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Jason Lytle領軍的樂團Grandaddy已有11年沒發專輯了,過去那些令人熟悉的美好,在歷經那麼多年後全濃縮在新作《Last Place》裡。專輯概念圍繞著Jason Lytle自身的離婚二三事,他在情緒煎熬的日子裡寫下這些歌,對他而言,新專輯既是樂隊的光榮回歸,同時也是一段自我療傷的漫長旅程。

Text by 郭璈 Images:courtesy of 索尼音樂

 


 

Grandaddy從來就不是那種石破天驚的大團,他們很多東西都維持在一個剛剛好的狀態,比方說,他們的合成器不如The Flaming Lips變化多端、他們的低傳真吉他不如Pavement瀟灑、他們的太空氣場又不如Spiritualized浩瀚。

可是他們還是無庸置疑的好聽。

能一次把九○年代所有Indie之聲兼容並蓄得如此自然的樂團實在不多,Grandaddy就是那種會一直放在心中,然後隨時會在燈火闌珊處乍然回味的樂團。

在2006年發行《Just Like The Fambly Cat》後,樂團因為經濟壓力而宣告休團(這真是令所有音樂人感到沮喪的理由)。這段日子主腦Jason Lytle還是不斷進行他的各項音樂計畫,他發行了個人專輯、與舊識們另組一團Admiral Radley、也四處擔任客座樂手,證明體內音樂細胞持續充滿能量。好在Grandaddy在眾所期盼下於2012年宣告重組,經歷一個decade的漫長等待,今年3月終於以原班人馬之姿發行生涯第5張錄音室專輯《Last Place》。

〈Way We Won’t〉是個非常完美的開場與回歸──典型的Grandaddy,那些歌迷愛著他們的種種理由無一不缺──毛茸茸fuzz tone吉他搭著電子合成器、不斷重複的洗腦riff與副歌、Jason Lytle最溫柔的抒情旋律,事實上這樣的概念就是他們回歸作的編曲結構,採用一連串他們最拿手的招數,並集結了前4張專輯的特色。

Grandaddy《Last Place》,索尼音樂發行。

Grandaddy《Last Place》,索尼音樂發行。

「最後的聖地」提供一個遠望未來與連接鄉愁的一處私密空間,更是Jason Lytle的情感寄託,專輯概念基本上圍繞在他離婚前後的心境,他在莫名情緒感傷與生活發呆間寫完此次收錄的歌曲,Jason的歌聲一如往常,永遠像只和善但膽怯的幽靈,透露一種類似黑色幽默的自嘲,或不安。合成器主導的〈Brush With The Wild〉與〈Evermore〉就像是用故作堅強的情緒隱藏憂愁;我們聽得到〈The Boat Is In The Barn〉如詩的暗喻、亦有〈That’s What You Get For Getting’〉這種直截了當的悲傷;〈Chek Injin〉的Indie Song結構則提醒我們團員們還保持一顆赤子之心。曲目越到結尾處越顯慢板與哀傷,冰冷琴鍵敲出的〈A Lost Machine〉與電子感迷離的〈Songbird Son〉徒留眼前那一抹未知前景。

Grandaddy曾被讚喻為就算末世降臨也要細細品味的歌單首選,如今世界末日尚未到來,他們也終於回歸唱歌給我們聽,《Last Place》集結歷年作品的優點,彷彿成就一張「沒有舊歌的精選輯」,這對新舊歌迷來說都是個令人滿意的新開始。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7年第140期4月份

精彩的回歸首發曲〈Way We Won’t〉,MV實在太可愛,請一定要看到最後。

 

哀傷的〈A Lost Machine〉,道盡主唱Jason Lytle的離婚失意。

電子合成器主導的〈Evermore〉,招牌的音效與風采依舊。

來回味舊歌,這首曾被收錄在電影《28天毀滅倒數》(28 Days Later)裡的〈A. M. 180〉,Fuzz吉他聲與電玩音效元素一直是他們的拿手招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