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經化身成一位花花公子、機器人、軍人、間諜、丹麥王子和英國國王,但是近來他將要飾演個人影史中最具挑戰性的角色:一位年輕的教皇。

Interview by Alex Bilmes Photographs by Simon Emmett Styling by William Gilchrist Translated by Joseph Chien

 

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帥。事實上,從90年代中期那個初露光芒的菜鳥,逐漸展現才華、發散精力,成為英國這個時代裡最成功的電影明星之一,如今已43歲的他,還是令人難以想像的帥。在經歷長達25年的職業演藝生涯,以及被媒體閃光燈追逐傷害,一段曲折且漫長的時期之後,如今已擁有5個子女的他,仍未喪失了他的才能和活力。你或許以為他可能會略顯脆弱與疲態,但是,我的天啊!他仍然是一個英俊的男人,比照片中的他好多了。說實話,髮際線的確又往後退了一些,那著名的湛藍眼珠旁也多了一些淡淡的線條,他是個電影明星,不是超人,但仍然看不到什麼戰敗的傷痕。

上帝賜給他的美貌基因,並非他所仰仗的本錢。但他還是把自己保養地很好,每週5天在健身房裡練習拳擊造就了他的緊實臀部和寬大胸肌。正快步地走進房間的他,給了我一個熱情的握手,和一句親切的「你好嗎?」。

那是在7月的一個週四夜裡,我們來到Mayfair區Beaumont飯店裡,一間名為Colony Grill Room的紐約風格俱樂部餐廳,裘德.洛穿著白T恤套上黑色外套,搭配著深色牛仔褲和皮革牛津鞋,來到我們位於角落的訂位,接著他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最新的足球賽比數。

除了電影演員、劇場演員、讀者和美好事物的愛好者之外,裘德.洛(Jude Law)也是一個體育粉絲。和我們共進晚餐之後的隔天早上,他將要穿著溫文儒雅的白色雙排釦西裝,和女朋友Phillipa Coan坐在皇家包廂裡,觀賞著溫布敦網球賽。不過,那都是明天的事了。現在,法國隊正與德國隊進行著2016年歐錦盃的第二場準決賽,即使裘德.洛渴望從手機上隨時得知最新的賽況和比分,他也要假裝得毫不在乎。

正是因為他對自己這部新作的投入與熱情,才讓他明知將會錯過足球賽,卻還是同意來和我們談談他的新作品。但是在我看來,裘德.洛對於他所談論到的話語和要做的事情,一向都是專注投入的。他用彷如外科醫師要破開手術切口一般地,詳細研讀著酒單。研究多時之後,他本來要點一瓶義大利紅酒,卻又擔心我會不喜歡而重新再挑選過。再次和侍者確認之後,他才決定了這件事。

他對於我們的採訪,也是一樣地專注。中途,我只是想出去抽根煙休息,他也跟著我走到外頭,只為了不要打斷了彼此的對話。後來,晚餐用畢的一個多小時之後,我問他今晚是否就到此為止了,「我要再來一杯」,他點了蘇格蘭威士忌,繼續跟我們聊了下去。

也許是因為當時,裘德.洛正處於一個休息的狀態吧。自今年2月起他都沒有明確的演出計畫,到明年3月他才要開始排演新劇。而他也不是完全閒著的:他自己的Riff Raff製作公司,有3個正在籌劃中的計劃。還有個家庭要照顧,一段新的關係正在經營中。但是他自己說,他只是在過生活,同時思考著下一步。

「現在,」他說道。「我不急著去做任何無法使我覺得感動或是好奇的事。曾經做過的東西我不碰,而我對沒有任何即將要進行的工作這件事也不著急。」

現在在他的眼裡,只有一部共計8集,有趣、引人入勝又有點複雜的電視影集,即將在10月播出。「喔,對,」趕緊吞下嘴裡的生蠔,「就是它了。」

裘德.洛在最新影集《The Young Pope》中會扮演一位年輕的教皇。

 

就算不看其他部分,《少年教皇》(The Young Pope)也會因為他吸睛的選角而被注意到:帶著小聰明、挑釁意味、還有惡作劇氣質的裘德.洛竟然是⋯⋯教皇!他曾在《天才雷普利》裡飾演花花公子,《AI人工智慧》裡演性愛機器人,《阿飛正傳》是位頹廢好色之徒,《神鬼玩家》中扮演好萊塢的愛情玩咖Errol Flynn,現在卻將演出羅馬教廷的領袖。不過,一般人看到這位公眾形象與禁慾主義天差地遠的演員,站在梵諦岡大殿向信徒致意的景象時,當然也會有種莫名的刺激感。

約莫一週前,在梵蒂岡步行可及,羅馬市區的試映室裡,我觀賞著初剪《少年教皇》影集的前兩集。Sky、HBO和Canal+三大頻道的共同製作,由2013年曾拍攝羅馬頹美紀錄片《絕美之城》的導演Paolo Sorrentino來獨立完成編劇和執導。我們已經看慣了知名導演和電影明星合作的電視作品,但是《少年教皇》特別的是,它是一個以奇特且不輕易妥協的導演視角,所拍攝出的一部藝術型電視電影。

正如劇名所暗示的,它的故事其實是一位男人的寫照:Lenny Belardo,從小被棄養的義大利裔美國人,由Diane Keaton所飾演的瑪麗修女撫養長大。在第一季中,當成長到47歲時,他成為了教宗庇護十三世(Pope Pius XIII)。這正顯現出了選角的獨特。或許有人期待從裘德.洛閃爍動人的眼神裡看到些什麼,但庇護十三世並不是個披著牧師聖袍的浪蕩之子。他不是一個帥氣激進的教皇。他是一個極端保守、固執的論理者,好鬥、不妥協、復仇心重。這是個相當不容易的角色,而裘德.洛將他演得栩栩如生。「現在,一位全新的教皇出現了。」他彷如西部片裡約翰.韋恩(John Wayne)一般的口吻說著。

我不願透露太多──一部分是因為我在羅馬曾經簽署了保密條約──但是《少年教皇》的核心主題必須考量到一個公眾人物的形象,該如何塑造一個人物,操控他的形象,如何運用媒體操作,以及公眾會如何反應,尤其又涉及了知名人士。這些,都是一個從影20年,已是家喻戶曉的電影明星,所必須感興趣、熟悉或擔憂的事。

「這就是Sorrentino最厲害的地方了,」裘德.洛說道。「我的意思是,在他的選角中就已經很有話題性了。這部作品中Paolo事情需要處理許多我認為相當跟得上時代的議題,而他用他高明的智慧與低調的風格處理得很好。」

透過電子郵件的訪問,Sorrentino否認裘德.洛的個人條件,對於他選定教皇角色的決定有任何幫助。「老實說,我不太在意合作演員的公眾形象。」Sorrentino在信中寫道。「這不是個我會感興趣的社會實驗。」相反地,Sorrentino提及2002年由Sam Mendes執導的《非法正義》裡,裘德.洛飾演一位瘋狂的攝影殺手,其中的一幕場景,才是他決定邀請裘德.洛飾演教皇的原因。「我只知道裘德.洛在裡頭,光是走路的方式就揭露了角色的內心世界。一個能夠只透過肢體語言就能訴說這麼多的演員,肯定是與眾不同的,這是很驚人的。那種疲累又不可一世的步態完全讓我震驚。」

即使如此,「裘德.洛,⋯⋯竟然是教皇!」總是有某些特別的東西存在著。

「我的意思是, 這太詭異了, 不是嗎?」裘德.洛說道。「尤其是,43歲的,英國人!」

我告訴他,換個好的角度來想,最起碼觀眾們會因此而對它感興趣。

「喔,好。」

在《天才雷普利》中演出闊少Greenleaf的裘德.洛因其俊美外表和獨特氣質而令人印象深刻。

在《天才雷普利》中演出闊少Greenleaf的裘德.洛因其俊美外表和獨特氣質而令人印象深刻。

當燈光逐漸轉暗,開始吃喝之後,不出我所料地,裘德.洛真是個歡樂的夥伴。在2006年紐約的夏天,我曾經採訪過他,當時他正在拍攝香港導演王家衛的電影。他正如好萊塢電影男主角一般,名氣正盛──他的名字出現在年度十大最賺錢明星的榜單上──而他在小報上的惡名也是。

他幾乎無所不在:在電影裡、時裝和香水廣告的看板上、雜誌封面、報紙頭版、脫口秀和紅毯上,以及一些瀏覽量超高的網站上。我的獨家報導是關於他談論新聞媒體鉅細靡遺地捕捉他的一舉一動,幾乎快要逼他抓狂的亂象。坦白說,把這些舊帳再重新翻過一遍是殘忍的,但是簡單來說,還有誰依然記得這些:他與Sadie Frost的婚姻,包括了他的三個孩子,和後來2003年的離婚;他和Sienna Miller的交往關係,和2005年的第一次分手;和同一年,小孩保姆爆料與他有染的事。

如果採訪他這些經歷,聽來可能是相當煎熬,畢竟讓裘德.洛公開解釋那些自己後悔的事可不怎麼好玩,但在那之後我們還和他的一群朋友出城去他的閣樓陽台喝酒熬夜。他真的是個熱情和藹的主人、一個優秀的讀書人,和照顧周到的受訪者。

他在倫敦南部的Lewisham長大,是個老師的兒子,有個藝術家的姐姐,父母也是觀察力敏銳的業餘劇作家。「他們對戲劇、電影和音樂都很有熱情,那是一個非常快樂的童年,充滿了許多的鼓勵、熱情和愛。」

從年紀很小的時候,他就是一個瘋狂的電影痴。14歲時,他會逃學,穿著制服跳上往倫敦市中心的火車,在威爾士王子電影院裡連續看三部電影,然後再及時趕回家,假裝是在學校上了一整天的課。

裘德.洛的職業生涯很早就開始。17歲時,他已累積了很多劇場經驗,那時他在曼徹斯特一個名為《Families》的電視劇裡軋一角。「那是一個很難得的學習經驗,」他說道。「我給自己買了個公寓住房,第一次口袋裡有了點自己的錢。我可以外出、有交際生活並學習節制,才能在早上6點起床,跟上劇組的工作。」

%e8%a3%98%e5%be%b7%e6%b4%9b2

【完整內容請見2016年10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