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他的憂鬱迷住這麼多年,如今男神宣佈:從此只想演喜劇。無關轉型(梁朝偉這三個字也不需要轉型),那是跳脫六感之外的人生境界所至,修煉需要一生,然而一念到彼岸,他在戲裡活遍多少生離死別,如今只想帶給人們歡笑。自嘲向來怕生的偉仔這次難得打開心房讓我們走進來暢談生命種種,影帝男神的內心世界,其實比你想像中要來得超然快樂。

Text by 郭璈  Interview by 林宇  Style by Angus assisted by Paddy Photographs by Wing Shya(夏永康)
化妝 by Candy Law 髮型 by George Wong(Headquarters Salon)
special thanks to Grand Hyatt Hong Kong

 

 

一提到梁朝偉,你會想起哪個角色?李安說:他是每個導演心中的夢想──你覺得夢想中的演員應該是什麼樣子?梁朝偉就是那樣子的演員。

對一名從小觀看第四台港片長大的影迷來說,不難發現這幾年偉仔演出的作品頻率已慢慢變緩,當然,以他這種地位的演員──至少就我們旁觀者而言,演戲對他來說似乎到了隨心所欲的境界,他在劇本水火裡經歷過上千萬次的快樂與哀愁,勾引著觀眾們的心隨之喜怒哀樂,演員(專業的)實在是一種承載著太多情緒包袱的美麗生物了,離開鏡頭之外的他,生活二三事習慣淡如清水,好久以前,梁朝偉告訴Esquire說,他不是一個有計劃的人,那樣太累了。

他只憑感覺,現在的梁朝偉,感覺,只想演喜劇。

白襯衫 by Fendi。

白襯衫 by Fendi。

這的確是會讓人咀嚼思考的發言,尤其那些讓他獲得影帝頭銜的憂鬱角色總讓人不禁會與現實中的他畫上等號,烙印在腦海中久久無法抽離,我們便通俗地將他的既定印象寫得沉鬱又不苟言笑,可曾幾何時我們又真正地了解梁朝偉?他的存在,彷彿就是香港電影界的瑰寶,多少影評形容他「連背影和後腦勺都會演戲」絕非浮誇之詞,身為王家衛的靈感繆思,偉仔的文藝氣息有種深不可測的超然。作家張嘉佳有本小說《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當中一篇〈擺渡人〉近期被改編搬上大螢幕,且由作者本人自編自導、王家衛擔任監製,從日前釋出的預告中可看出是一部充滿瘋狂元素的喜劇,看這陣容,我突然想起十多年前,同樣也是王家衛監製(劉鎮偉導演)、也是偉仔主演的《天下無雙》,那可是喜劇中的經典神片,沒有人能夠懷疑偉仔的喜劇天分──或者說,他對於角色掌握的精準度與多元彈性,本就讓人無法定義。

深藍色針織上衣綴黃色毛巾料胸袋、灰藍色花紋西褲 by Fendi。

深藍色針織上衣綴黃色毛巾料胸袋、灰藍色花紋西褲 by Fendi。

擔任主角的梁朝偉在新戲中飾演金牌擺渡人陳末,據他說明,這個「職業」就像是心理諮商師,他笑說,接到劇本的那段時間,自己突然有個念頭:再也不想拍drama(情節系列)的電影了,「《擺渡人》這部電影裡面有很多不同的元素,它就像個嘉年華,什麼都有,也有以前我和王菲在《重慶森林》裡的那種愜意浪漫,演繹方法更是我預料之外的瘋狂,但其實喜劇最高深的地方就在於笑中有淚,這些笑聲背後其實都刻劃了很沉重的主題。」緣分或許奇妙,一個出色的喜劇劇本便讓我們男神在頃刻間將心境擺渡到彼岸:一個他寄情已久的怡然沃土,當然,電影只是引子,追根究柢,還是得由來自偉仔境隨心轉的深刻領悟。

深藍色針織上衣綴黃色毛巾料胸袋、灰藍色花紋西褲 by Fendi。

深藍色針織上衣綴黃色毛巾料胸袋、灰藍色花紋西褲 by Fendi。

我們在一間豪華飯店與梁朝偉見面,他的開朗神情十分從容,沒有絲毫防備,鏡頭前的他,像個孩子般笑得開懷,我看著他,他是個苦出來的演員,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開,媽媽一人撐起重擔,偉仔從小就懂得要替母親分擔家務,也扛起照顧妹妹的責任,在多數人應當有著無憂童年的歲月裡,偉仔已經不得不被迫從一個男孩轉變成為一個男人。他曾說,演員這職業需要有龐大的生活經驗去支撐與架構,自認為從小都不快樂的偉仔,幾乎用盡一生的時間去設法讓自己進入快樂的境界,或許也因為如此,早熟的偉仔有著一顆纖細的心,並對週遭環境高度敏感,對現在的他來說,兒時因為看戲獲取的滿足成為他今天此時此刻找回初衷的象徵,「現在決定只拍喜劇,是因為有感現在社會總是充斥著暴戾與沮喪,我相信大家都需要更多的正面能量去相信未來是有希望的。」 我們似乎好久沒看見這麼開心的偉仔了,照片裡的他笑容燦爛,沒有假裝,那是不假思索的相由心生,也是花開之境的燦爛時刻。

Profile
梁朝偉 Tony Leung
生日:1962年6月27日
星座:巨蟹座
電影作品:《擺渡人》、《一代宗師》、《色,戒》、《傷城》、《2046》、《無間道》系列、《英雄》、《天下無雙》、《花樣年華》、《東京攻略》、《暗花之殺人條件》、《春光乍洩》、《偷偷愛你》、《三輪車伕》、《王牌神棍》、《流氓醫生》、《東邪西毒》、《重慶森林》、《新難兄難弟》、《風塵三俠》、《射鵰英雄傳之東成西就》、《鎗神》……等。
戲劇作品:《俠客行》、《絕代雙驕》、《新紮師兄》系列……等。
音樂專輯:《風沙》、《錯在多情》、《為情所困》、《一天一點愛戀》等。
獎項: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最佳男主角、第19屆亞洲電影博覽會傑出演員大獎、亞洲卓越成就獎最傑出電影男演員、亞洲電影大獎最佳男主角、金馬獎最佳男主角、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男主角、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男主角、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等。

白襯衫 by Fendi。

白襯衫 by Fendi。

>我其實是個滿跟著自己感覺走的人,所以我不曾去演過一齣我不喜歡的電影。

>但現在的我只想演喜劇。

>人生當然很嚴肅、很不容易,但是我們的態度和視角是可以選擇的,這就是最值得我們學習的事。

>我覺得「看電影」這件事就好像走進了哆啦A夢的「任意門」,我們拍電影的功能就是讓觀眾進入電影院的那120分鐘裡讓他們感受到夢想,然後從戲院走出來後可以帶著一股正面的信念去生活、追夢。

>要將某種信念傳遞給他人前,你自己必須要學習理解,直到你能好好掌握這種態度,才能把信念傳遞出去,就好比演戲一樣,你先要去理解、相信自己的角色,才有辦法演繹好這個角色去說服觀眾。

>從小到大我都覺得自己是一個不快樂的人,因此「快樂」這件事變成我的人生目標,但沒有人可以像童話故事裡面的主角那樣在一剎那間就擁有happy ending,所謂的快樂並沒有盡頭,永遠只能是一個前往的過程。

>真正的開心,是沒有煩惱,然而要想擺脫煩惱,需要用一生的時間去追求,我把這叫做修煉。

>身為演員,我會把我的信念放在電影角色裡頭,如果有觀眾能看端倪,並從中感受,對我來說就很滿足了。

>我有時很怕接受訪問,因為其實我信奉的事情都是老生常談,但我又很不愛和別人說大道理,我覺得凡事知易行難,能不能身體力行才是重點。

>我很怕生,尤其人多的地方,有時候因為工作關係不得已非要去一些party場合,我只好……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16年12月第13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