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封面人物 - 邱澤:我希望繼續演更難的戲、開更快的賽車
封面人物

邱澤:我希望繼續演更難的戲、開更快的賽車

2018/11/05 編輯 / 郭 璈

邱澤一輩子都在尋求平靜,他期待那些能令他專注的事物,比方說賽車、比方說演戲。當賽車手身處在極高速狀態時,五感神經會緊繃至前所未有的專注狀態,這與他表演的方式很像,他像匹高速名駒衝鋒多年,最終透過在戲劇裡扮演他者而獲得平靜。對他來說,開更快的車;演更難的戲,兩件事的愉快與滿足是一樣的。

Produced & Text by 郭璈 Style by Fred Feng Photographs by Wu Chin Tsan Makeup by 陳凱文 Hairstyle by 潘顗仁 Photography Assistant by 楊宗樺 Special thanks to 有誠商旅Yusense Hotel


無領黑色西裝外套、飾流蘇黑色長圍巾、側邊條裝飾黑色西裝長褲、飾水鑽金色釘扣、無領黑色晚宴大衣、中號墨綠色Jaw提包 by Givenchy。


在拍攝空檔的休息片段裡,邱澤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在窗前盯著窗外。典型的「不在演戲狀態的迷人演員」畫面。

今年無疑對邱澤來說是重要的一年,他憑藉電影《誰先愛上他的》中的阿傑一角獲得第20屆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頭銜,此片同時囊括最佳女主角(謝盈萱)、最佳劇情長片與媒體推薦獎。延續這股氣勢,本片在本月金馬獎一共提名八項入圍,拿下北影影帝的邱澤再有機會角逐金馬影帝。

這部備受好評的作品絕對稱得上是邱澤截至目前為止的代表作,亦是他首度正式奪得演技獎項肯定,此刻我們與這位最佳男主角聊起電影的種種、聊起阿傑的心情,作為飾演者的他表情仍帶有些微靦腆,「觀眾現在看到的這個上映版本,跟最早初剪時完全不一樣,幾乎可說是完全不同的電影,我很感激也很感謝能夠參與演出《誰先愛上他的》,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這是知名編劇徐譽庭執導演筒的第一部電影作品,她與新銳導演許智彥共同執導;劇本也和另一位金鐘級編劇呂蒔媛聯手執筆。

劇情描述謝盈萱所飾演的劉三蓮,因為發現自己老公宋正遠(四分衛主唱阿山飾演)在過世前將保險金受益都交託給邱澤飾演的阿傑,因而上演一場元配與小王(小三多一根所以是小王)的戰爭。黃聖球飾演的宋呈希懷疑父親被這位小王給「迷惑」,為了找出真相......以及遠離情緒崩壞的媽媽,獨自賴在阿傑身邊試圖觀察之。

劇中充滿一幕幕精彩的群像戲與鏡頭,一位憤怒的母親、一位看似對周圍事物滿不在乎的男同志、與一位正值叛逆期的男孩,三位同樣失去摯愛的角色皆有著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


黑色羊毛與小牛皮拼接夾克、碳灰色圖紋印花針織套衫、米灰色立領襯衫、碳灰色羊毛混紡窄管褲、Snow系列黑色短筒運動鞋 by Hermès。


然而一部好看的電影絕非三言兩語可以交代──簡單來說就是絕對不只有本事大綱上所寫的那麼單純。本片除了與觀眾探討「愛」的本質,也提及華人家庭社會常有的情緒綁架,更為多元成家的真諦做了實質上的推廣與支持。戲謔荒謬的部分實則都是現實生活中的悲喜交織,除了演員無可挑剔的表現外,兩位導演對於單一鏡頭的張力塑造著實精彩,最終呈現出來的結果,是經過無數輾轉反側的討論剪接的刻苦銘心。

編劇出身的徐譽庭對於角色設定非常嚴謹,邱澤表示,從開拍以前,導演便為他解釋這個角色的服裝氣質風格為何而來,「畢竟劇本就是譽庭姐寫的,所以整個故事的輪廓她心裡早早有了方向。」劇本裡、鏡頭前的阿傑,都是觀眾會看到的部分,但其實邱澤跟導演討論最久的,都是那些「沒有演出來」的事,「比方說,這場戲過後,阿傑本人在想什麼?他會怎麼做?剛剛那場戲之前他又是怎麼想的?我和導演最常討論的都是這些不會被演出來的事。其實說準備嘛......導演反倒不希望我做太多準備,她希望我就是阿傑、阿傑就是我。」




邱澤說,以前的他,對於鏡頭意識太過清楚,演戲時很在乎攝影機,也會下意識配合鏡位做肢體動作的修正,「譽庭姐不要我這樣,她覺得那太『演』,所以每次拍完一個鏡頭,她都不准我去看回放。我覺得我的每一場戲都很放鬆,也都用盡全力,真要比喻的話,就是一輛一上場就是踩滿油門的賽車。」

邱澤一輩子都在尋求平靜,他期待那些能令他專注的事物,比方說賽車、比方說演戲。當賽車手身處在極高速狀態時,五感神經會緊繃至前所未有的專注狀態,這與他表演的方式很像,他像匹高速名駒衝鋒多年,最終透過在戲劇裡扮演他者而獲得平靜。

因為在高速中,感官神經都會變得極其敏銳,因為外在情況極度危險,所以身體會迫使自己更冷靜。

他是目前演藝圈唯二擁有方程式賽車手資格的藝人(另一位是林志穎),在進入演藝圈前,他是國手級的排球隊員,從國小二年級打到出道後仍不間斷。在球隊裡,他擔任舉球員(二傳手)的位置──一個為全隊製造攻勢、創造氣勢並懂得控制局面的攻擊核心,舉球員可說是場上的教練,他的球員生涯18年來擔任這個位置從一而終,假如他不曾進到娛樂圈的紛擾世界裡,現在的邱澤也許是名排球教練或體育老師。


海軍藍防潑水羊毛氈夾克、寶藍色羊絨針織高領套衫 by Hermès。


帥臉帶有點邪氣美感的邱澤在眾男星中特別與眾不同,體壇出身的他天生具備運動員的固執性格,自我要求甚高,昔日很多場合,你都感覺得到他本人並不甘心只當個偶像。想當初人生第一部戲的第一場鏡頭就被抓去日本北海道取景,他連背好的台詞都還不知道怎麼表達,一下子就被推到螢光幕前供人欣賞,心裡還沒有個底,就被半推半就地要和全世界介紹自己,還來不及開口解釋便已竄紅。

他曾以歌手身分出唱片、寫過詞曲,發過兩次專輯,組過樂團的他不只主打偶像劇情歌,更唱著許多憤世嫉俗的歌曲,那股玩世不羈說是叛逆更像是慧黠,「以前什麼都想做,來到演藝圈,覺得眼前每樣東西都新鮮,但膩得也很快。」那種看似對身邊事物容易感到煩膩的性格其實來自於邱澤本身對自我的不滿足,他自嘲不是那種充滿才華的人,現在的他,真心認為自己一次只能做好一件事。事實上私底下的他玩攝影、也愛寫字,很少藝人會如他般非常專心地在部落格寫下洋洋灑灑的文章,最後一則文章停留在2017年12/31,像是藉以提醒該年父親離世。


拼接黑色皮革高領白色針織上衣by Givenchy。


2009年,邱澤參加了人生中第一場卡丁車公開賽,當時他剛回歸演藝圈不久,連續兩年拍攝劉俊傑導演的《無敵珊寶妹》與《福氣又安康》,戲外迷上賽車運動的他在踏入方程式領域前經常練習卡丁車,比賽前一天,他請劉俊傑在他的安全帽上簽名,劉導簽名後在上面寫下「莫忘初衷、勇往直前」。

「你覺得你的初衷是什麼?」我問他。

「一開始喜歡賽車就是純粹覺得賽車很帥,男生嘛大概或多或少都喜歡車、喜歡速度感;後來則是迷上高速所帶來的平靜,因為在高速中,感官神經都會變得極其敏銳,因為外在情況極度危險,所以身體會迫使自己更冷靜。」他說。

跟卡丁車比,方程式賽車當然是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卡丁車最高時速可能100出頭;但上到方程式後時速270都不是問題,有更多需要考量的問題,包含技術科學等縝密計算、要找贊助商預算、要有保險、還要簽生死狀,有很多複雜的遊戲規則在裡面,「即便終於成為方程式賽車手,我還是會經常抽空回頭跑個卡丁車,那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初衷,一個為了未來而有所練習的原點。」

2012年,邱澤正式以方程式賽車手的身分出道,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就在珠海國際賽車場AFR方程式系列賽兩場比賽奪下亞洲組冠軍,更獲得年度積分亞洲組第一名。

曾經他因為不習慣演藝圈生態而興起引退打算,服兵役的日子裡因為被選入國訓排球隊後找回一點點年少時對生活的熱情,更重新省思過去太過直線思考的毛病。邱澤像是輛需要熱車才跑得快的跑車,在平靜中回想駕馭速度的樂趣;又在高速中尋求靜謐。退伍復出後的邱澤因為《小資女孩向前衝》再度獲得注目,喜劇篇幅甚多的橋段令他尋回在表演上的熱情,這對從小熱愛周星馳電影的邱澤來說似乎也是合情合理。

我很抗拒長大,不會特別去劃清什麼是成熟、什麼是幼稚,但現在的我很清楚,就是要在對的時間做該做的事情。


獵裝外套、格紋襯衫、紫色針織上衣、長褲 by Polo Ralph Lauren。


這幾年,他迷上更多可以獨處的休閒,例如烹飪、登山,他是那種非常享受與寂寞共處的人,訪問過程中,邱澤不只一次談起自己過去的「任性」,他說他出道時脾氣太倔,也比較不會替他人著想(他把那個時期稱作「小時候」),分不清「做自己」跟「沒禮貌」的模糊地帶,「也不是故意真的要讓其他人不開心,就也不太會顧及他人感受,事後才發現自己把氣氛給弄糟。我很抗拒長大,不會特別去劃清什麼是成熟、什麼是幼稚,但現在的我很清楚,就是要在對的時間做該做的事情。有風度,要懂得應對進退,但在這範圍外的我還是很幼稚(笑)。」

若與過去的遊戲態度相比,今日的邱澤非常懂得放鬆,他表示,在進入角色以前,你永遠都無法確定自己本身與那個角色會有什麼樣的化學變化,「我會試著讓自己保持在一個放鬆的狀態,假如太緊繃的話,有可能潛意識裡的某個什麼會抗拒,所以一定要放鬆,慢慢地進入到彼此的生命裡面,再看看能夠有什麼可能性。我覺得入戲的感覺應該是要這樣子的。」


無領黑色西裝外套、飾流蘇黑色長圍巾、側邊條裝飾黑色西裝長褲、飾水鑽金色釘扣、無領黑色晚宴大衣、中號墨綠色Jaw提包 by Givenchy。


《誰先愛上他的》某段落,宋呈希為了逃離情緒失控的劉三蓮,反倒躲在他們家的「情敵」阿傑家賴著不走。某天晚上,阿傑看呈希在寫數學作業,問他:「你數學那麼好你知道一萬年是多久嗎?一萬年就是,當你愛上一個人,那個人跟你說要當『正常人』然後離開你之後的每一天就是一萬年。」邱澤說,這句有點傷感的抱怨變成他目前最牢記銘心的一句台詞。

其實阿傑這角色與現實中的邱澤有點相反,他們剛好處在天平兩端,前者在快中求慢;後者從慢中求快。速度是他人生的最好註解,他正處在一個絕佳的狀態,也正享受於他的賽道上,演更具挑戰性的戲跟開更快的賽車這兩件事,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愉快。


黑色皮革騎士夾克、騎士拉鍊開襟白色襯衫、墨綠色打褶長褲 by Givenchy。


完整內容詳見Esquire國際中文版2018年第159期11月份