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國度裡,票房明星、肥皂劇偶像、超級英雄的化身、正統的演員─克里斯.漢斯沃。坐在臨海露台上,沒穿鞋子,吃著他身材火辣的老婆幫他拿來的乳酪和水果,喝著啤酒,聽著微風,一邊在想也許他買得起這個房子。去他的。
Text by Tom Chiarella Photographs by Mattias Vriens-McGrath Translation by 衣華·非馬

2017-03-09_170403偶爾你得提醒自己他是誰,這傢伙,漢斯沃。他可能是任何一個可以做100萬個仰臥起坐、終身迷戀鍛鍊腹肌的年輕人。但別弄錯了:他有張臉蛋,是張漂亮的臉,但還不有名。目前,他介於被人認得的索爾和只是努力工作的凡人間。他很高大但不巨大,淺色頭髮並非真的金髮,喜歡戴墨鏡但不怕露出他的眼睛。

漢斯沃,第一次被大部份電影迷看到,是在2009年J. J. 亞伯拉罕(J.J. Abrams)重拍的《星際爭霸戰》開頭的幾分鐘,扮演寇克艦長的爸爸。不過,那時他的身材較圓潤,頭髮是軍人的短髮。可能,你對他一點也不熟,因為你完全跳過了《雷神索爾》沒看,或對《雷神索爾》完全沒興趣,或者因為他到目前為止演過的電影,設定的觀眾群絕大部份都把天生的英俊視同為天分。

 

「索爾很壯,」他說:「因此,我得增加肌肉,目前為止,這並不太難。感謝老天,我蠻喜歡健身的。」
對漢斯沃來說,沒什麼事要為他加快腳步。說是平靜,不如說是無所求。在充滿奢華及名流的馬里布海灘的生活,對我們其他人來說似乎很陌生──無法想像,因為那所有一切都離我們日常的自我認知太遙遠了。但你看著克里斯.漢斯沃,你會想,發生在名人身上的事,就像會發生在我們其他人身上的一樣──新工作、職位三級跳、美滿的婚姻、小寶寶──只是他跑得較快較遠。

他目前所處的年紀,已完成了一套或兩套系列電影中的工作,臉上開始出現成熟男人的初步樣子,此時他可能有能力挑選他自己想要的片子,做他喜歡的事,開始讓自己像個認真的演員。有一種演員會告訴你,他夢想中的電影計畫是關於失去的純真,那種引人深思的藝術片。漢斯沃則不一定是。他似乎對研究自己在電影中的構成角色,比研究這影片在電影歷史殿堂中的地位更有興趣。

「我記得中學時,每個星期我對自己以後要做什麼都有不同的想法。這個星期是『我想當醫生』, 下個星期是『我一定要成為職業運動員』。然後,我也想過當警官或律師。它們都是令我興奮的想法。都是關於我自己,在某方面來說。他們是我對自我誇大的期望,或者是我想達成的成就。我記得我在看《魔戒》,而且真的對自己不是在那個世界的一員感到後悔。」

當外面天色變暗,我們叫了披薩。他點了派,拿了些啤酒,在每個坐在廚房桌邊的人面前都放了一份。來幫忙照顧寶寶的帕塔基媽媽,走進了廚房,艾爾莎和她用西班牙語交談。漢斯沃不會講西班牙文語,或義大利語,或羅馬尼亞語,像他太太那樣。「我學不會,我試過了,」他說:「但那是一長串的失敗記錄。」他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卻對自己辦不到的事不感興趣。

2017-03-09_17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