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奇隆是個「慢熱」的人,至少我採訪的經驗是如此,話不多、每句話都縝密思考再出口。談起人生很淡然,說起工作卻很熱切,讓人心疼的經歷,他說起來卻風輕雲淡⋯⋯。

Text by 林蔚文   Style by 陳世勳 Photographs by 蔡明宗


 

攝影棚內比平常還要熱鬧,空氣中似乎多了那麼一些帶有興奮的緊繃氣氛。「來了!」不知誰這麼喊,周圍騷動起來,所有人立即望向正在開啟的門,進來的,正是採訪前受到辦公室同事「熱烈拜託索取簽名」的「四爺」──吳奇隆。

啞著嗓子(因為正在大陸拍攝戰爭戲、加上接連幾部戲的宣傳),吳奇隆對每一個問題,都認真思索好一會兒,才用極簡單的句子,緩緩的回答編輯提問。「他似乎有點冷」我心想。我決意不照著訪綱,隨意的跟他聊聊。

為戲投入   花心機塑造角色

為什麼「四爺」攫住所有觀眾的心,沒看過《步步驚心》,是不會了解的,我也是。直到了這次,為了能與吳四爺對話,發狠熬夜看這部戲,才終於了解,這沒有表情的「四爺」,在整部戲中,用眼神及動作,將觀眾的心緊緊糾住整整35集。吳奇隆為什麼能將這個在前半部的戲裡,幾乎是沒有表情、也沒有幾句對白的四爺,僅以眼神及體動作,卻能讓所有觀眾的心與「四爺」一起糾結、同聲一哭?

吳奇隆01

「四爺在前17集的戲裡,幾乎是沒什麼對白的角色,那大家說他好,好在哪裡?因為在每一場戲裡,他都有一個明顯的肢體動作及反應,都可以讓你很清楚的了解,他在想什麼,這就是每一場戲都要有設計跟規劃。」把角色設定與塑造,比喻成一個精密的手錶,肢體動作、走位、眼神都經過精密設計,「你要它很完整精準的走,就必須要每個小細節都很細膩。」要顧慮那麼多,還要有情緒,怎麼做到的?「你進到角色裡就會了,我把四爺變成我,不是我變成他。」「也許你們看到的四爺,是個外冷內熱、心機城府比較深的人,但其實你要自己溶入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你會了解這樣的個性是不得不然」,吳奇隆說,要揣摩角色,一定要花很多時間進入到人物的內心裡,去了解那個時代環境,「清朝是一個規矩最繁瑣、最多的朝代,事情就像劇名《步步驚心》一樣,很多做事方法、說話都有規定,包括服裝、行為舉止,都有太多的規定,都必須戒慎小心按照規矩,但是人還是有人性化的感情、個性,這個四爺,感情是那麼的內斂,不論兄弟感情或是對父親的感情,他都收在心裡,不輕易外顯。」如同一開始採訪一樣,吳奇隆臉上,始終維持著淡淡的、沒有太多表情,唯一不同的,現在停頓思索的時間變短,回答的句子變多了。

吳奇隆02

再度走紅 淡然處之

《步步驚心》的爆紅,讓吳奇隆的聲勢和當年的「小虎隊」所引起的迴響及受歡迎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對於再度走紅,吳奇隆卻看的很輕鬆、很淡,那不是故作瀟灑的不當一回事,也不是矯情式的謙虛,而是一種歷盡起落後的平靜「以我的角度來看,紅與不紅對我的生活並沒有什麼改變,我還是會花很多時間看劇本,一直不斷的拍戲,工作的時間還是沒有改變,我每天還是在片場,只是會多了很多的拍照及訪問,我對拍戲的態度、待人處事不會變。」他淡淡的回答。難道一點點高興、得意的感覺都沒有嗎?我問。「也許某些時候會有一點小虛榮,會感覺『還不錯!』但也就是還不錯而已,不會改變我的工作及生活方式。」

已邁入不惑之年的吳奇隆,人生卻早已歷經滄海桑田,媒體也總是一再提及過往:19歲出道,出道即替父親還債,直至2000年左右還清債務,接著成家結婚,不到幾年卻傳出婚變,以離婚收場,外傳身家財產早已去了大半⋯⋯。於是媒體總以一種很「悲」的感覺描寫他,「我不悲啊,我要是悲觀,早就沒了。」「很多媒體都認為我的經歷、成長,很多故事性,所以喜歡提這些事,可是對我來說,沒什麼特別的,這只是我人生不同現象的經歷而已,這都過去了,能過去的事情,就沒什麼好牽掛、好影響的。」

對於現在對人生的看法與心境?沈思了幾秒,吳奇隆回答:「開心、隨緣就好!因為我太了解,你人生中所有的計畫、規劃,都趕不上變化,那你去想那麼多,有些東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只要保持做人的基本原則與做事的基本態度,是怎樣就是怎樣,不需要去強求什麼!」也許有人說他是身不由己、無法掌握的消極心態,我卻認為他是面對無常世事變化,所練就出的「平常心」與「自在」胸襟。

吳奇隆03


PROFILE
吳奇隆 Nicky Wu
生日:1970年10月31日
身高:175公分    體重:65公斤
音樂:小虎隊時期《逍遙遊》、《男孩不哭》、 《星星的約會》、《紅蜻蜓》、 《星光依舊燦爛》⋯⋯
戲劇作品:《創世紀》、《俠女闖天關》、《蕭十一郎》、《李後主與趙匡胤》、《六指琴魔》、《盛唐風雲》、《步步驚心》

 

吳奇隆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