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名團Oasis的靈魂主軸、是britpop王朝裡最重要的霸王、是說話尖酸刻薄百無禁忌的自大哲學家、更是當今全球樂壇最好的唱作人之一。Noel Gallagher,出道20多年來,他始終衷於自我,從不隨波逐流,他不搞實驗、不玩前衛,僅僅堅守歌曲理應存在的悅耳底限。單飛生涯後的第二張專輯《Chasing Yesterday》將再度證明,所謂搖滾,只消紮實又好聽,無論放在哪個時空都不會過時。
Text by 郭璈 Images:courtesy of 華納音樂

Noel Gallagher《Chasing Yesterday》華納發行

Noel Gallagher《Chasing Yesterday》華納發行

關於當代搖滾,有某個族群,是聽Oasis長大的(就像某族群是聽The Beatles長大那樣)。他們爽快俐落的吉他音牆,和隨時能哼上兩句、佔據腦海的悅耳旋律,竄進了某個苦悶的青春午后,打開某個開關,從此墜入了搖滾樂的世界。身為樂團吉他手兼詞曲創作主腦的Noel Gallagher,自是多數人心目中九○年代以降最棒的搖滾明星之一。這位彈琴唱歌總是眉頭深鎖、流著愛爾蘭裔好戰血液的英國佬,就像古龍小說裡的角色,一招半式闖江湖,好似小李飛刀,但就一招一刀即足矣。他不搞實驗、不玩前衛,一言以蔽之,就是把50年來搖滾前人的輝煌歷史發揮到極致。他看似冷眼隔岸觀火,卻又口無遮攔,在速食時代,Noel提供好歌、也提供嘴砲話題,或許是他太聰明,寫一首好歌太容易──以至於這個世界看起來如此愚蠢,芸芸眾生走得太快又太急,他卻只想抓住昨日尚未消逝的光景。

因此他對一切事物都感到不爽,唯一滿意的就是自己的音樂,「如果明天有人拿槍指著我的頭說:『我要你在7天內作出4張專輯!』我應該還是做得到,其中兩張就只是很棒,另外兩張會成為經典。」但或許是步入中年,隱約可見骨子裡多了分沉穩,遑論與頭號宿敵Blur主唱Damon Albarn的恩怨也在2013年一場同台演出中全盤化解,這樣的轉變也表現在單飛後debut,謹守「Less Is More」的簡約原則,反璞歸真的人生體悟由他口中說出別具說服力。相隔4年後第2張專輯以《Chasing Yesterday》命名,似有追逐昨日、重返榮耀的意味,也是Noel成立High Flying Birds後首度操刀專輯製作,嗅得出每首歌在細節琢磨更為細膩,甚至加入銅木管樂,但最迷人處想當然還是老招:大調寫的小調歌、硬是大小調互換的小趣味、連居高臨下自視看透一切的歌詞與哲學幾乎都如出一轍。

首波單曲〈In The Heat Of The Moment〉是專輯中最後完成的歌曲,喧囂擬聲與躍動鼓擊帶出風馳電擎的曼城風範;溫柔開場的〈Riverman〉是所有britpop迷所無法抗拒的雋永旋律;獻給妻子的〈The Girl With X-Ray Eyes〉好似David Bowie的浪漫;取樣The Chemical Brothers〈Setting Sun〉的〈Look All The Doors〉以及Oasis時期遺留demo的〈The Dying Of The Light〉都被賦予新的生命;迷幻感強烈的〈The Right Stuff〉彷彿語重心長;躁動狂野的〈The Mexican〉就像未曾消逝的青春,Noel毫無保留,將他畢生所學一次展露;終曲〈Ballad Of The Mighty I〉與前The Smiths傳奇吉他手Johnny Marr一同演繹英式搖滾的神采飛揚。每首歌都能嗅得昔日Oasis的表情與輪廓,即使我們都相信Oasis有天會重組的(Gallagher兄弟總是那麼嘴砲對吧!),但還是願意再多等等,聽聽big brother再多唱幾首屬於他人生巔峰、毫無包袱的真摯心聲。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4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