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傑(Jai Courtney),他現在穿了一套西裝,還有一副降落傘。你有什麼問題嗎?


Grooming by Losi for Bridges Mackinney    Prop Styling by Shawn Patrick Anderson for Bridge Artists Photographs by Stewart Shining    Translation by 廖子良

 

ESQ010115_110

關於西裝:設計師們在花了數年去嘗試大型印花及鮮豔的色彩後,他們在設計簡潔,
如夜色般的兩件式西裝中又找到了新生命。

ESQ010115_111

關於傑

今年28歲,最為人所知的演出是在《終極警探:國際救援》中讓布魯斯.威利苦幹活幹,傑.寇特尼在2015有些工作要忙。他演出了《永不屈服》,那是一部1月上映的二次大戰戰俘劇情片。他也出現在重拍版的《魔鬼終結者》裡(扮演最初由邁克爾.比恩扮演的凱爾.瑞斯)。他還有在《為愛遠航》中,這是一部一次大戰時期的電影,由他的澳洲同鄉羅素.克洛執導。而現在他正在拍《Man Down》,是一部設定在世界毀滅後的驚悚片。(他在以上所有電影中都扮演軍人型角色,所以我們才給他了降落傘和各種相關道具。)這邊我們在寇特尼為這忙碌的一年做足準備時和他坐下來喝一杯(或三杯)。──Anna Peel

傑.寇特尼(以下簡稱JC):這訪談有多久?
ESQ:我們如果覺得不再好玩就會結束了。我們訪談也是有「安全密語」的。

JC:「我覺得不好玩了。」
ESQ:我在週末時看過一堆你的電影。客觀上來說,《終極警探:國際救援》在《終極警探》系列中不是最好的。

JC:它絕不是最好的《終極警探》電影。我們有點是那鬼扯的特技能做到哪我們就拍到哪。但當你要碰觸那麼具指標性又那麼受歡迎的題材時,你真的得做些意想不到的把戲才能讓每個人都滿意。說來好笑,因為我在今年夏天時好像因為《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又要經歷同樣的事了。我是說,他們倆都是來自八○年代的動作電影系列重開機的第五部作品。

ESQ:但這也不是說你本可以拒絕這些電影邀約。
JC:當然不是。它們可是大好機會,而且我是盡力爭取到的。

ESQ:你在拍《魔鬼終結者》時有和阿諾.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一起運動嗎?
JC:當我們移到加州去把這電影拍完時,我在健身房有看到他幾次。他絕對是沒有自我放縱。那是十分可敬的,因為我想做的只有變老、減重、然後又變胖。你懂的,不是那種真的肥胖,但就是──我想要某天不用再去擔心體重了。幹,我超想吃麵包的。

ESQ:誰在乎?吃片麵包吧。
JC:是啊,但我正在進行嚴格的飲食計畫。

ESQ:吃半片麵包,再看看你感覺如何。
JC:我在這裡絕不能抽菸,是吧?

ESQ010115_112

ESQ010115_113

ESQ:不行,但我懷疑真的有任何人會在意。
JC:我認為他們不會,對吧?(他點燃一支菸。)我抽到人家告訴我別抽了就好。

ESQ:她過來了。
JC:她會告訴我不能在這抽菸。(他把菸藏到桌子底下。)

服務生:(看著他顯然藏著的菸冒出來的煙霧)還有什麼需要嗎?
JC:我覺得我們應該還好。
(服務生離開了)

ESQ:我就說吧。所以你現在是在與席亞.李畢夫拍攝《Man Down》的期間抽空休息,沒錯吧?
JC:還有蓋瑞.歐德曼。我以前見過他一次,那是在一個業界活動上。我還會向羅素.克洛自我介紹──這是在我們合作之前──我們稍微聊了一會兒後他就走開了。然後有人拍了我的肩,那是克洛,他說:「我們要去抽根菸,看你要不要一起來。」然後我的反應是:「Fxxx,我當然要去。」所以我們去抽菸,然後在大概半小時後我發現我自己在和其他幾個人聊天,蓋瑞.歐德曼就是其中之一。我想著,老兄,這真是特殊的經驗。他真他媽的是個傳奇……我們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我們要去另一間酒吧嗎?

ESQ:你想出去嗎?
JC:Fxxx,當然。我是說,你都讓我喝了三杯該死的Bloody Mary。我喝酒喝定了。

ESQ010115_115 ESQ010115_114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3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