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封面人物 - 修杰楷 修得真君子
封面人物

修杰楷 修得真君子

2018/05/03 編輯 / 郭 璈

修杰楷總是用盡心力投入在每一個角色裡──遑論戲裡戲外。他從未抗拒過任何身分的可能性,無論是作為一名演員、或是父親,現在外界普遍都視他為是國民模範老公(彷彿成為每個已婚男士難以跨越的高標),然而他最迷人之處,其實是在於他的嚴謹和自律,古人總說修身,然後齊家,光是第一個步驟,修杰楷絕對是極致。 

Produced & Text by 郭璈 Style by Pattie Chu Photographs by 林茂盛 assisted by Ken Chou 影音攝影/剪接/執行 by 林志陽 妝髮 by 簡偉文


圈外人看待娛樂圈內的事是很嚴格的,喜歡誰討厭誰這檔事充滿主觀意識,再怎麼極致的演員或歌手也都不乏有人跳出 圈外人看待娛樂圈內的事是很嚴格的,喜歡誰討厭誰這檔事充滿主觀意識,再怎麼極致的演員或歌手也都不乏有人跳出來持反駁意見,但不知為何,修杰楷像是巧妙地避開了每位男男女女掌管厭惡的末梢神經夾縫,他美好得像是個模範,有稜有角的輪廓與溫柔眼神與出道時毫無分別(唯一不同的就是髮型越來越俐落),人生的歷練更迭也使他舉手投足散發著輕熟男子的沉穩。 

熟稔他的人,會習慣只喚他的姓「修」,簡單、明瞭、一個字,如同他的乾淨氣質。修是個很安靜的人,人前人後他說起話來總是慢條斯理,待人親切毫無架子,十足的一位好好先生。 你不會在工作場合看見修杰楷發脾氣,這一點,跟著他已超過8年的經紀人能夠證實,他總是準時的出現在應該出現的地方,自我要求甚高的修,乍看之下有點嚴肅,但那絕非是刻意擺姿態,因為從他輕聲細語的談話口吻便能窺知,那是一種對身邊事物都小心翼翼對待的慢熱人格特質。無論今天你我是否萍水相逢,修總是專注地聆聽著眼前人對他所說的每句話,彷彿一字一句都是極其珍貴的至理名言。

  飛行外套 by Dior Homme;Polo衫、黑色長褲 by Alfred Dunhill;Santos de Cartier腕錶 by Cartier。 這種標準的溫柔君子風範彷彿來自某齣戲劇腳本的某個角色,如果參照厄文・高夫曼(Erving Goffman)的擬劇論(Dramaturgy),人類在社會上的所有身分皆是一種角色扮演。這幾年,因為照顧三個寶貝女兒,修選擇將事業腳步放緩,投入更多的心力在家庭,這其實是源自於他總是過於專心致志的性格,期間當恩師蔡岳勳導演邀請他在《深夜食堂》單元劇中軋上一集時,他也是二話不說義不容辭上陣,對自我要求甚高的修杰楷而言,他總是確保自己在每個身分裡用盡全力,沒有懈怠的一刻。

 「其實,這樣的眼光多少讓我感到有些壓力。」修說的,是關於丈夫和父親形象這件事。 

「我真的不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人生很多事,我就是一直反覆的學,希望能做得更好,然後,再更好,因為我總相信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外界現在看我比較會把我當成是個『父親、老公』的身分,但事實上,我也就只是一個真心為家庭付出的普通人而已,我覺得疼愛自己的另一半與小孩,都是非常基本且應該的,實在不該是需要被歌功頌德或放大看待的事情。」 

前面才說到他看似有些不苟言笑的嚴肅,仔細觀察後反倒更像是禮貌過頭的木訥,他自嘲從小是個內向又無趣的男孩,違背體制這件事似乎與修是八竿子打不著邊,「我自小就是那種師長說什麼我就是照做的那種學生,一直到當了演員──我認為這是個在挑戰體制的職業。因為你必須不斷地推翻自己的性格。當我要決定接下一個角色時,我有辦法讓大家看到『他』與修杰楷本人不一樣的地方,這一點是我一直作為演員的自我要求。」

我一直覺得當你要接下這個角色的那一刻起, 你就應該完完全全相信這個角色與劇本, 從我開始演戲以來,我沒有拒絕關於任何 角色的挑戰,演員實在不該對自己說出任何 「我不會、我不要、做不到!」相關的話。

 

西裝外套、襯衫、長褲、休閒鞋 by Gucci;Santos de Cartier腕錶by Cartier。 

18歲那年,還是學生的修在捷運站被星探發掘,誤打誤撞來到演藝圈,一開始當然是抱持著好玩的心態,「我那時不知哪來的勇氣?心想:『好哇!那就去演看看。』我那時還是個學生,其實對未來還懵懵懂懂的,沒想到僅一念之間就要提前步入社會了,現在回想起來,這似乎是對我過往安逸怠慢的人生所做的最大反抗。」 跳脫家庭與校園日常的舒適圈,修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有天能成為導演蔡岳勳的靈感謬斯之一,然而,入行初期的他卻完全無法享受那種很多演員口中常說的樂趣。直到某天,一場重要的分手戲拍攝現場,蔡岳勳導演只告訴修:我希望你笑著流淚,然後(角色)真的體悟到,放手才是快樂的。 

「他要我放輕鬆,但我其實知道導演很希望一次就到位,以便抓住那最真實的瞬間。我當下沒有想太多,我只是反覆在腦中咀嚼他剛剛說的那種情緒,演出完畢,我瞄到蔡導在monitor前竟也感動地流淚了,我就知道我做到導演的要求了,原來表演真的能有觸動人心的感染力。」 至此之後,修才體悟到演戲的成就感,他發現,人們從小就會被灌輸一個觀念,就是凡事都要求一個是非對錯,「但是在很多事情上,比方說演戲,它其實沒有什麼太切確的對錯,常常有人和我聊天:你覺得某某戲好不好看?我都只會回答我喜歡不喜歡而已。」他形容,演員與角色之間的關係如同一種奉獻,「我一直覺得當你要接下這個角色的那一刻起,你就應該完完全全相信這個角色與劇本,從我開始演戲以來,我沒有拒絕關於任何角色的挑戰,演員實在不該對自己說出任何『我不會、我不要、做不到!』相關的話。」

 

外套、連帽上衣、牛仔褲、鞋子 by Gucci。

 幾乎能當選為演藝圈模範老公的他(如果真有這份榜單的話)在近期重返戲劇工作崗位,回歸演員身分的工作重心。對男人來說,婚後成家的改變總是一瞬之間,面對工作的心境想當然不同以往。單身時,生活孤獨又灑脫,喜歡演戲的修也喜歡待在片場,反正就自個兒一人,生活沒什麼牽掛;現在出門在外,家人像是一條無形的鎖鍊繫在心頭。 

以他自己進入角色的習慣,演戲當下是要丟掉一些東西的──不要用修杰楷的身分與思維去想事情。然而婚後的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漸漸難以抽離自我,「拍戲的時候,柴米油鹽醬醋茶和妻子小孩要先忘掉,完全投入在角色的人生裡,但我相信演員的成長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現實生活中的成長,雖然婚前婚後的思考邏輯真的是差滿多的,但這促使我學著更專注,我發現這兩者之間是相輔相成的,這迫使我自己在演員這條路追求更集中的狀態或境界。」 

 

皮衣、短袖襯衫、格紋長褲 by Gucci。 

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那部《最美的安排》(Collateral Beauty)是修杰楷私心近年最喜歡的一部電影,片中主角面對喪女之痛的那種淒絕哀愁,對現在當爸爸的他來說特別有感。他反覆推敲這部電影中的一句台詞:留意週遭美麗的安排,就會發現世上的美好(Just be sure to notice the collateral beauty. It's the profound connection to everything.)。人一旦嘗過幸福的真諦後便會戒慎恐懼,深怕心愛的事物從身邊消逝,如果18歲那年還躲在舒適圈?拒絕星探的邀約?如果不當演員?是否還有此時此刻的生活?

然而人生沒有重來,對修杰楷而言,生命就是一連串的蝴蝶效應,不管好壞與否,一路上的日積月累便促成今天的自己,「有時候我會多麼希望告訴過去的自己能夠早點學會勇敢,累積更多知識學問,而不要浪費太多生命的流逝,我一直很感激自己能夠成為演員,是這份工作讓我體悟到,人生沒什麼捷徑,就是踏實地走下去。」內外兼修的男人最值得尊敬,多數人只見修的家庭與愛情完滿如童話,卻不知這些收穫因果皆來自於他自律與品德。所謂的成功跟幸福,其實就和修所說的表演藝術一樣,或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答,但最終就是得靠自己努力爭取。

   

條紋西裝外套、白色襯衫 by Kent & Curwen;卡其褲 by Alfred Dunhill;Santos de Cartier腕錶 by Cartier。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8年第135期5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