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工殺青

為了慶賀他在電影《愛的萬物論》(The Theory of Everything)中扮演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時,足以定義他演藝事業的演出,Esquire邀請奧斯卡獎大熱門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來試試本季最佳的大衣款式。

Photographs by Simon Lipman     Fashion by Gareth Scourfield     Interview by Sam Parker    Photographer’s Assistant: Mike Breheny    Fashion Assistant: Karolina Machova    Digital Operator: Gemma Gravett
Grooming: Johnnie Sapong at We Are Cuts using Bumble & Bumble Hair Products and Kiehl’s Skincare
Grooming Assistant: Naz Sonmez    Translation by 廖子良

 

當艾迪.瑞德曼第一次與史蒂芬.霍金(他在新的傳記電影《愛的萬物論》中扮演的人)見面時,事情進展並非完全如預期一般。

「在之前我已經花了5個月時間透過影片研究他,所以那是相當令人期待的一刻,」這位32歲的演員說著他與同戲演員費莉絲蒂.瓊斯(Felicity Jones)驅車前往霍金位於劍橋的家的那一天。

「費莉絲蒂在車裡待了1小時,這樣我和他才有些獨處時間。我走進他的廚房時他就坐在那裡。他散發出的那種活力光芒真的很神奇。人們已對他的外表很熟悉了──那種輪廓和聲音──而我真的非常緊張。我當下只是胡言亂語:我和他談論關於他的事。那真的是很丟臉。」

霍金教授最後總算能在這一股腦的單向對話中插嘴,而瑞德曼也勉強放鬆下來了。

「然後費莉絲蒂走了進來,他們兩人竟然一拍即合,」他笑說。「史蒂芬真是超會調情的,是個十足的玩咖。」

《愛的萬物論》說的是六○年代時霍金仍是劍橋大學學生時的故事,雖然有些古怪又害羞,但轉得快的腦筋和叛逆的特性讓他吸引到了第一任妻子,潔恩,在電影中由費莉絲蒂扮演。

接著災難降臨了。在21歲時,霍金被診斷出運動神經元疾病(motor neuron disease),預期只剩兩年可活──這樣的預測,現年72歲的他仍持續在對抗中。

本片記錄了霍金晉升至全球知名科學家之列的過程──受到他於1988年在《時間簡史》一書中關於黑洞開創性的理論影響──以及逐漸的肢體退化,讓他幾乎完全癱瘓,只能透過一台語音溝通裝置來說話。

我在喝咖啡時對瑞德曼說,就算對像他這樣一位曾獲獎的劇場演員,以及曾在2012的改編電影《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和經典BBC迷你影集《鳥鳴》(Birdsong)中演出過,這仍是個十分嚇人的挑戰。

「當你得到這樣的角色時,有一瞬間你會很興奮,但那很快就被恐懼取代了,」他同意著。「我們知道如果我們搞砸了,會被砲轟得很慘,因為史蒂芬真的是個象徵性人物。」

「演電影奇怪的地方就是沒有人告訴你該怎麼做。我從沒去上過戲劇學校之類的課程。」

為了做準備,這位倫敦人前往拜訪那些因運動神經元疾病而受苦的病人,並且研究網路上霍金的影片,然後再花了數小時對著鏡子「練習讓肢體變得僵硬或衰弱」。

「我不會說謊,這樣的練習很辛苦也很嚴苛,但我們也樂在其中,就像史帝芬一樣。他的生活不為疾病所佔據,他過的是充滿前衛思想又幽默的人生。」

而那樣的表演真的相當出色。一位觀影者形容那與其說是模仿,更像是附身,而這種演出更可能讓瑞德曼轉變為國際巨星以及2015奧斯卡獎的競逐者。

今年我們也會在華卓斯基姐弟(Wachowski siblings)備受期待的「太空史詩歌劇」《朱比特崛起》(Jupiter Ascending)中看到他。「我覺得我演出了戲路差異很大的作品,但也許我只是演了太空版的《李爾王》而已,」瑞德曼談到與《駭客任務》的導演們合作時這樣說道。在那之前他會與交往已久的伴侶,公關Hannah Bagshawe結婚。

但現在,瑞德曼說他會專注在儘可能讓《愛的萬物論》變得更成功。

「我想要讓這段故事被看到,」他說。「我們付出的賭注真的很高。我的朋友Charlie Cox(同劇演員)最早對我說過的話之一就是:『你這角色最棒的地方之一就是你除了傾力投入外別無選擇。』他說的對極了。」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2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