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霆鋒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會完完全全奉獻給那個事情,唱歌如此,演戲如此,做商業如此,那麼輪到做飯也還是一樣。 無數人好奇他成功跨界的原因,他用一句話做了解答。「你要得到一些你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東西,你就必須付出一些你從來沒有付出過的東西。」

Produced by 陳博 Interview & Text by 小沈 Photographs by 張曦(曦烽社) Edited by 345 Style by Momo Makeup by Andy Leung(ndnco) Hair by Z by David Hairdressing Style in chief by GiovanniXia Viola Special Thanks to 北京三里屯CHAO

2013年的年底,經紀人霍汶希第一次吃到謝霆鋒煮的飯。8道菜,從前菜到甜品,非常完整的一桌席。 她拍下了他做菜的過程,很認真地吃了每一道菜。8道菜紮紮實實進到肚子之後,她心裡踏實了——原本是有點冒汗的,作為王牌經紀人,從謝霆鋒16歲出道一起工作至今,這第一頓親手下廚的飯菜可不是隨便吃吃。 這之前的某一天,他說了自己的新想法,「不如搞一檔美食節目吧。」霍汶希沒有驚訝,合作這麼多年,她早習慣了謝霆鋒的「奇怪」。

白色外套 by Giorgio Armani;條紋針織衫 by Etro;Drive de Cartier系列白K金超薄腕錶_$515,000 by Cartier。

很小的時候他不願意跳舞,直接跟她說要告別舞壇,作為交換,也能用一個月的時間學會吉他和作曲。所以「他說想做廚藝一定有信心,一定是懂的。」 但是懂不懂和好不好吃又是兩件事了。她是為此憂慮。畢竟在這之前從沒有人覺得謝霆鋒是會煮飯的。

對做菜認真是從大概5年前開始的。2012年,謝霆鋒給自己放了假:「有一個晚上,就睡不著。突然間在網上看到舒芙蕾,大家都說好難,我就想有那麼難嗎?我那時候住在一個很小的房子,廚房不比一個小陽台大,後來就在那裡烤了一個。」 他看著烤箱裡的東西從一坨屎樣的物體慢慢慢慢發起來,最終變成一道甜點。覺得「這也沒多難啊」,可是吃起來又覺得不夠好吃。後來那晚謝霆鋒連續烤了4個舒芙蕾,就在那個小小的空間。他也發現了那種開心和放鬆,很多人都說煮飯是一種具有療癒作用的東西,這次他感覺到了。謝霆鋒說自己一直以來是會想很多東西的人,很難完全活在當下。但是他那晚在廚房裡找到了當下,也從此愛上煮飯。 從那個舒芙蕾開始,他自己天天煮飯,天天研究,繼而也開始煮給很多朋友吃。等到朋友們把他煮的東西放到網路引來關注,謝霆鋒就跟經紀人說了那句話:「不如搞一道美食節目吧。」

他想的美食節目是香港最常見的那種,下午4點半檔,播個40分鐘,教大家怎麼煮菜。2個月後,經紀人霍汶希帶他推開節目招商會的大門。謝霆鋒一眼看去感覺會場裡起碼坐了1000個人。 幾年之後再想起那場招商會,這句話也是霍汶希最深的記憶。等到那些因見到謝霆鋒而激動的人群、會後把她團團圍住的客戶都變得身影模糊,只有這句在她心裡一直清晰可辨——門打開之後,這句話她也在心裡悄悄問過自己。讓她冒汗的不僅是招商會的大場面,還包括第一次做節目就在衛視黃金時段播出的壓力、A級作品的目標。但是謝霆鋒得到的答覆斬釘截鐵:「謝霆鋒,如果是你要做節目,難道我要做香港午間烹飪節目嗎?」他笑一笑沒有再說什麼。 《十二道鋒味》就這樣進入了他的人生。

黑色刺繡皮衣 by Gucci;白色破洞針織衫 by h No.9 from NY Fashion Studio;卡其色長褲by Berluti;Drive de Carteir系列精鋼小秒針腕錶_$192,000 by Cartier。

36歲的謝霆鋒,這位香港金像獎滿貫影帝、曾經的世界音樂大獎亞洲最暢銷歌手,以及亞洲商業領袖,音樂早已不是最激動人心的標誌,電影作品產量減少,特效公司PO朝霆穩步運作。歌手、演員、老闆等等諸多身份在他身上逐漸退到一旁,眼下貼在他身上的標籤裡,最為清晰可辨的那一個已經成了美食。 連他自己都承認現在覺得煮飯更純潔:「對於我一個演員來說,真正花在演戲的時間跟在其他應酬的時間比其實我沒演多少戲,都是在弄別的。但是從買食材到回去寫食譜,到下鍋煮飯,到上湯上菜,都是我個人的創作,整個領域都是我的。大家都說我跨界跨的很多,是,從音樂、演戲、動作、商界到美食,這也許就是我的一個階段吧。但是我覺得這個階段會是很長很長的一個階段。」

這還是那個鮮明耀眼的謝霆鋒嗎?其實想想他好像也沒有變。年少時的反叛和瘋狂只是看客最願意留在記憶裡的標籤,而他的固執和認真、他先鋒的那部分性格更是屬於謝霆鋒的方式。也正是他的這些特質才會讓你覺得,謝霆鋒還是謝霆鋒。 第一次請朋友吃自己煮的菜,就在那間烤舒芙蕾的小小房子裡。朋友當然是吃驚的,感慨於謝霆鋒竟然會煮菜。他請著請著,就從兩三個人到了十幾個人。最後只得轉移陣地去了媽媽家裡,因為廚房夠大。媽媽也是吃驚的,沒有想到他會那麼認真:十幾人來了他做的是流水席。朋友們玩得晚,下午5點多過來跟老爸打打撲克,可以一直玩到凌晨。他就不斷地煮,有時可以煮到凌晨3、4點鐘。 要知道,謝霆鋒的認真和完全投入從來不是玩的。

最近幾年出來,很多年輕人問他為什麼可以跨界跨得那麼成功。 「我說就是因為我所謂的嘗試不是小試的碰一碰就走了。你們都說你們想,但是你們都騙自己的。絕大部分人說我想成功,我想怎麼樣,你真正有多想?只有你自己知道。」他這樣回答別人的問題。「你要得到一些你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東西,你就必須付出一些你從來沒有付出過的東西。」 謝霆鋒要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完完全全奉獻給那個事情的。唱歌跳舞固執到要和英皇公司大吵,為了音樂上的自由度而自願延長合約年期;電影拍到命都不要,從1997年的《古惑仔》、1999年的《特警新人類》,拍到《逆戰》,骨頭斷了好多根。除了彎曲的左手無名指和無法伸直的手肘關節,至今肢體動作只要略微誇張,身上還會「喀喀」作響。 以至於導演許鞍華對媒體聊起他,也感慨於這種近乎拼命的認真:「有一場戲,他要跑一段然後從兩米高的地方跳下來,他只能穿拖鞋,卻要毫不猶疑地跳下去。我很感動,而且他演得也很用心,我一直覺得給他的戲份少了。」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4期8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