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封面人物 - 朱智勛 與神同行後的巔峰時刻(上)
封面人物

朱智勛 與神同行後的巔峰時刻(上)

2018/12/06 編輯 / 郭 璈

《與神同行》的成功,讓朱智勛嘗到了前所未有的走紅滋味。即使時間流逝,朱智勛說,「我相信『努力』的力量。」從模特兒轉行為演員的他,有時回頭想想人生經歷也覺得不太真實。 演戲既不能光靠感情表演,也不能單憑演技。像是觸摸易碎的玻璃般的細膩,如果給了錯誤的建議就像打破玻璃,是無法復原的,親身經歷過後才知其中艱難。

Photographer Kim Hyungsik Interview by Min Yongjun Style by Baik Jinhee Translation by 吳淑涵


Navitimer 8 B01 Chronograph 43 by Breitling;短版夾克 by Berluti;高領上衣 by 造型師私物。 


Esquire(以下簡稱EQU):正在宣傳上映的電影《七罪追緝令》(암수살인),並同時拍攝明年即將上檔的連續劇《Item》。今年光是擔任主角的電影就有三部上映,應該是有史以來最忙碌的一年吧。
朱智勛(以下簡稱朱):
《與神同行》(신과함께)是去年12月上映的,算起來今年由我擔任主角的電影共有四部上映。多虧《與神同行》是包括續集一起拍攝,也多虧《北風》(공작)、《七罪追緝令》接連上映,算是運氣好吧!電影推出的時機是由電影發行公司和製作人決定的,因此對於他們給我這麼好的機會,我總是心懷感激並全力以赴。以後大概很難像今年這麼幸運了。聽說今年《七罪追緝令》票房已經回本了,真是太好了。 

EQU:作為主角是否覺得肩負重任呢?參與電影演出雖然難免會在意票房,但是如今擔負票房重任,似乎有不同的意義。
朱:
隨著年紀漸增,似乎責任感也變重了。作為演員,展現精湛的演技並獲得觀眾的喜愛雖然也重要,但是擔任主角在某種程度上要對投資人負責。並不光是像還債那樣考慮是否回本,而是在一開始就必須慎重選擇。在我看來,雖然是覺得有趣而選擇演出的作品,但是如果不能獲得大眾的喜愛,導致票房慘澹的話就會傷害到某些人,包括我自己。因為這份工作可能攸關某人的生活、可能某人非常喜歡而從事的,為了完成一項作品,許多人付出非常多的努力,越了解這點就越覺得肩負重責大任。

EQU:這種想法具體出現的契機是什麼呢?
朱:
在拍攝《好朋友們》(좋은 친구들)時,我認為演員只要專注在演技上就好了,《好朋友們》的觀眾大概稍微超過40萬人次,那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電影,我也認為它拍得很好,但是碰到根本沒聽過這部電影的人,會讓我覺得有點傷心。從此以後我就決定要讓更多觀眾看到我所喜愛的作品,因此票房就成為象徵性的標準。  

EQU:是否會因為很多人對你的選擇產生共鳴,而感到安慰呢?
朱:
雖然不太精確,不過舉例來說,如果這個月《Esquire》雜誌賣得超好,負責的編輯也不會因此加薪;相反的,假如雜誌賣得不好,也不會因此減薪。但如果賣得不好的話會覺得很傷心,賣得很好就會覺得很開心吧?不論是否賺錢,只要精心製作的採訪或攝影作品得到大家的喜愛,就能獲得成就感,我就是持續追求這種成就感。  

EQU:這麼看來,是否能對你的演出及作品有所共鳴,好像變得重要了。
朱:
如果是和大眾口味背道而馳的題材,但我很喜歡而參與的作品,即使不賣座也不會感到失望。當然若是出乎意料地賣座,會更令人高興。不過,也有一些作品擺明了是商業性的題材,如果選擇這種作品就不得不在意票房成績了。  


Navitimer 8 Chronograph 43 by Breitling;皮夾克、夾克、襯衫、長褲、皮鞋 by Salvatore Ferragamo。 


演戲既不能光靠感情表演,也不能單憑技術演出。自己要有充分的準備,同時也要和其他演員彼此信賴交流,親身經歷過後才知艱難。

EQU:《與神同行》、《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北風》到《七罪追緝令》,今年推出的四部電影屢創佳績,今年似乎是豐收的一年呢。
朱:
雖然不能光用票房來評價一部電影,但以我的立場,今年真是鴻運當頭,甚至《與神同行》兩部曲的觀眾數都突破千萬,《北風》也在坎城影展上映,每部電影都受到肯定。能夠在各種領域多方嘗試,讓我拓展了演員視野。我也知道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先入為主的偏見,什麼是好的演技、什麼是好的表演、什麼是好的電影,似乎早有明確的規範,但是伴隨著我嘗試不同領域的電影所獲得的成就感,以及透過每部作品和觀眾的共鳴過程中,意識到帶有偏見的反而是我。因此雖然在表演中感受到更多樂趣,另一方面也了解到演員是一份辛苦的工作。演戲既不能光靠感情表演,也不能單憑技術演出。自己要有充分的準備,同時也要和其他演員彼此信賴交流,親身經歷過後才知艱難。所以最近我連接受採訪都覺得很困難,彷彿無法自我定義,感到很混亂。 

EQU:今年可說是演員朱智勛踏上世界舞台的一年,有許多製作人與導演想找你合作。而聽說包括《北風》的尹鍾彬導演和《七罪追緝令》的金泰均導演,都是看了《阿修羅》(아수라)後,向你提出合作邀約的。《阿修羅》是否可說是對你而言十分重要的作品呢?
朱:
在拍《與神同行》時,尹鍾彬導演聯絡了我,邀請我演出《北風》。後來知道是因為《阿修羅》的製片商Sanai Pictures的韓在德代表,給尹鍾彬導演看了《阿修羅》,所以他才找上我。金泰均導演也是看了《阿修羅》後邀請我演出《七罪追緝令》的。我在今年釜山國際影展的頒獎典禮中以《北風》獲得最佳男配角獎,頒獎典禮上我也特別感謝演員金南佶,謝謝他把《阿修羅》中的角色讓給我。這種話原本應該是不適合說的,但是我們兩個本來就很熟,常互相開玩笑,我就問說:「我要說嘍?」他說:「說吧!」頒獎典禮上南佶哥也在,《阿修羅》製作團隊也在場,所以就開了這個玩笑。 

EQU:宣傳《阿修羅》的時候,演員們似乎感情很深厚。你看起來與年長的前輩配合得很好,之後在《與神同行》、《北風》、《七罪追緝令》中和前輩演員們也很有默契。一起拍攝的演員越多是否越覺得有趣呢?
朱:
這都是我運氣好吧。應該這麼說,其實金倫奭前輩、黃晸玟前輩,還有鄭雨盛、李政宰前輩都是比我早一個世代的演員,但是到現在都還是一樣優秀活躍,我認為我作為後輩的角色也變得很重要。有著受大家喜愛的前輩帶領,為我們鋪路,我是個很幸運的後輩。如果光靠我有辦法走到這裡嗎?都是多虧前輩們提攜。只要想到前方的路上有前輩們就覺得很安心,當然也不保證我一定能踏上同一條路啦。  

EQU:年紀和經歷漸增,能有敬重的前輩是很珍貴的事吧。
朱:雖然我演了10年的戲,每當進入片場周圍大概會環繞100位新面孔的工作人員,也會有初次見面的導演,有時候也需要嘗試全新的領域。在那種時候雖然我已經是個老手,不免還是會緊張。不過我會努力不被別人看出來。如果有個可靠的人在場可以舒緩緊張的情緒。 

EQU:對前輩們而言,雖然有點唐突,但是直率的後輩相處起來似乎更自在呢。
朱:
我通常會先釋出善意,化解不熟或尷尬的氣氛,因此在開拍前需要花時間和導演及前輩們多多交流。雖然也會擔心會不會太過熱情使大家不自在,但透過這種方式可以讓大家卸下心防。前輩們頂著過往經歷的巨大光環,以往只能仰望,實際接觸後發現其實他們都很溫柔。在拍攝《七罪追緝令》時,和倫奭前輩變熟後發現他的內在就像長崎蛋糕一樣柔軟(笑)。不過前輩們也有要注意的地方,再怎麼經驗老道的前輩面也不熟悉初次見面的人,演戲就像是觸摸易碎的玻璃般的細膩作業,如果給了錯誤的建議就像打破玻璃,是無法復原的,因此每一句話都要小心謹慎。不過基本上對我好的人一定是個好人嘛(笑)!大家都對我很好,我很謝謝他們。 


Navitimer 8 B01 chronograph 43 by Breitling;羊皮夾克 by Golden Goose Deluxe Brand。 


EQU:所以說容易和其他人變熟的話,也比較容易適應要和許多演員相處的片場生活囉?
朱:
對於享受那種氣氛的演員來說應該是吧。比如說,對跟我一起拍《與神同行》的金香起來說就是如此。當然也有就默默完成工作的情況,可能是因為所有演員都要到叔叔伯伯的年紀了,大家都有不同風格的專注方式。而雖然《北風》的李聖旻哥完全不能喝酒,還是會來參加我們的喝酒趴踢。雖然不喝酒但是大家一起聚會感覺很棒,大家就像這樣融洽相處。 

EQU:相反地,應該也有怎麼樣都熟不起來的人吧? 
朱:
當然有啦!我展現出的誠意似乎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雖然我認為彼此熟悉對於一起演戲會很有幫助,但有些人不這麼認為,每個演員都不一樣,所以也沒辦法強迫。如果我是前輩的話,我就會先釋出善意,並掌握一個適當的距離,在片場可以適當地開開玩笑,但是出了片場不會強迫對方一定要見面吃個飯。不過如果對方有回應,會讓我知道我的付出沒有白費,彼此慎重地真心誠意相待,這就是人際關係。 

不論是怎樣的作品,在拍攝的時候我都是聚精會神的,我不會小看任何一部作品。

EQU:那麼現在你有時候會意識到自己可以稱得上是專業演員了嗎?
朱:
這樣說真的過譽了啦(笑)!不過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比起從前老了不少,跟哥哥們在一起的時候沒感覺,可是跟後輩們在一起時,看著他們偶爾會想起從前的我。在拍攝電視劇《魔王》(마왕)的時候我27歲,那時候33歲的嚴泰雄哥真的對我很好,但是當時我卻覺得要和前輩變熟很困難。如果想起當時的我,應該會讓人覺得是很難親近的後輩吧。 

EQU:《七罪追緝令》中,大部分是只有你和金倫奭兩個人的場景,和以往的作品相比,會不會讓你覺得責任更重,自己負責的部分一定要好好表現呢?再怎麼說以往的作品都有很多演員參與,相對的值得注意的角色也比較多。 
朱:
不論是怎樣的作品,在拍攝的時候我都是聚精會神的,我不會小看任何一部作品。儘管如此,有時候還是會明確地感受到壓力。夥伴能成為依靠,即使剛才我的注意力稍微下降了,也會有人能幫忙補上,至少還有能稍微喘息的空間。但是當要獨自面對時,壓力就大了。

EQU:另一方面,從《阿修羅》到之後的《北風》,都是和許多演員合作演出,這次則大部分都是和金倫奭兩個人的對手戲,在現場會不會有點不習慣呢?
朱:在跑《七罪追緝令》的宣傳活動時,因為只有兩個人所以會覺得孤單(笑)。如果團體行動的話會比較容易充滿活力嘛,宣傳活動結束後一起吃個飯、喝杯酒,就覺得又充滿電了。不過相反的,只有兩個人的話可以聊得比較深入,這方面來講倒是很不錯。其實在拍戲的時候沒空感覺這些情緒,光是要克服方言的使用就夠累了,還要在同一個會客室的空間裡傳達出各種不同情緒激盪的感覺,就像在練習舞台劇一樣。比如說「試過之後」這句台詞,在講「試過之」的時候低頭,「後」的時候抬頭,像這樣練習每句台詞跟動作的細節。就算像這樣練習了兩個月,我還是覺得沒把握,所以在拍攝完要吃飯前會跟導演討論一、兩個小時,也會提早一個小時到片場準備,光是為了提升自己的表演就耗盡了力氣。  


 Navitimer 8 B01 chronograph by Breitling;夾克、襯衫、圍巾 by Kim Seo Ryong。


EQU:到現在為止,你演出的所有角色都不容小覷,但辛苦的程度似乎都比不上這次的姜泰伍,是不是因為對於演員工作了解越多,注重的細節也變多的緣故呢?
朱:
這次真的必須使出渾身解數才行。每部戲都像握著一把雙面刃,《北風》因為有晸玟哥、聖旻哥、震雄哥在,優點是可以依賴他們,缺點則是如果我表現不夠好就沒辦法和他們相襯,因此當時我必須努力追上他們的腳步。否則我一旦有失誤,被識破的可能性也會被放大三倍。相反的,《七罪追緝令》中的對照組只有倫奭哥一個人,會被拿來比較的對象也就少了,雖然可以依靠的人變少,但最近就不太會因為對手不同而在表演上有難易程度不同的差異。每一部戲都像要從我身上榨出點什麼,不會因為演過一次恐怖片下一次再演恐怖片就比較輕鬆。 

EQU:你是那種每一部作品都竭盡全力演出的人。
朱:
正是如此。 

EQU:如果說《七罪追緝令》中,朱智勛扮演的角色展現出的演技是始終如一的強烈,那麼金倫奭則是默默地用強健的精神迎擊這能量。如果金倫奭沒有堅定地在旁,朱智勛的演技看起來似乎會太過頭了。
朱:
如果金倫奭前輩不在場,我看起來就是個只會大吼的角色罷了,有時候也會懷疑我這麼演可以嗎?不希望展現出太過意欲滿滿的演技。如果要形容前輩在演技方面達到什麼樣境界的話,大概是像皈依宗教後斷絕各種慾念的人一樣吧。可以親眼見到這種演技,並實際感受真的既幸運又榮幸。不是在客套,對於這麼好的前輩心裡真的只有感激了。

(未完待續)

下集《朱智勛 與神同行後的巔峰時刻(下)》<--點我看更多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8年第160期12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