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時尚 - Hedi Slimane回歸 Celine男子的巴黎夜
時尚

Hedi Slimane回歸 Celine男子的巴黎夜

2018/11/06 編輯 / 郭 璈

與其說Celine重啟,倒不如說Hedi Slimane回歸。甫落幕的時裝秀上沒有寫滿Logo的印花、沒有球鞋、也沒有最新流行元素。就好比當全世界都在用數位軟體寫歌時,有人依舊選擇拿把吉他、備好紙筆,一個和弦、一句歌詞慢慢堆疊地編曲,今天,Celine用最基礎的「剪裁」與「態度」兩件事去和世人討論風格。

Text by 郭璈 Photograph by Y.R. Images:courtesy of Celine、Getty Image


Celine創意總監Hedi Slimane(credit to Y.R.)


由Celine創意總監Hedi Slimane操刀的最新2019春夏男女裝大秀前陣子才在巴黎落幕,兩項非常容易預測到的結論是確實的:其一,設計師為人稱道的病態搖滾美學強勢回歸;其二,遑論你喜歡不喜歡Hedi的一百零一招,「Celine by Hedi Slimane」絕對是今年時尚圈大事──而這個圈子最需要的往往就是話題。重點是,成立73年的Celine終於有男裝了,更別說新科掌門竟是那位曾在千禧年以降憑藉窄版剪裁改寫全球男裝史的頭號人物。


此次系列中的刺繡印花圖案皆出自瑞士美籍藝術家Christian Marclay之手。


一直以來,Hedi的美學堅持經常超越了一件衣服本身所能賦予的能量,非服裝本科出身、羅浮宮美術學院(École du Louvre)主修藝術史畢業的他自小便從音樂雜誌與唱片封面探索時尚本質,當年與心中謬思David Bowie的音樂相遇的那一刻起,Hedi一生便與搖滾不可分割。某種程度來說,搖滾樂與時尚圈都存在著戀少情結,從Dior Homme到Saint Laurent,Hedi用一種不可言喻的酷讓次文化變成顯學,拜他所賜,近代時裝界永遠有那麼一群人被病氣美學與青春速寫給佔據。如今,在吸取過德國柏林、英國倫敦、美國洛杉磯等城市在地次文化後,這位再度回到自己出生地的明星設計師省思品牌再造不再有歷史的枷鎖,倒有回歸個人初心的浪漫。


除了中性美學之外,晚禮服與正裝兩者的模糊地帶也是設計師本季重點。


所以在新的Celine秀上,我們看到更多屬於Hedi的「基本盤」,扣除色彩亮眼的女裝不說,饒富餘韻的hook旋律還是黑白掛帥,沒有球鞋、沒有時下流行的油頭男子,取而代之的是更強調tailoring的西裝與皮褲,這些黑色服裝在挑選布料與皮革時已經過上千次的樣品考究,僅為找出最完美的「黑」。


時裝秀頭尾由一位身穿法蘭西共和國衛隊制服的軍樂隊鼓手帶來宛如交接般的鼓擊儀式。


時裝秀以「Paris La Nuit」(巴黎之夜)命名,選在傷兵院軍事博物館(L'hôtel des Invalides)舉行,一位法蘭西共和國衛隊軍樂隊鼓手帶來宛如交接儀式般的鼓擊intro,背景音樂〈Runway〉邀請長期合作愉快的電子樂團La Femme量身打造,一個個穿過水晶鏡牆的模特兒們演繹著自後龐克衍伸出來的Cold Wave冷酷氣質。


承襲品牌對皮製工藝的嚴謹傳統,各式各樣強調剪裁工法的皮製服裝也傾囊而出。


揮別Phoebe Philo時代所奠定的極簡溫柔,除了帶來一貫搖滾樂手厭世態度與瘦弱輪廓外,Celine新裳代表一種沉迷俱樂部文化的流連忘返,歌頌夜幕低垂後的巴黎,也與Hedi日前在Théâtre Le Palace舉辦50歲生日派對的紀實照片(向來低調的他難得在Instagram上洗版一波)所要傳達的精神雷同,更倡導晚禮服與正裝兩者的模糊界線。

在Hedi認知裡,說一段與前任創意總監Phoebe Philo不同的新故事才是對過往最好的尊敬──尤其兩人風格都如此鮮明出眾,但至少品牌從未正式推出男裝,因此在Hedi的藍圖底下,Celine女孩們的衣櫃是和男孩互通的,和他擅長勾勒的瘦弱中性美學如出一轍,一件件男女通殺的銳利正裝亦能消弭性別符號。


Celine新裳代表一種對巴黎夜幕低垂後的俱樂部文化之歌頌。


曾經或許買不起Dior Homme與Saint Laurent的少年們如今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消費能力,而那些浸淫於精品潮牌化的千禧世代們亦有機會重新省思流行意義,堅持如Hedi堅守剪裁與個人美學的貫徹,透過個性鮮明的模特兒演繹,對他來說,穿衣之人本身的個性絕對超越衣服本身存在的意義,如同Hedi當年崇拜David Bowie一樣,只要夠酷,態度就能成為他人信仰。


過去自Dior Homme到Saint Laurent為人稱道的招牌look,也因為設計師的回歸初心而重現。當然你也可以評之為老招,但這些不也正是地球上那些愛他(與恨他)之人萬年不變的最好理由嗎?


這場序曲(或說回歸)沒有寫滿Celine大名的logo fashion、亦沒有普遍流行的當季元素,就好比當全世界都在用數位軟體寫歌時,Hedi依舊選擇拿把吉他、備好紙筆,一個和弦、一句歌詞慢慢堆疊地編曲,用最基礎的兩件事──剪裁與態度去和世人談論風格。


對之前從未正式推出過男裝的品牌來說,Hedi藍圖底下的女孩衣櫃是和男孩互通的,也與他擅長的瘦弱中性美學如出一轍。


更多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8年第159期11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