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by 郭璈 Photographs by 林茂盛

很少人知道,上個月19號,細雨霏霏的百齡河濱公園,正上演著台灣第一場正式「國際性」全裝美式足球隊交流賽:擁有中國美式橄欖球聯盟前四強實力的香港戰鷹隊跨洋來台對決台北獵人隊(Taipei Predators)。即便收場以34:6輸了比賽,但獵人隊沒有絲毫氣餒,每位隊員無不期待下一場戰鬥的到來,成立至今約半年,沒有正職教練、沒有球團贊助、沒有專業的草地可以練習,然而這一群熱愛美式足球、想打全裝的漢子自掏腰包買裝備,個個球員兼教練(也兼隊務),在總被戲謔為體育荒漠的大環境中,成立了台灣第一支全裝美式足球隊。

對大部分的人來說,獵人隊的故事很熱血,但對隊長陳冠文而言,其實就是生活的一部份,美式足球對他來說,是無法割捨的自我。相較於美國NFL超級盃(Super Bowl)萬人空巷的場面,美式足球在國內是出了名的冷門,更別說有機會穿上裝備,因此坊間多是未著裝備、在腰上綁旗的腰旗美式足球(Flag Football)。獵人隊集結了「台灣黑熊」、「台北Freaks」及「東吳Badgers」三支腰旗美式足球隊的成員,整合眾人的獵人隊隊長陳冠文謙遜的說,自己只是給大家一些目標,最重要的還是大家一起彼此檢視、慢慢達成。

在一群魁梧高大的隊員中,隊長冠文的體型其實不算特別突出,但他絕對是眾人的表率,以身作則、以則服人,「帶隊要有威嚴、也要有耐心,紀律很重要。」時間再拉回早些,出戰戰鷹隊前夕的最後一次模擬練習,隊員依舊是週日時節集合在觀山河濱公園,這裡已經是他們所能找到最低限度、勉強勘用(而且允許使用)的大草地了,但只消稍有細雨便會遍佈積水,「怕髒就別打!下場就不要怕髒!」

場上吼聲不斷,彷彿在和不時掠過的飛機降落聲對嗆,眾人在泥濘間衝撞翻滾,畢竟一週一次的全隊練習實在太珍貴,只要不是天災人禍,練習就照舊,即便是今年1月台北冷到下雪的那天,全隊隊員也是默契十足準時到場。這群人有些是同事、有些是舊識,平時也各有其職業,唯一的共同語言就是Football,除了假日練習,平時也是常約看球、做重訓、還有,練習食量增壯。雖有各自生活,但只要聚在就都有著共同目標,聯繫十分熱絡,手機Line群組大概一個小時就會有幾百則未讀訊息。

作為第一支、也是唯一一支全裝美式足球隊,獵人隊在經營上自然有著各個層面的問題,尤其美式足球是所有運動中戰術研究最複雜艱深的一種,每個球員都有不同的工作,如同一支軍隊,然而在尋得正式專職教練前,獵人隊人人都是身兼數職,最需要、也最迫切的戰術推演,大家就土法煉鋼地練,從上網找影片開始練起。

作為全隊進攻組組長的四分衛Noah認為,美式足球最好玩的就是沒有任何一個功能是相同的,「每個位置的訓練方式都不同,唯有每個環節都運作通順、各司其職,我們才有辦法打一場好球,現階段我們很需要幾個可以一直陪著球隊成長的人,現在都是幾個有經驗的領頭在自行摸索,雖然我們學到很多,但當然如果有教練的話,我們可以進步的更有效率,球員也可以專心在自己場上的任務,跟磨練自己的技巧。」。

如果僅作為一個同好形式的球隊,獵人隊全體上下絕不會項現在這樣耗盡心力,畢竟大家都深知,這支球隊的未來與期望絕對不僅於此,也希望能都成為帶領台灣美式足球的先鋒,這會需要各方的贊助,目前球隊也正著手計畫登記社團法人,「大多數球隊都以動物命名,我們取叫『獵人』,有著獵捕其他隊的意涵在。」隊長冠文這麼說著,對他們來說,狩獵才剛開始。

 

同場加映:
﹝夢想進行式﹞
跑步哲學家 陳彥博
音樂調和人生 莊東杰
帶出台灣的美 季裕棠
攜古宴今 張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