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大家恐怕都被iPhone X洗版了吧!很多人看到iPhone X的第一個想法,幾乎都是「如果賈伯斯還在的話會怎樣怎樣…」,的確自iPhone 4s的發表由庫克接手後,幾乎所有的人都會拿庫克與賈伯斯比較一番,有些人會覺得庫克實在是「太不Apple了」,這也呈現兩個人在帶領Apple上的不同面貌,但庫克的Apple真的比賈伯斯的Apple差嗎?

先來看一下賈伯斯推出iPhone的介紹影片吧!

很多人喜歡Apple都是因為賈伯斯。賈伯斯對於Apple的存在,就跟一般人看Apple存在一樣,是神祕的。就是如此神祕,才讓大家對 Apple 充滿了無限的想像,當然有些部分來自於對賈伯斯的「憧憬」。1976年賈伯斯與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 )創辦 Apple Computer ,創造了蘋果一號(Apple-I);1980年代初期,他帶領參與 Mac 的研發,然後再被自己延攬的經理人「趕出」Apple。之後,賈伯斯創立 NeXT 、投資 Pixar ,然後在1996年12月強勢回歸,重新以「科技顧問」的身分重新回到 Apple 。1997年下半年,賈伯斯開始擔任Apple臨時執行長(Interim CEO),這個被暱稱為 iCEO 的人重新調整 Apple 的體質,排除不必要的產品開發,讓 Apple 嶄露新的階段與角色;而這個 i 便成為後來 Apple 所有產品命名的字首,形成Apple的一大特色。

姑且不論這段佚事的真實性為何,但 i 這個字的確成為 Apple 重新坐上高科技王座的一項重要指標。

很多人把賈伯斯之於 Apple 的角色給「神」化了。雖然他對 Apple 的發展存在不可或缺的地位,他的 Mac 改變了電腦、 iPod 改變了音樂,尤其是 iPhone ,更讓通訊產業產生了重大質變,這個被認為是「有生產力的自戀者」的確帶領著 Apple 讓產業發生了巨大變化。雖然對果粉而言,賈伯斯就等於 Apple,但就實際的 Apple 而言,它已經有自己的生命體系,不論之後有沒有賈伯斯,Apple 已經不只是個法律定義的「法人」,更似乎已經存在自己的意識。

解構Apple,當然要先從賈伯斯的角度來觀察。時間回到1995年,當時賈伯斯接受了一家電子媒體的訪談。由於賈伯斯很不喜歡面對鏡頭,這段訪談被視為一個重要的經典;但尷尬的是,這訪談才結束沒多久,就在回家的路上給「搞丟」了,直到最近才被奇蹟似的找出來。當然這些都是片商的說法,但這段訪談的確是可說是賈伯斯對其思考態度最完整的陳述,從中也可以了解到賈伯斯這偏執狂怎麼看待電腦產業乃至於 Apple 這家公司。

當時的賈伯斯已遭 Apple 「逐出家門」10年,靠著自己創辦新公司NeXT重新受到矚目,同時間的 Apple 已逐漸走到窮途末路。不過誰也想不到,就在這段訪談完成18個月後,賈伯斯竟然重回 Apple ,挽救這家再過90天就要宣告破產的公司。很多與賈伯斯共事過的人,都認為他是個有偏執狂的暴君,賈伯斯在訪談中坦誠,他確實會毫不留情的說出「這很爛!」( It’s Shit!)但他也認為,這才是「直言不諱」,「我蒐集全球最好的人才,我不想與次級的人共事,對於知道自己很棒的人來說,你不用呵護他們的自尊心。」這正是賈伯斯對Apple中「人」的看法。蒐集最好的人,讓他們做最酷的工作,也讓這些人全心全意般侍奉 Apple ,如同侍奉他們的造物主。

曾有報導指出,賈伯斯想要讓Apple塑造成一個讓人瘋狂地想要去上班的地方。這個「想要」不是透過誘惑員工來達成,而是靠營造出一個讓人更努力、更絞盡腦汁的工作環境。任何與曾賈伯斯一起工作過的人,都會體驗到一種熱血沸騰、一起在為了Apple而打拚的感受。從這一點看來,把Apple說成是一種邪教,可能都不為過。當然,賈伯斯也這麼想。他認為持續的進步及發展新展品,是科技廠商持續發展的進步動力,「當初 Apple 聚集了一流的人才,他們做出最棒的工具,讓人知道什麼是好東西。」對他來說,「創新」是最重要的議題,也是社會的主要推動力。

賈伯斯在人們的眼中被視為嬉皮,他自己也這麼認為,甚至對此感到驕傲。「如果不得不選擇,我顯然是嬉皮,與我共事的人也都是嬉皮。」賈伯斯接受訪問的時候就這樣認為,他說嬉皮運動有那麼一點味道,他們想找出人生的答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有趣的是,接班人庫克卻是很不嬉皮的經營者…

 

﹝同場加映﹞

【iPhone 10年】看看之前被做壞的Apple Phone們

【iPhone 10年】i帝國毀了音樂?!

【iPhone 10年】Apple到底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