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看過很多電影和小說,描述著雙胞胎因緣際會分隔兩地,各自在不同的家庭環境中成長,然後

成為兩個仍然極為相似或根本截然不同的人。但,如果是兩個本來就不同父母的小孩,被放在同一
個家庭,以同樣的教養方式、同樣的環境與學校,這樣會成長出兩個什麼樣的個體呢?

Text by Albert Lee Images:courtesy of 各品牌

好吧,我必須承認這樣的假設很無厘頭,絕大多數的人都會猜到結果──不同的人本來就會擁有不同的個性,這無關乎後天的教養如何,而是與生俱來的。但後天的教養會影響什麼呢?一般來說就是些外在的條件,比方說談吐舉止、飲食習慣、衣著品味……等等。

讓我們換個方式探討,中國常常會有以姓氏為村落,久而久之就會有那種張家村的人都如何如何、李家村的人都怎樣怎樣的「既定印象」,如果有一天張家的嬰孩在李家村長大,20年後人們會不會有「咦?這個人感覺一副就是李家村的人,但怎麼長得一點都不像姓李的呢?」這樣的錯覺。

為什麼聊威士忌會提到這看起來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事?我們都知道,葡萄酒的世界裡很重視「風土條件」,然而在威士忌中的風土是什麼呢?以蘇格蘭威士忌來說,有所謂六大產區,每個產區因為地理位置不同,所蒸餾陳年出來的威士忌風格也大異其趣。然而,威士忌的風土真的只和蒸餾廠的地理位置有關嗎?大麥的品種、大麥的產地,不會構成威士忌的風土條件嗎?

這是很吊詭的問題,一般我們所聽到的觀念,都告訴我們什麼樣的大麥並不重要,因為蒸餾過後它們之間的差異就微乎其微。葡萄因為會在果實中忠實記錄許多天與地的訊息,所以干邑會限定產區,是因為即便經過蒸餾過後,這些訊息還是可以從原酒中讀到。相對起來,大麥記錄的能力就薄弱了些,以致於大家會認為這些訊息會因為蒸餾而流失,讓彼此間的差異化消弭。但,真的是這樣嗎?

好在有布萊迪Bruichladdich的出現,將我心中的疑惑解開。這個自2001年復廠、位於艾雷島上的品牌,以創造出最有想法的威士忌為目標,在7月即將退休的首席調酒師Jim McEwan帶領下,的確於目前蘇格蘭威士忌的現狀中,做了不少嶄新的嘗試,而在這些創新的想法下,卻又在許多細節上堅持古老傳統的作法。而且,布萊迪認為「風土」很重

1

1

要,所以所有生產步驟都在艾雷島上完成;他們也認為產地很重要,有別於許多品牌為了大量生產而使用進口大麥,布萊迪認為蘇格蘭威士忌就應該使用蘇格蘭大麥;布萊迪更認為大麥也很重要,所以這是目前唯一有使用艾雷島大麥來製成威士忌的品牌。艾雷島大麥的版本可說是從裡到外都完全是艾雷島的DNA,而且標示上比照葡萄酒對風土的重視,會在包裝上明確列出哪一年蒸餾的(比方說2007版,就代表這批艾雷島大麥是2006年栽種並收割,並於2007年蒸餾)、一共使用了艾雷島上哪些企作莊園的麥子,雖然漏漏長,但是清清楚楚。

布萊迪這品牌一共有三個系列的產品,包括無泥煤的Bruichladdich(這也是少數僅見在艾雷島生產而沒有泥煤味的威士忌)、重泥煤的Port Charlotte,以及最重泥煤的Octomore系列,每個系列都有蘇格蘭大麥與艾雷島大麥的版本,於是透過布萊迪的酒款,我們可以很容易比較出究竟不同的大麥到底會不會對威士忌有所影響。

 

 

2

2

為了避免重泥煤味會干擾或沖淡大麥的差異性,我們建議大家可以先從無泥煤的Bruichladdich系列開始試起,再慢慢往Port Charlotte及Octomore系列進攻,一步步鍛鍊自己的味蕾(如果你能承受重泥煤味衝擊的話,但相信我,布萊迪的泥煤味雖重但絕不會嗆)。所以這次我們以使用蘇格蘭大麥的[1]布萊迪-經典萊迪[2]布萊迪-萊迪艾雷島大麥2007版來介紹。這兩者有著幾乎一樣的條件,像是都經非冷凝過濾、酒精濃度都是50%,但還是有小部分的不同,經典萊迪是多年份調和的產品,而萊迪艾雷島大麥2007版,嗯,當然就是單一年份的了。不過拿來當作對照組,還是非常足夠的。

既然我們前面以人來比喻入題,那就同樣把酒擬人化吧!經典萊迪像個陽光大男孩,小麥色的皮膚帶著靦腆的笑容,健壯結實但不至於太過肌肉,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是個一般人都很容易親近的鄰家玩伴。而萊迪艾雷島大麥2007版則是個海灘運動健將,全身沾滿鹹鹹的海水和沙粒,黝黑的皮膚襯上壯碩的胸肌及結實的六塊肌,酷酷的笑容會讓一些乖乖牌不太敢靠近。這兩支不同大麥所製成的酒有著明顯的不同,艾雷島大麥賦予威士忌一種天然的鹹味,一開始可能會誤以為那是泥煤,其實那就是艾雷島最道地的風土。

3

3

關於不同大麥如何影響威士忌這件事,格蘭傑Glenmorangie也同樣有自己的詮釋。今年推出的[3]格蘭傑Tùsail是格蘭傑私藏系列(Private Edition)第六款產品,以傳奇性的Maris Otter冬麥為原料製成。一般來說,蘇格蘭的大麥因為緯度及海拔較高,所以多以春麥為主,而英格蘭就可以種植冬麥。Maris Otter冬麥於50年前首次商業收成,因其深邃豐富的風味很快就風靡英國的釀造工藝產業,成為主要的核心麥種。然而隨著啤酒口味的改變及產量日增,市場需求就轉為擁有更高釀酒效率的高海拔地帶麥種。如此逐漸造成Maris Otter大麥瀕臨絕種的危機,為了挽救這個局面,當時二名英國種子商人合作開始一個計畫,期望讓Maris Otter冬麥重回業界。

他們的努力受到比爾博士的注意,因此訂購了一批Maris Otter冬麥,並採用傳統地板發麥技術,釀造出格蘭傑Tùsail。我們很好奇這樣的麥子到底帶給了格蘭傑什麼樣不同的風味?又要用什麼對照?在台灣發表會上,比爾博士特地到場為我們解答,就是[4]格蘭傑經典,因為這是最能代表格蘭傑風味的作品,而格蘭傑Tùsail和格蘭傑經典的製程是差不多的。當然我們知道光傳統地板發麥這件事就不一樣了,兩支酒款呈現的面貌差異性也很大。格蘭傑經典是有年份(10年)的產品,因為是大量生產,所以採用一般過濾法,酒精濃度40%;而格蘭傑Tùsail則沒有標示年份,採非冷凝過濾,酒精濃度46%。看起來似乎不是個好對照組,但喝下去卻會完全改觀。

4

4

格蘭傑經典是個長髮飄曳的女孩,戴著草帽、穿著長裙,手上拿著盛滿各式水果的籃子,快樂地徜徉在百花齊放的花園裡,彷彿還可以看到飛揚長髮上的光澤及感受到髮絲滑過指間的柔順感。而在格蘭傑Tùsail中,這個女孩盤起了長髮,穿著捲起褲角的長褲,赤腳走在花園的土地上,俯身為一朵朵花按壓泥土、細心栽種,依稀可以看到她額上的汗水及臉上的笑容。Maris Otter冬麥帶給格蘭傑更濃郁、厚實且質樸的口感,為格蘭傑寫下又一經典的篇章。

麥子的種類到底對威士忌有沒有影響?真的,親自喝一下你就會知道,絕對有!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7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