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我們有幸邀請當代最能打(也最能演)的武打明星甄子丹(Donnie Yen)成為台灣Esquire的封面人物,親眼見證這位現代武術家的處世哲學,身為MMA綜合格鬥實戰電影風潮的先行者,亦是第一位受邀演出星戰系列的華人演員。甄子丹一舉一動都是傳奇,無怪乎總被影迷讚譽為是「宇宙最強」,但私底下的他待人親切、顧家愛妻的個性更是眾人皆知,此次趁著因《葉問3》來台宣傳的空檔,編輯部也二度與這位文武兼具的真男人暢談電影與人生。

Text by 郭璈 Photographs by Olivia Tsang Images:courtesy of 華映電影

甄子丹與同樣武指出身的張晉在電影中有精彩的詠春同門對戰。

甄子丹與同樣武指出身的張晉在電影中有精彩的詠春同門對戰。

ESQ:葉問三部曲無疑是你電影生涯的高峰,來到系列的最終章,與前兩集相比之下有些什麼不同呢?
甄子丹Donnie Yen,以下簡稱DY:作為電影最終回,這次在商業與卡司的安排上自是卯足全力,包含前世界拳王邁克.泰森(Mike Tyson)的合作,以及同樣是資深武指出身的演員張晉(王家衛《一代宗師》中的形意拳馬三)加入,都讓武打戲的調度安排變得更有看頭。

但我自己認為,當觀眾看完《葉問3》後,在過癮的武戲之外,實則會有更多文戲能夠勾出人心的感觸,現在這個世界充滿動盪與不安,或許大家在看完電影後,可以找回人們潛藏已久的人情味,告訴彼此這個世界還是美好的。

我覺得「家庭」這兩字一直是這三部曲中非常重要的宗旨與精神,我們看過很多螢幕上的中外英雄,但鮮少有人能像葉問這樣具有人情味,有血有肉,他不出拳時就是個普通人,在武術之外,家庭和身邊的朋友,比任何事都來的重要。

前世界拳王泰森第一次演動作電影,拍攝現場的過招可說是雙方本能的應對。

前世界拳王泰森第一次演動作電影,拍攝現場的過招可說是雙方本能的應對。

ESQ:這次電影所著墨的感情戲非常多,當中一段葉師傅的哭戲更是內斂卻動人,以武打明星而論,你的演技功力絲毫不輸學院派演員,你如何看待自己對於角色塑造的部份?
DY:對我來說,大家在電影裡所看到的葉問,其實和現實中的我十分相似,我在表演時亦放進非常多我的信仰與人生觀,我從8年前開始飾演葉問,每演一集,便越發覺得這個角色幾乎是我的人生縮影。

當然,一個電影的成功包含很多環節:故事劇本、場景調度等等,而我是個演員,角色塑造一直是我盡力去做的部份,走路、喝水、解釦子等小動作我認為更能突顯角色的特性,畢竟演戲就是要演出真實的生活感。

三件式西裝、白色襯衫、 黑色短靴 by Giorgio Armani; 三眼計時黑色皮革腕錶 _$32,500 by Emporio Armani Swiss Made。

三件式西裝、白色襯衫、黑色短靴 by Giorgio Armani;三眼計時黑色皮革腕錶_$32,500 by Emporio Armani Swiss Made。

ESQ:這也是拳王泰森第一次參與「動作片」的演出,雙方「過招」的感覺如何呢?
DY:我自己從小就是泰森的拳迷,他的每一場比賽我幾乎都不會錯過。

當我知道這次製片找他加入電影拍攝,心裡自是非常興奮,可同時也為我自己的性命安全冒了汗(笑),和他對戲(過招)的過程我真的是全神貫注。這次袁和平和我也為泰森設計了一連串的過招畫面,但我一直很擔心上場時會突然出現不按牌理出牌的打法,畢竟他是身經百戰的拳王。

的確,正式開拍後,泰森身為拳擊手的本能讓他跳脫了原先的過招設計。

ESQ:你在現場如何應對?
DY:泰森最擅長的招術就是緊逼對手、把對方鎖死在角落,他所出的每一拳,我在現場至少要準備兩種以上的應對。那場戲幾乎成為我與泰森雙方的本能反應較勁,而且他的量級比我大很多,好幾次我都在遠距離感受到拳風撲面而來的震撼,其中最驚險的一記畫過額頭的上鉤拳我真的是靠反應去躲,如果沒躲過就真的中招了。

ESQ:每一集的葉問都會有些經典台詞與佳句,當中不乏是你親自與導演葉偉信討論的結果,現實中的你有沒有什麼人生的座右銘呢?
DY:其實我一直都在學習,我始終認為學無止境,活到老學到老吧!我這幾年對於很多事其實看得比較透徹了!像第3集裡葉問所說的:「最重要的還是身邊的人。」人的一生,赤裸裸地來到這世界、亦赤裸裸地離開,珍惜身邊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ESQ:當年葉問在第一集裡一句「世上沒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讓多少女性觀眾稱羨,我們知道現實中的甄子丹也是非常顧家,不過像你工作這麼忙,老婆和小孩會不會多少抱怨一下呢?
DY:哈哈!不至於到抱怨啦!這都是打情罵俏、生活情趣的一環。我之前更忙,一年可以拍四部電影,尤其我都親自做武術指導,花的時間又更長。我去年除了拍《葉問3》,另外一檔就是在英國拍《Star Wars》的外傳電影,中間有段時間老婆也和小孩去倫敦探班。

我現在工作之餘就是陪家人,家庭對我來說太重要了。我和老婆結婚12年了,她除了帶給我兩個可愛的小孩,說真的,我的個性也因她改變很多,從影以來,其實我不太擅長與人打交道,這或許是從小練武使然,因為練武是很私人的修行,坦白說,很多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我是在認識我老婆以後,由她時常提醒我、教給我的,也因為有她,我才慢慢懂得生活的道理,我很感謝她。

ESQ:戲裡葉問對老婆的照顧十分細心,現實中你對汪詩詩(甄子丹之妻)做過最浪漫的事是什麼?
DY:結婚第一年,我忙拍《殺破狼》,常不在她身邊,某天晚歸後又趕著出門,我騙她要跟朋友出去玩,她有點生氣,念我拍戲那麼累還不好好休息,其實我是去找我一位歌手朋友幫忙錄音,我在錄音室唱了Simon & Garfunkel的歌〈Cecilia〉並且錄下來,這是她的英文名字,打算在結婚週年那天送給老婆,但因為是surprise,所以直到紀念日當天她才知道,還惹她哭了;第二件事嘛……女人生產後都有妊娠紋,我覺得那就像愛的印記,所以我也在腰骨上刺了「詩」的古字,當作獻給老婆的愛的印記,刺那邊真痛(笑),比被泰森揍到還可怕。

Esquire Man at His Best <The ESQ&A>
【更多內容請見2016年01月號君子時代雜誌】

E-125 300x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