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封面人物 - 藍正龍:演員就是一個你很清楚知道今年哭了多少次的工作。
封面人物

藍正龍:演員就是一個你很清楚知道今年哭了多少次的工作。

2018/09/05 編輯 / 郭 璈

就算將他從那些膾炙人口的戲劇中抽離,在現實的生活縫隙裡,藍正龍所扮演的角色也越來越多,從丈夫到父親;從演員到導演,他說:越是謙卑、學得越多。

Produced & Text by 郭璈 Style by Fred Feng Photographs by Adams Chang Makeup by Angela Chiang Hairstyle by Steve Chang(理頭雷帝) 攝影助理 by 邵耀緯 Special thanks to 台北文華東方酒店


「我覺得保持謙卑很重要,不管是對身邊的人、或是面對這個世界。」

他穿著Kyrie Irving的塞爾提克(Boston Celtics)球衣前來,髮型跟現在滿街男士的短髮油頭相比要留長得多,長髮隨興地紮綁成一小束在後腦,十分有型。初見面時,他正在街道對面抽著菸,向我這邊揮揮手,街上的任何人都可以從很遠的地方就認出藍正龍,他的五官輪廓深邃分明,而且毫不遮掩。

從電梯上樓到進入拍攝現場這兩分鐘內,除了「你好」二字,我們沒有再講超過第三個字。但這不代表他是個冷漠的人,在很多時候,藍正龍有著安靜的慢熱特質,你問他問題時,他的侃侃而談又是如此深思熟慮、待人親切。翻閱許多戲劇的花絮影片,會發現藍正龍就像個大男孩一樣,非常會逗大家開心,他有一種讓身邊的人感到心安的特質,他有個習慣,在很多事情上,藍正龍最先想到的都不是自己。


白色圓領襯衫、橫條紋海軍針織衫、米色卡其褲 by Gucci。



品格幀影間

他18歲那年,房地產市價景氣不好,連帶影響到經營塌塌米的父親,生意一落千丈,「那年,我爸開始接工地活,他從一個白白瘦瘦的師傅變成黝黑大漢,因為我從小看著他,所以那種轉變對我來說非常震撼。」這促使還是學生的藍正龍想要立刻投入社會工作掙錢,減輕家中負擔,「當然,不是說不向家裡拿錢就值得說嘴,但我想說的是,所謂的成熟,就是擁有一顆為他人著想的心,這很重要。」

很快地,他就因為拍攝廣告而踏入演藝圈演戲,崛起於台灣偶像劇起飛的時代,一下子爆紅速度太快,還來不及適應演員身分的他,某段時期常被媒體冠以火爆浪子的稱呼。

名編劇徐譽庭在寫《妹妹》劇本時,他這麼形容藍正龍(其實應該是形容藍所飾演的戴耀起):他不太喜歡辯解自己的行為,即便會被誤解,反正自己知道自己心裡的答案是真實正確的就好。


皮草領片鋪棉皮夾克、寬版牛仔褲 by Dior Men;高領針織衫 by Cerruti 1881;腕錶 by Citizen。



徐譽庭在為王小棣導演撰寫《大醫院小醫師》劇本時就認識藍正龍了,彼此熟識多年,當年這部戲也成為藍正龍演員之路的開端。藍正龍曾虧徐譽庭:幹嘛偷他的人生去寫在《妹妹》裡。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藍正龍靠著在《妹妹》裡的細膩演出登上金鐘戲王寶座,他在領獎時引用了《波麗士大人》一段經典台詞:

這世界上的大道理就像彩虹一樣,講起來都橫跨天際,五彩繽紛,但實際上你去摸,空的啊!但空不代表就不存在。真理跟夢想是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實踐,等到你一點一滴都做到了,某個時刻,某種光線的照耀下,美麗的光芒就會出現。

不得不說,《波麗士大人》的確影響藍正龍很深,那是他第一次參與拍攝期那麼長的戲,「我印象很深,有場在安和路的戲。大家都知道小棣老師(王小棣)對演員的要求非常細膩,我很緊張,需要很重的情緒。拍了幾次,都覺得不滿意,後來老師走過來跟我說:『欸!其實你哭不出來就不要哭啊!』我當下是愣住的,因為劇本上我就是該哭。他說:『沒關係啦!同一種狀況,每個人不一樣。』我當下心想,馬的,你也不早講。(笑)」


白色襯衫、海軍藍西裝外套 by Gucci。



他說,以前的他,總是要花很大的力氣、要非常用力才能跟自己的角色相處,現在回想起來,藍正龍很感謝小棣老師當時所給的「提示」,他後來仔細推敲當時狀況,其實很多事沒有絕對,表演也是。「同一種情緒,比方委屈,有人會落淚、有人會憤怒,那種細微的差異的確不一樣。拍戲是一個劇組的共同創作,比方說像今天拍照也是,有攝影、有編輯,大家一起完成這個工作。」這幾年,藍正龍漸漸習慣不再執著成就自己這件事,「包含在讀劇本時、在拍戲現場看回帶時,我比較能跳脫自己的角度去想。」

他覺得,現階段的人生哲學就是不斷的「試」──去試很多種可能。這些年他試了很多事:試著當個好老公、當個好爸爸、也試著當起導演,「學著放鬆真的是這幾年才開始,大概是拍《妹妹》那個時候吧!有點男孩轉大人的感覺,開始認真思考生活步調,也比較懂得沉澱自己。」

戲王導演路

用「演而優則導」來形容現在的藍正龍可說是再貼切不過,他首次執導演筒的電影作品《傻傻愛你,傻傻愛我》正進入後製階段,電影將在明年登上大螢幕,一個講述唐氏症男孩與少女的故事。

對創作者來說,我們往往能從其第一個作品去有效地揣測他的性格與生活背景。這個故事構想源自十年前他拍攝《波麗士大人》因而認識劇中參與演出的特殊奧運選手王子昂(專長游泳和高爾夫),兩人結緣後成為好友,藍正龍更因而認識不少唐氏症病友,從此熱中公益。

「當你很認真在創作時,一定會有很多想告訴大家的事,我們做了很多功課,歐洲電影有些這樣的題材,但多是公益類型,比起克服病痛,我們更希望能夠聚焦在患者本身的生活,用他們看世界的角度、對未來的想像等等,去詮釋這部電影。」

當藍正龍提起這部創作時,他用的代稱全是「我們」──我們的電影。為了實踐這個計畫,這兩年他特別將演藝事業放緩,做足準備,更在王明台導演的《順雲》劇組擔任副導演,也從恩師王小棣那邊學到許多寶貴的經驗,「我覺得有很多人在幫我,包含編劇徐譽庭、整個劇組演員群等等。拍這樣的故事,目的是希望讓人了解,像他們這樣的小孩,對這個世界來說,真的是個非常純真且珍貴的存在。」

演員就是一個你很清楚知道今年哭了多少次的工作。」

拍攝《傻傻愛你,傻傻愛我》時,劇中演員張庭瑚有一場很重要的哭戲,「我們試了幾次,後來當他給我一個最好的瞬間時,天空一架飛機咻的一聲擾亂了現場收音。我只好請他再演一遍,但我和他都知道,剛才那樣的張力不會再有了,我不會怪他,我很清楚演員裸露情緒的狀態有多難能可貴。」

戲劇經過剪接、後製,演員最後呈現的往往是被選擇的成果,其快樂苦痛僅壓縮在這一、兩小時或特定集數內。撇開一個好演員透過說服觀眾所換得的成就感,在鏡頭之外,對一個角色所付出的心血,最終只有自己清楚,「你常會看到一種影劇新聞:某某喜劇演員因為憂鬱症自殺離世等等,我就會覺得很難過,可想而知,他生前一定花了很多力氣在和自己對抗。」


芥末黃西裝外套、深色西裝褲 by Cerruti 1881;針織背心、直條紋襯衫 by Gucci;腕錶 by Citizen。


他感概的說,演員就是一個你很清楚知道今年哭了多少次的工作。他形容,每次進入一個新的戲組,都像是更新了自己腦內程式,等到很多東西漸漸摸索、駕輕就熟了,但戲也差不多殺青了,「過了這麼多年,我其實到現在都還是無法相信自己可以百分之百把一個角色做好。」

他有點不好意思似地大笑起來,明年藍正龍就要步入40歲了,但此時此刻的他外表乍看之下還是與出道時無異,他熱愛演戲,熱中那些戲裡戲外的感受,並有著自己的生活步調,「結婚後是比較有點社會責任在,尤其有了家庭,但這是和家人的部分。我覺得我那種看滿開的藝人,我還是喜歡在路邊攤吃飯喝酒,在大街旁抽菸。」

我問他,覺得最Esquire的事情是什麼?他回答:「我覺得保持謙卑很重要,不管是對身邊的人、或是面對這個世界。」離開時,藍正龍換回那套Kyrie Irving的球衣,怎麼來就怎麼離開。從戲劇小生到能夠詮釋他人生命的演員,再走向導演之路,若說男人最迷人的氣度是什麼?也許就是他這種深不可測的實力與溫柔。


格紋西裝外套、雙G logo針織衫、直條紋襯衫 by Gucci。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8年第157期9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