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裡的複雜

曾和一位時尚界的前輩聊到「極簡風」時,他告訴我,雖然說是極簡,但為了做出這樣的風格,反而在設計及縫製上需要多出很多道工序,極簡的外表下,其實內在一點都不簡單。
Text by Albert Lee Image:courtesy of 酩悅軒尼詩

new0006雖然並非可以完全對等吻合,但用極簡的概念套用在庫克(Krug)香檳上,應該比較容易理解這個品牌最根本的本質──讓每個人喝了都能感到愉悅的頂級香檳。說起來很簡單,但要達成這樣的目標,究竟會有多複雜?可能遠超出我們的想像。趁著庫克香檳總釀酒師Eric Lebel難得來台的機會,我們抓緊機會好好瞭解,是什麼讓庫克香檳成為世界上最頂級的香檳。

剛下飛機就趕來和我們見面的Eric,雖然臉上難掩倦容,但還是很親切地和我們講解庫克香檳各個複雜的細節。像是庫克香檳之所以堅持使用小橡木桶陳放,是因為可以把每塊田都再細分出不同個性的區塊,使得每年會有多達約250種基酒,再加上窖藏的150種,以總共約400種基酒來調和,自然能擁有比別人更深邃豐富的層次。為此,Eric和其品鑑委員會每年要寫出約4000份的基酒分析,如此複雜的程序,只為忠實呈現那最根本的本質。

一般香檳品牌,都將無年份香檳視為入門產品,而將心力放在高單價的年份香檳。然而庫克香檳的創始人Joseph Krug卻不這麼想,「為什麼無年份香檳不能和年份香檳一樣頂級而美味?」憑著這個理念建立了這傳奇的家族香檳品牌,至今已到了第六代。Joseph致力創出最好的無年份香檳Grande Cuvée,以此做為庫克香檳最高標準,而庫克年份香檳則必須要求和Grande Cuvée的品質「一樣好」。聽到這裡我們全都傻眼,這完全顛覆了我們對一般香檳的認知,年份香檳不應該是更好的嗎?

Eric用音樂來跟我們說明,Grande Cuvée就像是交響樂一般,每一個組成分子都像是一種樂器,樂音大小進退交融都必須在最適當的位置,這樣的交響樂才既壯闊又和諧;年份香檳則像是小型的爵士樂團,彼此間的協調依然很重要,但規模就小了些;而庫克香檳還有最特別的單一園單一品種香檳,這就像是鋼琴獨奏,你得一個人就要撐起全場。

如果庫克香檳已經把Grande Cuvée做成最棒、最動聽的交響樂,小一級的爵士樂就必須非常厲害才能做到一樣好,而也只有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才能以獨奏就做到和交響樂一樣好。當最高標準建立後,「一樣好」反而變得困難。同樣的,即使參與調和的基酒變少,但好年份香檳所表現出取悅人心的力量,也足以讓人動容。

近年來的庫克香檳在標籤上,會標註一個庫克ID,消費者可以下載庫克的app,以庫克ID查詢,就會列出這支香檳離開酒窖是哪一年的第幾季,以及所有相關的資料。其中最有趣的,是有一頁列出了品飲這支香檳時最適合聽的音樂,可以直接播放聆聽。為了這個建議曲目的清單,庫克找了世界各國的音樂家來品飲研究,讓人更容易瞭解庫克香檳感動人心的力量。

我們很好奇Eric本身和音樂的關係,他表示平常最愛的音樂是爵士樂,在投入香檳釀造工作之前,Eric也是位出色的鋼琴手。雖然因為香檳而放棄了音樂,但兩者其實同樣存在能影響心靈深處的力量。在品飲庫克Grande Cuvée之時,彷彿內心深處的歡愉被一點一滴的釋放,隨著綿密的氣泡緩緩上升,相信這就是庫克香檳為何能穩坐頂級香檳第一把交椅的祕密了!

 

【完整內容請見2015年7月號君子時代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