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EOPLE - 鄒兆龍 硬底子的歲月
PEOPLE

鄒兆龍 硬底子的歲月

2018/02/21 編輯 / 郭 璈
寒暄與告別時,鄒兆龍強而有力的握手力道,不由自主地覺得有一種令人心安的誠懇。李連杰、甄子丹等國際一線武打明星都特別「指定」鄒兆龍做他們的電影裡的最重要對手,找他一同演出與設計動作場面就是品質保證。電影這行飯不容易,10歲踏入片場那一刻,鄒兆龍便知曉,他的事業註定要靠自己的拳頭打出來。

Text by 郭璈 Style by Pattie Chu Photographs by Cheng-Yao Tsai Makeup&Hairstyle by Angela Chiang




以一個年齡半百的男人來說,鄒兆龍保養得很好,維持身材對武打明星來說幾乎是日常功課,他不吃劇組便當,私下愛好下廚的他總自備三餐,但另一個理由是:他不想要麻煩別人,「『吃』是最好解決的事,場記不用在意我的便當也好,讓他少掛心一件事。」

龍虎武師出身的鄒兆龍尤其清楚幕後工作人員的辛勞,電影圈打滾多年,多數觀眾以為他是港仔,但他是道地土生土長的台灣高雄人,出身單親家庭的他5歲便出來掙錢貼補家用,某次進出國術館的機緣讓鄒兆龍燃起對武術的興趣,「那時我還在麵包店當學徒,偶爾利用休息時間練拳,老闆看到我會武功,就把我推薦給他作武行的朋友。」那年,鄒兆龍才7歲,人生志向就此奠定,沒再換過工作。

「因為我實在太好用了!」鄒兆龍說,「我可以演古裝、時裝,又能兼武術指導,然後招式設計出來後,如果現場替身不會,我還能替那些替身上場。以前在片場,他們都管我跟錢嘉樂這種演員是『替上替』,所以囉!用我真的是物超所值。」

師承洪金寶 接班徒弟


說鄒兆龍的職涯是用命換來的也不為過,10幾歲便在片場當替身,多數青少年在談情說愛的大好歲月,他的記憶都是在攝影機前流血流汗,「我睡在片場旁,床邊放一只電話,一響,就是來工作了,衣服穿上,嘩!一個翻身就到片場幹活。人家常問我:怎麼熬過那段歲月?我還真不覺得苦,反而覺得好玩,那些對我來說都叫做經驗。」然而談笑風生外,你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眼前的鄒兆龍是真的不把這些辛苦當一回事,他倒是有點懷念那時初出茅廬的日子。

小小年紀但態度敬業,讓當時所有來台拍片的香港武術指導們記憶深刻,不到20歲就被洪金寶納入班底,並且成為首位公開承認的接班徒弟,「香港武術指導那麼多班,我師父(洪金寶)算是捧最多人的,而且徒弟都能夠獨當一面,是他教我如何成為一名電影工作者,以及演員。」

鄒兆龍離鄉背井來到香江片場,雖頂著洪家班入室大弟子的光環,但其實在片場什麼苦差事都得幹,就算是當男主角,他依舊替身、武指兼著做,「我到香港片場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有一群同門師兄弟排隊等著跳樓,摔得最好的那個,畫面就會被剪進電影裡。」

那正是港片最風光的年代,他透露,那時候在香港,一天跑3、4個劇組軋戲沒問題,「我聽過大前輩鄭裕玲1天可以跑9組戲。」然而因為休息不足,難以沉澱心情揣摩角色,上戲幾乎就是靠本能、靠反射神經在演,「口袋賺很多、心卻很匱乏。角色嘛也都一成不變,所以,我決定離開,變賣當時所有車子和房產,我想要從零開始。因為我沒當過學生,就前往美國讀書圓夢」

綠色麂皮外套、鞋子 by Bottega Veneta;灰色針織上衣、長褲 by Brunello Cucinelli。

文武戲 淬煉身手


作為港片迷,常驚異於那群香港出身的武打演員,因為他們不僅能打、而且有夠會演,縱使演技總被矯健身手的光芒所掩蓋,但仔細端倪後,還是能輕易窺見他們絲毫不輸學院派的演技與風範。 對此,鄒兆龍笑說,因為「打」是最簡單的,「在交手前,氣勢是否能給足才是關鍵,因為就算是武打電影,假如把打鬥去頭去尾,中間的文戲不足,那整部電影還是不會好看,演員本身的演技與素質才是撐起整部電影的關鍵,所以我們(動作指導/設計)很清楚,一個角色的武打動作是要根據這個角色的文戲去做揣摩和設計。」

現實中的鄒兆龍講話慢條斯理,和他在大螢幕上招招致命的兇狠判若兩人,反派演成精,那個在第四台重播到台詞人人會背的《九品芝麻官》中大反派「常威」無人不識,唯獨飾演者自己老早不記得細節,但一個角色能讓人津津樂道20多年著實不容易。其實細數他的歷年作品,飾演正派的次數遠遠多於反派,「不是我特別愛演大Boss,而是他們(主角)都指定要和我打,因為和我一起動作設計、或和我對戲,他們都非常放心也滿意。就像現在最夯的超級英雄片,反派越精彩,電影才越好看。」

在歐美,有一群電影工作者是很愛看港產片的,諸如大導演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等人都是港片、功夫片的愛好者,在好萊塢的動作指導圈子裡,鄒兆龍昔日與李連杰合作的《中南海保鑣》;以及和甄子丹合作的《導火線》可說是殿堂等級的教科書作品。他有點感概的說,還是自九〇年代便合作至今的那群朋友最有默契,「和他們合作那麼多次不是沒有原因的,不只對打,對戲都非常過癮,如果一部片只是為了我的動作才請我,那我也不會去接,我推掉很多這種戲。」

基努李維的電影替身 敬業不忘本打進好萊塢


在美國念書的歲月讓鄒兆龍重新追回過往從未體驗過的學生階段,他感到很踏實,縱使生活重心以進修為主,Collin Chou的名字依舊還是會接到不少好萊塢劇本,「在我們這邊,反派怎麼演都沒關係,但人在異鄉就不同了,我有我的原則,有損亞裔形象的角色我不接,我在好萊塢被人恐嚇過,片商說,你如果不接這種角色,那你就別想在好萊塢混。我回他們:『OK,我無所謂。』」

當時導演沃卓斯基姐妹(The Wachowskis)(那時應該稱兄弟)正在拍攝《駭客任務》(The Matrix),武術指導由資深的袁和平擔任,「袁老師知道我在美國,問我願不願意去替基努李維(Keanu Reeves)做替身與武打示範,因為我們兩個身形差不多。我那時已經三十好幾,也在香港演了不少戲,對一般演員來說,很難再回去做替身,但我不在意,可能我本來就是從幕後起家的。」

鄒兆龍紮實地將基努李維的動作全部演練完畢,並擔任替身,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駭客任務》全球造成熱潮,成為世紀末最重要的一部電影,然而就在連鄒兆龍本人都快忘記這件事之後,導演找上他,說該系列將有續集,有個重要角色希望邀請他來飾演,此角便是片中先知的保鑣「賽洛膚」(Seraph)。

回台出演《角頭2》 近鄉情怯


現階段的鄒兆龍醉心於電影幕後工作,去年才執導演筒,自導自演《拯救悟空》;最近更在著手一部取材真實事件、講述星馬海峽一帶海盜脅持人質的故事,「多數製片還是習慣找我『演』電影,但與其吃飯,我更喜歡想當廚師,找食材、找手法,把一頓飯菜做好給端出去。」 近期他最受影迷關注之事,莫過於回鄉參與《角頭2:王者再起》,睽違多年返台拍戲,鄒兆龍坦承非常近鄉情怯,「這次劇本我讀了很久,覺得這個角色發揮空間滿大的,很有興趣,幾次簡單的網路視訊會議後,我感受到他們的誠意。在此之前我其實很怕回鄉拍片,畢竟在外生活久了,很怕自己跟台灣的一景一物格格不入,怕自己破壞了電影的味道。」

他與另一位主角王識賢相處融洽,光是第一次見面的試戲就讓他直呼過癮,「我們兩個年紀差不多,又是這部片裡最多對手戲的兩個人,《角頭2》有太多這樣的戲了,兩方人馬,不管是一對一、或是兩方人馬,氣勢壓不壓得住對方很重要,不是靠擠眉弄眼,那是要做足功課才能表現出來的。」

他認為,拍電影最重要的就是「踏實」,即使就是只是一、兩秒的事情,你都要很細心地去處理,因為觀眾都看得出來,「可能我武行出身,這種頃刻之間的小事物,我都會特別在意。」此次回台拍片,他感到十分驚豔,劇組的每個部門都讓他認為擁有世界級的水準,他表示,當年離台前往香港拍戲時,台灣影業其實進步神速,如今全世界走了一遭,回來台灣才發現本土電影劇組已擁有和世界接軌的實力,而且人才實在太多了,拍這樣的電影,也是希望讓大家知道台灣還是有這麼一群人是那麼有誠意地在拍電影。

他說,每一部電影都有它的目的,不同的目的,會給予觀眾不同體驗和火花,「我這幾年,看劇本是真的比較刁,我現在很在意這個『目的』,這次回來拍《角頭2》,除了告訴大家台灣影業的實力外,最重要的,是要獻給當今許多迷惘的青少年們,告訴他們歹路不可行,你看我演的反派,下場都很慘的,就是要告訴大家:傷天害理的事情不要做。」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8年第150期2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