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過的事就是歷史,人說時尚就是一件不斷回顧歷史的遠瞻,這裡談一些關於男裝、或非關男裝的重點事紀,從2012年開始,男性時裝市場出現了新的契機與蝴蝶效應,也影響了今天(和未來)任何一項時尚關鍵字的可能,當然穿衣風格百百種,重要不重要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但如果你是關心Fashion的Esquire男人應該都要知道。

Text by 郭璈 Images:courtesy of 各品牌、Gettty Image

前情提要:你把我的時尚怎麼了?5年之間時尚重點大事紀(一)

2015

Kanye West的Yeezy乞丐風好屌

饒舌天王Kanye West與Adidas Originals聯名合作的Yeezy Boost全球賣到翻,喊水會結凍的肯爺早就肖想入主時尚一線殿堂;但早些年在倫敦與米蘭時裝周的發表總被批得慘兮兮,2015年他回到老家紐約的時裝周上發表「Yeezy Season 1」找來一群好友看秀助陣,連Anna Wintour都是座上賓。到底誰會花幾把銀子去買一件破破爛爛的衣服?有欸!在小賈斯汀等眾多藝人的詮釋下,自成一派的乞丐風還真的越看越順眼(君不見近期快時尚店裡都會有這麼一區域),只能說肯爺的生意頭腦就跟食神一樣還真不得不讓你服氣。

 

Kanye West發表「Yeezy Season 1」。

Kris Van Assche結束個人同名品牌

Dior Homme設計總監Kris Van Assche在近年間可說是成功重建了後Hedi時期迪奧男孩的樣貌,但這位不斷致力創造出優雅男士象徵的設計師在該年結束了他經營10年的同名品牌,強者如他不靠集團奧援,在面對高層壓力等種種考量也不得不低頭,也看得出當今時裝界對於獨立品牌的生存非常不友善。

Alessandro Michele讓Gucci帝國再崛起

這是Alessandro Michele成為當今最重要時尚設計師的一年,他修改了Tom Ford和Frida Giannini以降的性感形象Gucci男子,打破性別界線,讓他們變成一個個張狂華麗、古典與現代共存的奇幻詩篇。在這混亂的時代裡,Alessandro Michele選擇變本加厲地給予大眾一場沒有規則的絕美盛宴,這讓品牌達到了20年內最大一次業績增長(而且持續成長中)。

Alessandro Michele。

紐約男裝周成立

除了美國本土設計師們的努力宣傳外,電商王者Amazon的贊助更是一劑強心針,紐約在該年有了自己的男裝周,終於全球4大時裝周(Big Four)皆有男裝的一席之地,可謂男人時尚潮流里程碑的一大高峰。

2016

David Bowie離開地球

流行音樂傳奇David Bowie在他69歲生日當天發行生涯第25張錄音室專輯《Blackstar》,兩天後便紐約家中因癌逝世,他的離去對音樂界、藝文界與時尚界來說都宛如是失去瑰寶的絕大震撼。作為Rocker、巨星、文藝青年、時尚謬斯、先知兼實踐者的綜合體,David Bowie在他近半世紀的演藝生涯中,不斷透過他的創作與形象,啟發世人在藝術層面的想像與可能。

Thank you, Bowie。

Christopher Bailey宣布Burberry全系列男女裝暨時尚秀合併

Burberry將每年合計共4次的春秋兩季男女裝大秀一次合併,縮減為1年兩場的合併秀,設計總監Christopher Bailey更宣布往後品牌將以「立即性」、「無季節性」、「個人化」的角度出發,在時裝秀結束後即可於品牌店內和官方網站購買最新商品,縮短傳統時裝秀與零售店鋪的時間差距。打破先秀後賣的產業結構,少了舒緩期的品牌必須要精確地預估所有商品產量,否則過多過少都是負擔,即看即買的效益還有待商榷;但也看得出該現象反映了當今時尚設計師在面臨一連串銷售與社群等疲勞轟炸下所造成的倦怠與壓力。

Pitti Uomo越過第90屆

1年2次、年年皆在義大利佛羅倫斯舉行的Pitti Uomo是當今全球最重要的一場男裝盛會,目的在為促進男裝時尚產業的交流與商貿所設。第90屆刷新前一年同期紀錄、買家人數成長2.5%以上,超過1,200個品牌參展、參觀人數高達3萬,其中包括25,000專業買家、以及8,400相關產業人士與媒體記者。就連老佛爺Karl Lagerfeld的首次回顧展也辦在該展期間;設計師Raf Simons也在當時揭幕了他離開Dior後的第二個同名品牌。

2017~至今

Marc Jacobs禁止手機入秀場

今年紐約時裝周壓軸日交由Marc Jacobs完成,他在公園大道軍械庫(Park Avenue Armory)舉行他的女裝發表,小馬哥展現他特立獨行的風格,整場秀沒有背景音樂、現場亦禁止觀秀嘉賓使用手機攝影或實況。在碩大空間中,眾人只得屏息專注於模特兒和服裝身上,在秀末反倒安排模特兒們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機猛拍觀眾。大獲好評的設計與秀場安排,被讚譽為是對網路速食時代的一種反思。

Marc Jacobs不僅秀場內禁止使用手機,連自個兒在家都禁止數位產品進入臥室。

Dolce & Gabbana邀請網紅走秀

有人反對網路速食風潮,亦有人讚揚這種風氣,時尚本就是千變萬化,端看每個人怎麼想。Dolce & Gabbana從以前就很喜歡邀請自個兒家鄉各種年紀的素人在伸展台上詮釋最新時裝,今年他們將素人升級,找了諸多全球當紅的網路紅人、星二代和富二代們,連品牌VVIP都請上台,這些社群追蹤人數動輒百萬的網紅們究竟對時尚有無助益這點見仁見智,但可以確定的是該秀網路直播在1分鐘內就破百萬人次觀看。

Louis Vuitton與Supreme聯名

都說街頭潮流與高端時尚相隔一條衝也衝不破的薄紗,但這幾年高端精品紛紛向街頭年輕人的次文化靠攏尋求銷售買氣與話題性,Louis Vuitton與Supreme的合作就像是開啟了一個新時代。有人說這是一抹最不樂見的風景,雙方龍頭牽手象徵了兩個世界的最後一道防線終將抹去,高端時裝開始訴說著他們本來不會說的語言,而叛逆的街頭文化也將蒙上一層時尚銅臭……Who cares?有行家跳出來說這聯名根本不值一提,但你知道時尚界永遠最缺的就是話題,紅底白字的LV你難道不會想要?

Louis Vuitton與Supreme的合作引起話題。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5期9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