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40歲,橙果設計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從台灣到到美國,再從紐約返回台灣,這40年間,充斥著我們想不到的天堂與地獄。他用他在地獄悟出的道,撼動著我們。
Interviewed by 陳張眾 Photograph by 林昭宏

>我什麼書都看,文學、生物學、神經學,我也看漫畫,我覺得做這一行本來就要什麼都看,後來就變成是一個習慣了。

>誠實的面對自己,其實這是最簡單的,你永遠不可能騙自己,只是它很難達到。難的問題是,每個人都會說謊,但是又不想去面對它;當你開始真正的面對自己,又何必要說謊呢?

>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簡單的事情,重點只是你第一步要怎麼踏。

>外界其實都說你很難拍?不要拍那麼多就好了!如果是以封面的標準來講,我覺得你找別人就要尊重他,所以我不會有什麼標準要拍出什麼樣子,但是你找我你要尊重我。

>本來有風險的東西,到我手上好像風險值變得很小或是零,那這樣的話為什麼不做,所以我的東西可以出去,可以幫客戶賺錢。好玩的是(它)就變成一個循環,大家就說這樣的東西可以賺錢,那我也要來!雖然每個人都會跟,但不管怎樣你都贏,因為你已經先做了。

>例如你現在跟我比健身,很難找得到人比得過我,連教練都不一定,所以要比身材,我一點都不怕。你要比文筆,我應該也可以混口飯吃。當你這些都有的時候,其實你的心會很平。做一件事就把它做好,這就是練,練到那個極致,就平了。人為什麼有慾望,因為心不平,他錢比我多,他比我帥,他老婆比我的老婆美,他老婆比較年輕。當你這些都平了以後,慾望不會沒有,只不過會變的很少,但就算有,你也可以隨時決定要用理性還是感性去判斷。

>我從來不會去向朋友學習,我只會想要超越他,這是我覺得對我朋友最大的尊敬。因為我朋友年紀都比我大很多,他願意跟我交朋友,因為我有一些不一樣的東西,總不能說一天到晚,都是他在教我吧!這就不是朋友的關係了。所以我的目標是,把他幹掉。

>就像賈伯斯,跟他生活的人一定很痛苦,跟我生活的人一定也很痛苦,因為他有某種的偏執,才能夠做出某種原創性。

>我每天只有運動、起床、溜狗、健身、顧小孩、工作,成功本來就是這樣,不然要怎樣?你不這樣做賺得到錢嗎?我還沒認識一個人不是這樣的,我從來不相信沒有錢可以享受生活。

>聽起來你好像是個很有禪學精神的人?沒有禪學啦!每個人都做得到,就看你要不要,你要就有了,不要就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