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眼看到MRTELL主席暨首席執行官Cesar Giron,你應該無法想像,他穩重的外表下有著極為「跳躍」的心思,這也是馬爹利的傳統──不斷挑戰限制,讓創新成為品牌的傳統。

Text by Gershwin Chang Photograph by Cheng-Yao Tsai

「我從來不獨自一人飲酒的!」問起Cesar對於干邑的想像,他笑了:「干邑是一種與人分享友誼的酒,即便你跟他並不認識,但喝了干邑之後,你們的連結可能就從這杯酒中開始。」看我滿臉問號,他開始跟我講故事(是的,就是講故事):當你在機場的酒吧裡,有音樂、有很多講不同的語言人們,這個Bar可能在世界的任一個角落,「於是,干邑就變成了連結,因為它是需要分享的。」用酒所連結的友情,可能會在世界的任何一處發生,這是全球性的,「所以如果我要形容一瓶干邑,我會覺得這是關於你或我,或是任何一個人。」

打開一瓶干邑,就為了分享友誼的時刻,這個想像其實挺有趣的。對Cesar來說,他對酒的最初印象就是與家人一起分享,「法國人有一個習慣,就是在午餐、晚餐前會有一小段時間,這時間我們叫『餐前
酒』時間,我們會聚在一起,一起喝點小酒,聊聊這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所以當然,酒是為了「分享」而生的,對Cesar來講,一點都不意外。

踩線作為前進動力
這麼說來,Cesar是個重視傳統的人囉?「不,我可是充滿好奇心的!」Cesar笑了,對他來說,身邊的所有事物都是有趣的「問題」,「看到一瓶酒,我會想看它,喔!這是一瓶什麼酒,一般人到這裡就結束
了,我不一樣。」除了想要知道它是什麼樣的酒,Cesar還想要知道這瓶酒是什麼味道,還會想知道「為什麼」會是這種味道,「甚至我還會想,如果把這酒作成雞尾酒,它會是什麼味道。」

家中藏著不少雞尾酒酒譜的Cesar,常常在家中做的事情就是調酒,「你會試著調調看如果變化了基酒,酒的味道會有什麼改變。」這一切,都是因為好奇,「因為好奇你才會想要去『踩線』,去踩那個傳統給你的限制,這一切都是創新的泉源。」就像調酒,傳統上我們所用的基酒都是伏特加這種一致性較高的白色烈酒,而像干邑這種棕色烈酒則是純飲為主,「但你覺得這就是傳統嗎?當然不是。」從Cesar所藏1860年代的酒譜可以發現,那個時代的調酒師會嘗試用馬爹利的干邑調酒,「這就是那個年代的創新之舉呀!」

調和一支新的干邑,比依循傳統調製要更為困難,「新的生命之水非常難調,要把多種風味調和,要怎麼樣抓到最好的平衡,是非常困難的,而且有更多的風險要考慮。」但Cesar說,就是因為困難,所以才有趣,「當你所創作出來的東西變成是品牌的傳統,那不但代表品牌更前進了一步,同時更是你自己成就了一件不一樣的事情。」

《喝酒不開車,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