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劉正在等著將劍從他心臟中拔出來的人。
儘管如此,他還是很怕劍真的被拔出來的那一刻。
現在的他可謂前所未有地燦爛,卻也前所未有地孤獨。

Text by Baik Jinhee、Shin Kiju Style by Lee Hyeyoung Photographs by Hong Janghyun Hair by Lim Chulwoo Makeup by Kang Yoonjin Translation by Queenie Lee

Esquire:如果你沒有拍《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情況會有什麼不一樣?聽說你曾拒絕這個角色許多次。我完全無法想像你沒拍的後果。我們將活在一個沒有《鬼怪》的世界。

孔劉/孔:是的,從其他人的角度來看,確實差很多。

E:《鬼怪》一片,是編劇金銀淑(EunSook Kim)在繼《太陽的後裔》、《紳士的品格》和《秘密花園》後所推出的作品。「確實差很多」,是指哪方面?為什麼你婉拒了這個角色多次?

孔:如果我非常想要這個角色,卻沒能得到這個機會,那麼你所描述的那個世界對我來說,也會不一樣。

E:許多演員都有和機會擦身而過的經歷。作為一位演員的你,想必已經接受了這個無奈。

孔:我無法一一列舉,但我確實錯過參與一些傑出作品的機會。

E:但作品因演員而偉大的情形,也很常見。

孔:我同意。我認為這或許是就命中註定。或許正因為那個角色是那個演員來演、而不是我,所以作品才會如此成功。

E:你的意思是,那些本來就不屬於你?

孔:或許這只是自我安慰、或自圓其說罷了。但隨著我在這行待的時間越久,這樣想或許會比較好,且比較能讓自己釋懷。

E:或許透過這些經驗,讓身為演員的你成長,並成為更成熟的人。

孔:我不是佔有慾強的人。無論是對人或對物。這是我的優點,也是我的缺點。我認為這就是即將40歲的我的本質。

04-044拷貝

E:為什麼這是優點,也是缺點?

孔:佔有慾不強的這一面,讓我能在演員的道路上走得更久。然而,這也成為我替自己找藉口、自我安慰的弱點。對於那些我不想承認的事物,我一開始就會將它們歸類為「不屬於自己」。

E:坦白說,這些話太難讓人信服了。光是在韓國,你就憑著《屍速列車》 和《密探》兩部片,累積1千萬名觀眾,更以《鬼怪》席捲了整個亞洲。但你卻說自己還沒有擄獲大眾的心。

孔:我是指我並不貪心,但我猜在別人眼裡或許不是這樣想的。在某篇訪談中,就以「非常貪心的人」來定義我。

E:佔有慾是一種讓不屬於自己的事物,成為自己的念頭。但孔劉卻認為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注定與你無關。身為佔有慾極強的人,絕對說不出「如果我沒拍《鬼怪》,就代表這本來就不屬於我」這種話的。

孔:確實,我的經紀人應該會痛哭流涕。

E:(笑)我可以想像貴公司社長金長均(Kim Jang Kyun)CEO懊惱流淚的樣子。

孔:現階段,《鬼怪》已經成功了,因此講起來總是很容易。有些人會說我很傲慢,儘管我為了避免產生誤會,總是很注意自己的言行。但說真的,這對我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事。

05-052拷貝

E:或許這就是為什麼金銀淑願意等你5年。孔劉不是一個擁有強烈慾望的人,因此在面對一位能讓所有演出自己作品的演員聲名大噪的編劇,孔劉依舊心如止水,即便對方提出數次邀約。

孔:金編劇說她等我等了5年。我沒有真的數過。頭一次聽到她這樣說時,我還想著:「有嗎?」但仔細算算好像真的是如此。在我剛退伍時,她就因為劇中的一個角色找過我。

E:剛退伍時,你應該很擔心該如何重拾過去的人氣吧?但你還是拒絕了金銀淑的邀請?!

孔:我就是這樣子。我的想法一直如此。沒什麼迷戀,不會後悔,也不去後悔。我還記得在金編劇提出邀約後,我跟金長均社長談了一下。

E:你們談了些什麼?

孔:他把劇本交給我,說「我知道你不會接下這份工作,我之所以給你看,是因為我知道這會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E:為什麼他認為你不會演出那部電視劇?

孔:金社長很了解我。

03-086拷貝

E:他知道你不會因為演出一部作品是否能獲得大量人氣和粉絲,來選擇。

孔:此外,我對電影的興趣勝過於電視劇。我期待透過電影,達成更多目標。我並不是想比較電視劇與電影。這兩種作品都非常吸引人。但當時的我,將電影放在電視劇的前面。

E:你接連演出了《尋找完美先生》和《熔爐》兩部電影。

孔:《熔爐》最先開始。我在服兵役時讀到那本小說,等到退伍後,就試著想將作品搬上大螢幕。

E:你的意思是,《咖啡王子1號店》中那位暖男在服完兵役後,並沒有選擇將浪漫愛情故事《尋找完美先生》,作為復出的第一步,而是選擇具社會批判性的電影《熔爐》?

孔:如果後製的過程能更順利,《熔爐》就會變成我退伍後的第一部作品,但時間上沒能如此。

E:最終,你還是跟金銀淑見面了,並接下《鬼怪》。但我聽說你一開始與金編劇見面的原因,是為了拒絕對方。直到數個小時的討論後,你才被說服。是什麼原因改變了你?

孔:為了解釋這些,我必須先交代自己是怎樣的人。當機會出現了,我卻無法完成時,我會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有所不足,這就是我。這是我的動力。我非常明白自己該如何表達,而這種方式為什麼會讓我無法表達自己,原因只出在我身上… …

02-151拷貝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第142期2017年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