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封面人物 - 李玉璽 斜槓人生超搖滾(上)
封面人物

李玉璽 斜槓人生超搖滾(上)

2020/04/30 編輯 / 郭 璈

男孩轉變成男人,本就是一次辛苦的蛻變,若要再背負著旁人貼標籤的眼光、來自父執輩的無形壓力,更是倍加艱難。和跟父親同樣邁上音樂大道的李玉璽進行一場訪談,確切感覺得到,他已經成功地「轉大人」了。

Produced & Style by 郭璈 Interview & Text by Joseph Chien Photography by Mau Lin Makeup by So Easy Studio_Ara Wu Hairstyle by UNDERhair_Tim 製片 by Johnson Liu


排釦羊毛夾克、焦糖橘襯衫、向日葵印花襯衫、丁香紫喇叭褲、Horsebit黑色拼接短靴 by Gucci、HydroConquest 深海征服者系列綠面腕錶 by Longines。


想要瞭解一個音樂人,最簡單且直接的方法,就是去聆聽他的專輯,尤其又是一位創作型的「唱作歌手」(Singer-Songwriter)。單曲、EP,可能會是不錯的零光片羽,但是能夠完整展現風格的,還是一張結構紮實、脈絡清楚的專輯。不可否認,對於2014年剛推出首張個人全創作專輯《搖滾小日子》的李玉璽,第一印象還真的是「李亞明的兒子」。畢竟,他父親當年那種很兇、很直接的搖滾客Rocker形象,對於六年級生來說,有著一種獨特的迷人魅力,是種男人都能認同的帥氣。

之後,看見他的另一個亮點,是隔年他在青春主題國片《我的少女時代》的歐陽非凡,再加上之後的電影《有一種喜歡》和電視劇《惡作劇之吻》,更瞭解到不同樣貌的李玉璽。去年,他更嘗試了新穎的網路劇《外貌至上主義》,「不過對我來說,2020年本來就希望花費多一些心力,在音樂事業上好好地衝刺。」音樂人、戲劇人之外,李玉璽對於其他專業領域的勇敢嘗試,斜槓得很樂在其中。

表演更趨多元  期待不同的角色嘗試

「像是電影,與電視、網路的戲劇,所能夠學習到的東西,差別其實滿大的。」很在乎表演方式與相關細節的李玉璽,認為兩種表演型態各自都有不同的挑戰與樂趣。「電影的前置作業很長,有些還需要事先上課,做一些表演訓練。加上是大銀幕,一個小小的動作、一個表情或眼神,就可以明顯表達出情緒。但是在電視上,就比較需要更用力地去傳達清楚。」事先將劇本完整閱讀,熟悉人物在戲中的變化起伏,還能夠把每一場戲都事先排練好,是電影相較於其他戲劇型態,更能讓演員們有完整連貫且前後一致的表演發揮。

從電視劇進一步走向網路劇,李玉璽覺得已是不可抵擋的數位化趨勢。「電視劇和綜藝節目,很多都已經推播到網路平台,可以不受時間限制來觀看,想要多看幾遍都沒問題,這真的是太方便了。」除了便利性之外,他也發現到自己在網路劇之中的優質表現,意想不到竟因而增加了不少來自印尼、泰國等地的新粉絲。「我自己也滿意外的,在路上被不是華人的粉絲認出來,自己都覺得嚇了一跳。」

面對未來,關於「戲劇人」的自己,他倒是期待有迥異於以往的嘗試。「我真的演太多次『校草』、『好學生』之類的角色了,其實很想有演繹不同性格人物的機會。」聊到喜愛的演員,李玉璽那融合著音樂與表演兩者的靈魂又蹦了出來。在好萊塢DC超級英雄(或惡棍)系列電影《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中,曾飾演知名「小丑」(Joker)角色的傑瑞德雷托(Jared Leto),不僅曾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的殊榮,而且同時也是美國搖滾樂團30 Seconds to Mars的主唱。聊起這位同樣是影視歌壇的雙棲明星,李玉璽的眼神頓時都亮了起來。「在音樂和表演上都能獲得大眾的認可,現在的他,就是我心裡對自己期待的模樣,很希望自己也能夠做到像他這般地成功。」父子並肩邁上的歌手之路

聊到自己的父親,不僅是音樂上的貴人,也是事業上默默協助他的導師。「可能我從小接觸到的音樂,就跟別人比較不一樣、廣泛許多。他在家裡買了很多的專輯,我都可以隨意地去拿CD出來聽,也因此會聽到和我同年紀的朋友們所不感興趣的歌曲。」齊秦、紅螞蟻合唱團、薛岳,甚至是羅大佑、李宗盛,這些名字對於李玉璽來說,都是如數家珍般地親切。「當時的流行歌,我其實也會聽,但後來還是覺得這些音樂人,和他們的作品,對我的音樂風格影響其實滿大的。」

「爸爸對我的影響,倒是在『唱歌』這件事上面比較多吧。」李玉璽談起了童年時期的難忘回憶:書桌電腦前,跟網路上播放歌曲而哼唱著的他,忽然被爸爸嚴厲地命令他站起身來,只是因為覺得李玉璽「不應該坐著唱歌」、「唱出來的聲音不好聽」。「老實說,有段時間確實心裡很排斥『成為歌手』的這個方向,但是後來慢慢察覺到,音樂創作上的喜悅和成就感,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心裡的那個結就打開了。」


流蘇皮革外套、黑色連帽上衣、白色印花牛仔褲、金屬釦裝飾短靴 by Versace。


搖滾樂打開的一扇大門

聽著現在李玉璽的歌聲,很難想像過去他曾被父親認為是「五音不全」。「以前十幾歲時,曾經試著創作了一首歌,想要唱給爸爸聽,卻發現我把腦子裡的旋律寫下來,但是唱出來卻和我寫的不一樣,就下定決心要認真學唱歌。」上聲樂課,學吉他、鋼琴,甚至後來還去學電腦編曲、理論創作等幕後的音樂專業,高中時期的李玉璽把自己安排得很忙碌。「學了愈多,反而就愈會覺得自己還沒學夠、還有很多東西想要學。」因此他就隻身前往美國洛杉磯MI音樂學院(Music Institute)進修聲樂。

「我們學校的圖書館裡,是沒有書的,只有一張張的專輯,所以那時也讓我有機會聽了很多。」來到音樂專業學校,沈浸於浩瀚樂海之中的李玉璽,反倒是更加地確定了自己的未來航向。「其實滿巧的,剛好我喜歡的就是和爸爸一樣的搖滾樂。但是,我大概在美國唸書之後,才真正愛上了搖滾樂。」

「幾乎每天都要上台、在同學面前表演,對於當時一個人在外求學的我來說,壓力真的很巨大。在文化和心理態度上,東方人和西方人是不太一樣的。西方人通常都會不怕出錯失敗、很勇於展現,但東方人卻會覺得,我要準備好了,才能表現給大家看。我心中感到的那種困擾,可能都會比一般人再嚴重一些。」對自我表現的高標準要求,這般個性特質反而點燃了他的搖滾魂。

「直到我聽到了搖滾樂之後,它給了我滿大的力量,我才發現,音樂不是只能安慰你、治癒你,它同時還能給你勇氣、給你力量。對我來說,這就是搖滾樂所賜予我的東西。」好好地生活,則是李玉璽最大的創作靈感來源。「從生活裡去尋找,去看書、觀察不一樣的人,每一種體驗都是在醞釀,不太需要特別坐下來培養情緒,比較常是突如其來的音符和文字。」嘗試戲劇演出之後,讓他的創作角度也不再只是自我心情抒發,更能融入許多屬於他人的故事......(未完待續)


Oversize印花羊毛針織大衣、金屬絲線坦克背心、復古麂皮長褲、皮革腰帶 by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20年5月份第17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