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年輕時懷抱著夢想,前往異鄉獨立生活,從暫時擁有小小一塊空間,開始為了自己

的信念奮鬥的經過嗎?在《台北蝸居夢想家》中,以圖像與文字交錯呈現的方式,帶我們
踏入這一世代年輕夢想家的生活場域,更進一步了
解在環境種種的限制下,他們是如何堅定
自己的步伐,穩
穩地朝理想前進的。

 
Text by 廖子良 Images:courtesy of 時報出版

本書背後的概念很顯然來自於今年早先出現另一部來自日本的訪談圖文集《東京貧窮宇宙》,記錄著在大都會的低薪高消費,房價昂貴,步調緊湊的環境下,一群離開舒適圈的年輕人,以樂觀的態度追求看似遙遠的目標。《台北蝸居夢想家》大致上依循著同樣的架構,以簡短的訪談文字搭配生活空間與受訪者的影像,給讀者這些離鄉背井的年輕人日常居家生活一點簡單的概念。

book要說書中的受訪者的想法與計畫,對多數前來台北定居工作的年輕人有代表性可能也未必,畢竟我們在此看到的故事主角追尋的多是相對難走的路:節目主持人、舞者、歌手、雜耍、演員、電影製作、樂團⋯⋯這些領域在一般人的觀念中,投注努力的人往往都是遠多於最後能夠發光發熱的那些個案。但另一方面,這些活動也比那些號稱「穩定」的職業,更能夠激發心裡深層對於自我實現的渴望,而不是受到大環境及現實因素影響而妥協的選擇。

透過這些文字與影像紀錄,我們以各種面向看到追夢者共同的想法與特質:毅然捨棄穩定工作與熟悉環境的決心、拮据度日仍微笑以對的正向思考、在工作中尋找自我啟發的熱忱、對於台北土地與人情的觀感。

我認為最後一點其實是最有趣的。這些人中從各種不同的背景到台北尋找機會(當然也有本地土生土長的台北人),但對其印象卻有著相當一致的共識:步調很快、人情很疏離、生活很緊張。有些人既來之則安之,在其中共生的時光也培養出對土地的情感,把它當作自己的家,而有些人來找的終究只是機會,在這裡不認為自己有過客以外的身分。

而另一個重點自然是在他們對堅持夢想的態度上。同樣是在不斷衝撞外在阻礙的人,他們各自走到現在的位置。有些人事業已小有成就,有些人的夢想才正要起步,更有人還在摸索方向的階段,但他們的共通點是現階段對自己選擇的人生與道路感到滿足,這份感覺對他們來說也是穩定生活所難以換來的,而這正是創作者與追夢者重要的精神糧食,也是這份特質讓他們能在生命最陰暗之處仍看得到光輝。錦上添花是人之常情,我們在已有成就的創作者與藝術家大鳴大放時不斷地去挖掘他們一度刻苦的生活,卻沒注意到這樣的人生故事在我們周圍比比皆是。


筆槍和紙彈的力量sidebook

由茉莉.戈波提爾.曼寧(Molly Guptill Manning)所著,《書本也參戰》(When Books Went to War: The Stories that Helped Us Win World War II)記述了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影響其後文學發展的一大重要政策。當時美國士兵遠赴歐洲參戰,在極端生活條件下,如何維持士氣與軍人的心理健康成了一大難題。而完成此項任務的,是當時美國政府提供超過一億四千萬冊,超過一千種不同的戰士版平裝書籍,為美國戰士能做好精神準備,將他們的絕望重新點燃為希望,並決心帶著書本一起共度他們的每一場戰役。戰後也由此政策的影響帶動平裝書籍的大量普及,創造出一個嶄新的文化中產階級,並將閱讀習慣散播給使普羅大眾。誠如作者在序言所說:「這是一個筆桿威力不輸刀劍的故事。」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6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