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EOPLE - 威士忌的漫長等待
PEOPLE

威士忌的漫長等待

2017/12/29 編輯 /
問起三得利全球品牌大使宮本博義,為什麼日本威士忌雖然跟蘇格蘭威士忌系出同源,卻有這麼多不同的風格?他想了想,很嚴肅地回答:除了風土,最重要的差別應該是「人」吧!

Text by Gershwin Chang Image:courtesy of Suntory Whisky




日本經典威士忌「山崎」該是宮本博義最重要的「寶寶」吧!1978年就已進入三得利山崎蒸餾廠的他,一路在威士忌的生態鏈中歷練,而後又回到山崎擔任總經理,來來去去都跟山崎有關,問他怎麼形容山崎威士忌,他笑說「這問題很難。」他說或許因為一直關心、觀察著山崎的發展,其實不太敢形容山崎,「或許因為距離太近,不好意思也捨不得吧!」不過,說起日本威士忌的個性,他又如數家珍、滔滔不絕,這生涯中的「主調」對他影響之深,可見一斑。

問他什麼是日本威士忌,而日本威士忌與蘇格蘭如此「和而不同」,宮本博義想了一下。他說,製作威士忌其實可以說是一種「精細工藝」,因為除了水質、釀造的氣候之外,影響威士忌最多的,絕對是工匠,「你們都說我們日本人很龜毛,其實在釀造威士忌上,絕對可以看得很清楚。」

人的看法、想法,與實際執行的態度,是讓威士忌產生不同變化的絕對關鍵,即便是同樣的釀造程序、同樣的工具與原料,面對著製造者心態的不同,就會產生不同的變化,「所以你會看到蘇格蘭威士忌給人的感覺是比較大膽、瀟灑的,可是日本威士忌給人的感覺,就有一點像小家碧玉、淑女一點的風格。」宮本博義說,這可能是日本工匠要求的細緻、精確有關,但更多的或許是「精益求精」的創新精神,「就像日本拉麵一樣,雖然這是一種從中華料理發展出來的小吃,但經過幾代不斷改進與求新求變,卻也發展出屬於日本人的味道。」他說就是這種在現有基礎上不斷改進,想像「怎樣才能做得更好」的頂尖思維,才讓日本威士忌產生與眾不同的哲學──微妙、精細而複雜。



問起他印象最深刻的威士忌,他說「當然是山崎12年」,不過他說的時間點很特殊──2001年,那是山崎12年威士忌獲得ISC金賞的前一年。他說,1987年時,他在山崎蒸餾廠擔任調酒師,他經歷了一場蒸餾廠的大改造,之後就出國了;做為自己的第一個寶寶,宮本博義一直注意山崎12年的變化,甚至每個月都跑到酒吧去點一杯山崎12年,品嘗它的變化,「就像看顧自己的小孩,看他現在長成什麼樣子了。」那個特別的時刻,是2001年時他在倫敦的酒吧中,「依照慣例」看看自己的小孩,「結果一口喝下去,突然發現那個以前我覺得有點不舒服的味道不見了。」當時很驚訝的他,還特別請酒保把酒拿來,看看自己有沒有喝錯酒,「但當確定沒有搞錯時,我知道當時我們做的大改造,讓山崎12年有不一樣的生命了。」

威士忌其實是一個很需要時間體會的產業,你可能在某一段時間想要改變一些思維,但這個變化卻必須要等待很久的醞釀才會告訴你,「我覺得這是威士忌最有趣的地方。」2005年,宮本博義回到山崎蒸餾廠,這次他又主導了一次大改造,「我想這一次的改造要體會到變化,恐怕在明年就有機會了。」這是做威士忌的人,最期待的事情了,「因為漫長的等待中,你總會知道你過去做的一些事,對於你所愛的威士忌,會產生什麼影響。」笑說「很期待」的宮本博義,眼中帶著一絲興奮,像個好奇的小孩子……

※未成年請勿飲酒
※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8期12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