守著S.T. Dupont的DNA和核心價值,也就是三大產品線,將傳統工藝加上創意,培養年輕消費群,把品牌帶往正確的道路。

2-32-4ESQ:請告訴我們S.T.Dupont三大產品線銷售比例,以及前三大市場。
A:三成打火機、將近三成是筆具,20~25%皮件。前三大市場依序是大中華區、法國、韓國,日本和俄國並列第四。

ESQ:大家都認為法國人很浪漫,你自己覺得呢?做過最瘋狂的事是什麼?
A:我覺得浪漫有分實際面和思想面,我是屬於實際面的人,我熱愛生活,喜歡與美相關的事物,注重生活美學,是這樣的浪漫。思想面的浪漫比較不實際,可能有自殺傾向(笑)。

2-2ESQ:你沒做過任何瘋狂的事?
A:(猶豫)在我唸完MBA之後,我跑去玩音樂,我是吉他手,21歲就組band。巡迴法國演出兩年之後,我就回歸正途,但還是會玩音樂。

ESQ:很難想像你的事業有多繁忙,你如何維持工作與休閒的平衡?
A:我一週五天完全投入工作,剩下兩天,一天玩音樂;我有3個小孩,女兒已經18歲,還有兩個兒子分別是12和13歲,剩下的時間就陪他們打網球、踢足球。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7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